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仁学(二十二)

时间:2016-07-1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谭嗣同 点击:
仁学(全文在线阅读) > 二十二
 
 
 
    夫财均矣,有外国焉,不互相均,不足言均也,通商之义,缘斯起焉。西人初亦未达此故,以谓通商足以墟人之国,恐刮取其膏血以去,则柴立而毙也。于是有所谓保护税者,重税外人之货以阴拒其来,邻国不睦,或故苛其税,藉以相苦,因谓税务亦足以亡人国也。而其实皆非也。一父有数子,数传之后,将成巨族。西人因详稽夫家之丰耗,每一岁中生死相抵,百人可多一人,使无水旱沴疠兵戈及诸灾眚,不数十年,本国之物产必不能支,将他辟新土;而势处于无可辟,则幸而有外国之货物输入而弥缝之,不啻为吾之外府而岁效其土贡,且又无辟地之劳费,自然之大利无便于此者。故通商者,相仁之道也,两利之道也,客固利,主尤利也。
 
    西人商于中国,以其货物仁我,亦欲购我之货物以仁彼也,则所易之金银将不复持去;然辄持去者,谁令我之工艺不兴,商贾不恤,而货物不与匹敌乎!即令中国长此黮黯,无工艺,无商贾,无货物,又未尝不益蒙通商之厚利也。己既不善制造,愈不能不仰给于人,此其一利矣。彼所得者金银而已,我所得者千百种之货物,货物必皆周于用,金银则饥不可食而寒不可衣,以无用之金银易有用之货物,不啻出货佣彼而为我服役也,此又一利也。或以为金银即货物,金银竭,货物亦亡。是无矿之国,则可云尔矣。中国之矿,富甲地球,夫谁掣其肘,其指,不使其民采之取之,而仅恃已出之支流以塞无穷之漏卮乎?此之不明,而曰以通商致贫,蓄怨毒于外国,不自振奋,而偏巧于推咎,惰者固莫不然也。
 
    夫彼以通商仁我,我无以仁彼,既足愧焉;曾不之愧而转欲绝之,是以不仁绝人之仁。且绝人之仁于我,先即自不仁于我矣。绝之不得,又欲重税以绝之。税固有可重者,徒重税亦乌能绝之哉?英人尝重税麦入矣,率以大困,旋去其税,惟重税其不切民用者。故凡谓以商务税务取人之国,皆西人之旧学也。彼亡国者,别有致亡之道,即非商与税,亦必亡也。印度、南洋群岛,岂有一可不亡之政哉?阅历久而利害审,今且悉变其说焉。
 
    且夫绝其通商,匪惟理不可也,势亦不行。今之吴楚,古之蛮夷也,自河南、山东视之,俨然一中外也。骤使画江而守,南不至北,北不至南,日用饮食各取于其地,不一往来焉,能乎,不能乎?况轮船铁路电线德律风之属,几缩千程于咫尺,玩地球若股掌,梯山航海,如履户阈,初无所谓中外之限,若古之夷夏,更乌从而绝之乎?为今之策,上焉者,奖工艺,惠商贾,速制造,蕃货物,而尤扼重于开卝。庶彼仁我而我亦有以仁彼,能仁人,斯财均而己亦不困矣。次之,力即不足仁彼而先求自仁,亦省彼之仁我。不甘受人仁者,始能仁人;既省彼之仁我,即以舒彼仁我之力而以舒之者仁之矣。不然,日受人之仁,安坐不一报,游惰困穷,至于为人翦灭屠割,揆之上天报施之理,亦有宜然焉耳。夫仁者,通人我之谓也;通商仅通之一端,其得失已较然明白若此。故莫仁于通,莫不仁于不通。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1)
10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