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龙尾堡》第九十一章

时间:2021-06-0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严步青 点击:
龙尾堡(全文在线阅读)  >  第九十一章


    国共两党在临晋一带摆开决战之势,战争的硝烟让郭明瑞、郭子盎父子宛如热锅上的蚂蚁,惶惶不可终日,因为此次战役一旦国民党军队战败,临晋必然会成为共产党的天下,届时岂有自己这个国民党乡长及在国民党兵役科当秘书的儿子郭子盎的好果子吃?准备商量对策的父子二人走在去他家粮店的路上,郭明瑞突然看到一个身影从他俩身边闪过,尽管那人礼帽压得很低,但那棱角分明的下巴还是让郭明瑞认出,此人是李瑞轩。在国民党统治区的地盘上见到共产党头子李瑞轩,竟把郭明瑞惊出了一身冷汗,连郭明瑞自己也说不清楚是害怕还是兴奋,心想如果儿子郭子盎此时率人抓住了临晋共产党头子李瑞轩,肯定算给国民党立了大功。于是用手指着李瑞轩说:“儿子,前边那个戴礼帽的人,正是临晋的共产党头子李瑞轩,赶快找人把他抓了,那样你马上就可升官发财。”听了郭明瑞的话,郭子盎兴奋地拉着郭明瑞的手激动地问:“你看清楚了,那人果真是李瑞轩?”郭明瑞说:“千真万确,赶快找人抓吧,这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升官发财的好机会啊。”面对急不可耐的郭明瑞,儿子郭子盎倒显出一副老成稳重的样子,不紧不慢地说:“抓肯定是要抓,不过抓他的目的是为了救他,然后再把他放了。”听了儿子的话,郭明瑞脸上显出疑惑的表情,一脸困惑地问道:“莫非你支持共产党?”看到郭明瑞疑惑的表情,郭子盎得意地说:“我当然不支持共产党,但也并非为国民党死心塌地的卖命,我只关心利益,我的信仰就是生存主义,不管国民党也好,共产党也罢,谁是战胜者我就投靠谁。目前国共两党在战场上杀得难分难解,国军在战场上的优势正在逐渐失去,而共产党军队却一天天发展壮大,鹿死谁手很难预料。一旦共产党胜了,就我们父子现在干的事,共产党岂能饶了我们,这炕上到底哪头热哪头凉目前难以预料,如今有了这个机会,索性国共两个炕头我们都占了。我现在就找几个特务抓了李瑞轩,然后再把他救出来放了,送他个顺水人情。李瑞轩是临晋共产党最大的头目,我们救了他的命,他不可能知恩不报,将来不管国共两党谁胜谁败,我们都留有后路。”儿子郭子盎一席话,听得郭明瑞心服口服,看着儿子那一副老谋深算的样子,心里十分高兴,佩服地说:“儿子长大了,长大了……”

    郭明瑞看到的人正是李瑞轩,他从地道中离开水云家后,立刻和郭海潮及其他人分了手,迅速向临晋城西门走去,眼看就要到城门口了,却被后面追上来的几个特务一下子扭了起来。李瑞轩被这突如其来的事情惊得出了一身冷汗,他努力地使自己冷静下来,考虑着应对的对策。正在这时,只见郭子盎和郭明瑞走了过来,李瑞轩赶忙低下了头,他怕被郭明瑞认出自己,但尽管这样,还是看见郭明瑞指着自己和郭子盎说着什么,李瑞轩心中不由一紧张,“坏了,自己肯定被郭明瑞认出来了……”

    郭子盎快步走上前来,用一副诧异的神情看着被特务扭着的李瑞轩喊道:“姨夫,你犯了什么事,怎么被这些弟兄们扭着?”李瑞轩是何等的聪明之人,早已从郭子盎的话中听出他是在解救自己,尽管不知对方出于什么目的,但此时此刻,最重要的是不能落入敌人之手,于是赶忙接过话说道:“你姨让我来县城买点东西,不想在这莫名其妙地被这几个人扭住,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被抓。”特务们听见郭子盎喊李瑞轩叫姨夫,于是放开扭着的李瑞轩,其中一个领头模样的上前问郭子盎说:“这人真是你的姨夫?”郭子盎脸上显出一副不高兴的神情,生气地说:“难道姨夫也是随便乱认的?”那人赶忙解释道:“不是这个意思,有人说他是共产党……”“共产党?”郭子盎用阴冷的目光盯着那个特务,冷笑着说,“你敢说我姨夫是共产党?”看见郭子盎生气了,那个特务赶忙赔着笑脸说:“郭秘书别生气,误会,看来这是个误会啊。”然后又对李瑞轩说:“先生对不起,小的们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先生,多有得罪,请先生见谅。”没等李瑞轩说话,又冲着手下喊道,“还不放了郭秘书的姨夫。”郭子盎的脸上这才露出了一丝笑意,从口袋中摸出几块银元递过去说:“谢谢关照。”说完冲着李瑞轩说:“走吧姨夫,到家中坐坐。”这时郭明瑞也早已上前来,拉着李瑞轩仿佛亲戚一般亲热地问这问那,然后三个人一块向郭明瑞家县城开的粮店走去。那个在暗中保护李瑞轩的同志,想不到事情会有这样戏剧般的发展,放心地插好枪,远远地尾随在他们身后。

    李瑞轩随郭家父子来到郭明瑞的粮店,李瑞轩被郭家父子让到后院的屋子,郭家父子赶忙像接待贵宾一般端茶倒水,接着又端上来两盘点心。李瑞轩在椅子上坐了,喝了一口茶,双手抱拳对郭家父子说:“感谢二位相救,我李瑞轩会记住这件事。”李瑞轩说这番话时神态大方而又诚恳。郭子盎赶忙上前给李瑞轩续上茶水说:“在我们龙尾堡,李先生是我郭子盎最敬仰的大英雄,我打内心由衷地佩服,对贵党的主张也十分赞成。虽然我现在干的是国民党兵役科秘书,那也只能算是一种职业和生计,不等于就是信仰国民党。早些年我也曾想到过加入共产党,想去延安不认识路,在当地又找不到共产党组织,恰值抗战时期,年纪轻轻的,总得为国家做点事,于是到了这个地步,不知贵党对我们这样的人可否欢迎?”

    李瑞轩没有马上说话,他用一双犀利的眼光端详了郭子盎半天,那目光好像在验证郭子盎是否说的是真心话,看见郭子盎那游离不定的眼神,李瑞轩淡淡地一笑说:“革命不分先后,也不管目前在什么职位上,我们欢迎一切人加入革命队伍,包括子盎在内。”听了李瑞轩的话,郭子盎赶忙附和着说:“明白,明白,我现在向李先生郑重提出,我郭子盎请求加入共产党。”李瑞轩说:“好,我代表党组织接受你的请求,党组织现在交给你一个任务,立刻设法护送我出城。”郭家父子想不到他们虽然救了李瑞轩,可是仍在李瑞轩面前挺不起胸膛,反倒要听李瑞轩发号施令,尽管心里十分不痛快,但表面上还是十分服从,父子二人亲自护送李瑞轩出了临晋城。

    上级批准了李瑞轩策动临晋起义的方案,通过飞鸽传书把消息传递给郭海潮,当天晚上十二点整,在郭海潮率领下,保警大队和临晋乡、保武装一千余人发动了临晋起义,起义基本没遇到什么抵抗,由猴子、严松岳、邱夏阳分头行动,按预定方案,全城戒严,拘禁了国民党县党部书记及县党部以及政府科级以上五十余人,俘获了国民党驻临晋的陕西情报组和国防部情报组等特务五十多人,警察全部缴械投降。拂晓时分起义部队已控制全城,宣布起义成功,于早晨十点迎接解放军入城,解放了临晋。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