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龙尾堡》第九十二章

时间:2021-06-07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严步青 点击:
龙尾堡(全文在线阅读)  >  第九十二章


    荔北战役进入了最后的胶着状态,双方都投入重兵。为挽回败局,胡宗南再次集结十三个师约九万人和多辆坦克、十架飞机对西北人民解放军进行反击。一边是士气正旺,誓要打垮对方的西北解放军,一边是输红了眼想要拼个鱼死网破的国民党军,龙尾堡经常能够听到轰隆隆的枪炮声,交战双方都告诫老百姓呆在家中不要出门,以免被炮火误伤。严裕龙和龙尾堡人在用焦虑的目光注视着战况的发展,注视着眼前硝烟弥漫的战场。一天中午,龙头寺的小和尚来到龙尾堡找严裕龙,说立悟大师已经绝食并且生命垂危。听到消息,重病在身的严裕龙挣扎着爬了起来,赶忙让忠孝套了马车和邱鹤寿一同来到龙头寺。一进龙头寺,严裕龙和邱鹤寿看到昔日庄严肃穆的龙头寺如今却是一片狼藉。许多门窗毁坏,除了前去叫他的小和尚,整个庙宇内再也见不到一个和尚,却见一些流浪汉和叫花子在龙头寺安了家。昔日干净的大殿周围,有许多流浪汉们拉的屎尿,有些人还在大庙中乱翻乱抢,所有值钱的东西早已被洗劫一空,而立悟大师明显身上有伤,只见他双手合十端坐于殿前蒲草垫上,在严裕龙和邱鹤寿赶到时已经神志不清。眼前的情景让严裕龙大为吃惊,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那小和尚对严裕龙讲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三天前,一股土匪乘国共军队交战的混乱闯进龙头寺,打死了几个和尚,抢走了所有值钱的法器和财物,前来阻拦的立悟大师也被打成重伤。第二天,又来了一股国民党军队,要在龙头寺驻扎并建立阵地,立悟大师率领众和尚冒死反对。立悟大师对那些国民党军官说:“佛门乃清静之地,不宜征杀,更何况这大雄宝殿、镇龙塔和岱祠岑楼皆为千年古迹,是祖先留给我们的宝贵财富,贵军若在此建立阵地,必然引来对方炮火,我们这些僧人的命虽不值钱,可是这千年古迹一旦损毁,那我们可就对不起先人啊。”那国民党军官根本听不进这一套,一下子把立悟大师拨到一边,用枪指着阻挡的众和尚说:“非常时期,一切以军事为重,谁敢阻拦,格杀勿论。”

    面对要强行进入寺庙的国民党军队,立悟大师把一桶油浇到自己身上,要引火自焚以示抗议。那个国民党军官想不到立悟大师要以死护寺,他看了看立悟大师,再抬头看了看龙头寺雄伟的大雄宝殿和高大的岱祠岑楼,以及耸入云霄的镇龙宝塔,不由对这位以死护法的老和尚心生敬畏,只见他冲着立悟大师敬了一个军礼说:“大师不必自焚,我们撤退。”然后率领手下离开龙头寺。国民党兵一撤,立悟大师却一天一夜昏迷不醒。庙里没有了住持,那些小和尚群龙无首,面对纷乱的世道,一个个卷了铺盖,带了寺中值钱的东西作鸟兽散逃命去了,就剩下给严裕龙报信的小和尚一个人不忍离去。

    听了小和尚的话,严裕龙没有说话,他抬头看了看天空,再看了看雄伟的大雄宝殿、岱祠岑楼和镇龙宝塔,半晌才说:“百年古寺,毁于一旦,大德高僧,以死护法,佛教劝人行善,对谁统治都有好处,佛教尚且如此,还有什么东西不能践踏,看来这个世道的确要变了。”说完上前摸了摸立悟大师,早已经圆寂了,于是和小和尚一起按佛教礼仪在镇龙高塔下葬了立悟大师。

    龙尾堡人听到严裕龙要组织人护龙头寺的消息,纷纷出动来到龙头寺护寺,连郭明瑞也在其中,一下子来了近百人。严裕龙一颗忐忑的心总算放了下来。就见坡下一个老头一瘸一拐地跑了过来,一边跑一边嘴里喊道:“裕龙兄,我马云起也和你一起来保护我们的龙头寺了。”马云起走近严裕龙和郭明瑞,大家发现尽管马云起穿得破破烂烂,但却红光满面,气色极好。郭明瑞看到马云起打趣地说:“马云起,没想到别人吃剩的汤汤水水还倒把你养胖了,还是要来的饭好吃。”马云起笑着说:“不光把我养胖了,你再看看我这脸色,这精、气、神,你说精神不精神。”严裕龙这才把马云起仔细打量了一番,果然见马云起面色红润,精神很好,于是笑着说:“云起的气色的确比我和明瑞好,莫非吃了什么灵丹妙药?”马云起说:“灵丹妙药到没有,一是没钱抽大烟,这大烟瘾竟渐渐地没了,最主要是我这心里把世间的一切凡尘俗事都放下了,放下了心也就大了,心一大,身体自然就好咧。”严裕龙问:“如何才能把世间的一切凡尘俗事都放下?”马云起说:“你们不是都骂我是败家子,把万贯家产弄丢了吗?如今想来,这钱财嘛,无怪乎就是手上转来转去的烦恼,甚至是祸根,弄丢了也就不想了,不想了也就不累了,不像你们俩,为钱财累,为房子累,为儿女累,整天这样累,身体如何能好。”说这些话时,马云起仿佛一个高高在上的智者,对严裕龙和郭明瑞谆谆教诲。听得严裕龙若有所思,郭明瑞却对马云起训斥道:“我说云起啊,我们如今都是黄土埋到脖子的人了,你为何还是执迷不悟,还在为自己做过的错事找借口?似乎是干了什么荣耀的事,不知羞耻。”

    面对郭明瑞的训斥马云起不但不生气,反而用一种不屑的眼神看着郭明瑞。严裕龙于是说:“明瑞,别训云起了,和云起相比,我们俩的确没活明白。”郭明瑞不解地问:“裕龙何出此言?”马云起说:“钱财是罪,房子地是累,共产党就要取胜了,到时候什么钱财、房子、土地没准都是惹祸的祸根,不如趁早能丢都丢掉吧。”郭明瑞生了气,骂道:“满嘴胡言,你怎么就能断定国民党会战败?”马云起用不屑一顾的神情看着郭明瑞说:“我马云起是干什么的,我卖了四次壮丁给国民党当兵,被解放军俘虏四次,放了四次,这四次我给共产党缴了四支枪,其中两支枪还是美式卡宾枪。就凭这一点,我马云起就敢断定,国民党肯定战败。”郭明瑞生气地说:“裕龙,别理马云起这个无赖,他自己赌成了穷光蛋,就来咒我们。”严裕龙郑重地对郭明瑞说:“明瑞,我认为云起不是在咒我们,他是在真心劝告我们,云起的话,你还是好好琢磨琢磨吧。”

    一阵隆隆的枪炮声打断了严裕龙和郭明瑞、马云起的谈话,解放军攻打丰图义仓的战斗又开始了。尽管战争有正义和非正义之分,但战争的本质都是血腥和残酷,一颗不知由何方打来的炮弹突然落在严裕龙他们附近,严裕龙赶忙推开郭明瑞和马云起,他自己却在爆炸声中倒在地上。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