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龙尾堡》第八十四章

时间:2021-05-18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严步青 点击:
龙尾堡(全文在线阅读)  >  第八十四章


     在马山虎遇害的前一天,水云一整天感到心神不宁,无论干什么事都心烦意乱,心慌得厉害却不知道应该干啥。当天晚上她做了一个梦,梦见马山虎向她和小豹子走来,她和小豹子去迎马山虎,可他们之间好像被一层浓雾隔了起来,任凭他们怎样努力,也无法突破那层浓雾,突然,她的脚下一空,掉下了悬崖……惊醒后的水云再也难以入睡,回想梦中和马山虎被浓雾隔绝的情景,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不好,山虎一定出事了。”她想去黄河滩牛毛湾去寻找马山虎,可是眼下黄河沿线到处是国民党的部队,正在为难之际,水云突然想到了严裕龙,没准裕龙哥有马山虎的消息,于是赶忙喊哑巴和莲花嫂子起床套了马车,天没亮就出了华阴县城向龙尾堡赶去。黄昏时分,水云的马车进了龙尾堡。看到突然出现在门口的水云,严裕龙和邱鹤寿正在诧异,杨雄飞就派人传来了马山虎在县城遇害的消息,严裕龙和在场的人无不为之震惊,特别是水云,只觉心口被戳了一刀,忍不住“哇”的一声直喷出一口鲜血,身子一软就倒了下去。众人慌了,小凤和莲花赶忙上前搀扶水云进屋。在听到马山虎遇害消息的那一刻,严裕龙同样是心中一阵刺痛,不觉长叹一声,神情木然地顺着墙根跌坐在地上,魁梧的身躯一下子变得松散无力,好像被人突然抽了全身的筋骨一样,泪如雨下,停了半天才缓过神来,对邱鹤寿说:“赶快叫人套马车,叫上忠孝、夏阳和冬寒,披麻戴孝,去县城为山虎兄弟收尸。”在严裕龙和杨雄飞操办下,按照马山虎的遗愿,把马山虎安葬在了龙尾堡东边靠崖的坡地上,墓口正好对着黄河滩和山西的中条山,马山虎虽然自己没能过黄河抗日,但他想看着他的手下渡过黄河,打败日本鬼子的那一天。送葬的队伍当中,还有已经被杨雄飞收编穿上了国军军装的郭海潮和马山虎的所有手下,他们被改编为临晋保警大队,不属于正规军,隶属于陕西省警备司令部,协助正规军负责黄河一线战区河防作战。

    水云在听到马山虎被杀的那一刻,心口仿佛被猛扎一刀,一阵刺疼过后,内心支撑生命的精神支柱顷刻间轰然倒塌,感到生命顷刻间失去了意义,在眼前一阵天旋地转之后失去了知觉。当水云再次睁开眼睛时,守在她面前的严裕龙及家人并没有听到水云撕心裂肺的哭声,她平静地站起身,用一种柔弱的声音问严裕龙:“山虎手下的那些兄弟怎样了?”当水云听到杨雄飞从大牢中救出并且收编了他们后,这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下来,但人一下子病倒了。

    在立悟大师的诊疗下,水云的病情一天天好转,但情绪却一天天低沉。马山虎走了,仿佛带走了水云的灵魂,尽管有儿子小豹子、莲花、小凤和严裕龙的陪伴,可是几个月过去了,水云仍然沉浸在对马山虎深深的思念痛苦之中,整天一副忧伤的表情,眼睛总是泪汪汪的,人也一下子消瘦了许多,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看着让人心疼。莲花和小凤安慰水云说:“事已至此,就是哭出一缸泪来,也换不回山虎兄弟,妹妹自己保重。”

    为了使水云早日从失去马山虎的痛苦中解脱出来,严裕龙、郭海潮等人帮水云在临晋城中买了一院房子,水云、莲花和哑巴于是搬到县城居住,恰巧此时,从西安回到家乡宣传抗日的松岳、兰兰、郭子盎等临晋学生组成战时学生返乡工作团,他们或走街串巷,或进入田间地头,进行抗日演讲,演唱抗日歌曲,表演节目话剧,揭露日军在沦陷区烧杀淫掠的暴行,让民众明白参军就是抗击日本,保卫家园,保卫自己的兄弟姐妹。他们的宣传,大大激发了民众参军热情,他们在排演一台抗日话剧时,由于女生太少,兰兰让水云在话剧中演一个抗日妇女,从此水云一下子像换了一个人一样,情绪和身体好了许多,严裕龙的心也就放了下来。

    一天,水云和兰兰从警一旅慰问演出完回到县城的家,看见门口拴着一匹马,一进门,只见李瑞轩坐在屋里。兰兰知道李瑞轩和水云有事要谈,借故出去了。面对李瑞轩,内心坚强的水云仿佛久别亲人的孩子突然见到家人一般,眼泪夺眶而出,李瑞轩明白水云的心情,对水云进行了一番安慰后说:“水云,我此次来临晋,一是代表西安八路军办事处了解黄河一线战局,慰问河防驻军,另外还有一项重要任务,解救被国民党关押在狱中的我党的几名同志,他们在经过临晋去陕北的路上被捕,就关在临晋县的监狱中。”听了李瑞轩的话,水云不解地问:“国共不是已经合作了吗?国民党怎么还在抓共产党人?”李瑞轩说:“国共是合作了,可是形势十分复杂,国民党暗地里逮捕、关押甚至杀害共产党人的事情一直都没停止,只不过国共合作前是明火执杖,明刀明枪地杀,合作后是暗地里杀,因此我一定要趁龙威现在还没弄清这几个被捕同志的身份,在押解西安前解救,同时提醒你一定注意安全。”

    听了李瑞轩的话,水云的眉头一下子紧皱起来,看着李瑞轩说道:“我没想到形势这么复杂,在这件事上我能帮你做什么工作?”李瑞轩说:“这里有个十分重要的任务要交给你,自从抗战爆发以来,国内许多进步人士和爱国青年纷纷从全国各地奔赴延安,国民党在沿途布有大量特务对这些人进行监视和逮捕。临晋是中原通往陕北的一条重要交通要道,如果你同意的话,在你家建立一个地下联络交通站,方便过往同志落脚,同时做好情报传递工作。”水云说:“我同意。”看着水云坚定的神情,李瑞轩叹了一口气说:“水云,斗争是残酷的,残酷不仅表现在有可能随时献出生命,还表现在要注意保守秘密,有些话对自己的亲人也不能讲,比如我们今天的谈话,绝对不能告诉任何人,包括裕龙兄。”水云说:“请李先生放心,水云明白。”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