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龙尾堡》第八十七章

时间:2021-05-2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严步青 点击:
龙尾堡(全文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七章 


  马云起在临晋大牢中被关了三天三夜,这期间除了牢头每天给送两次水喝外,没有任何东西吃,饿得马云起前胸贴着后背,被饿慌了的马云起开始大声哀求牢头给他饭吃,可是无人理睬,后来就大声叫骂,骂牢头,骂龙威,照样无人理睬,到了第三天,马云起饿得没有力气骂了,牢头就把他拉出来扔到了临晋大街上。饿疯了的马云起爬到一家饭馆,上前一下子打翻了一个正趴在桌子上吃油泼面的人的碗,然后任凭那人怎样对他打骂也不理睬,只管用手抓着地上的面条往嘴里塞,好在那人认识马云起,踢了两脚也就走了。马云起趴在地上吃完了面条,再向店老板要了一碗热面汤一喝,虽然没有吃饱,但却感觉到身上有了些劲,于是来到一条小沟旁用那脏水洗了把脸,理了理蓬乱的头发,向仁义巷走去。这条街之所以叫仁义巷,是因为和其他街道相比,这条街上的人日子宽裕,而且人也厚道,马云起整天在这里要饭,他的鼻子已经练得十分灵敏,能十分准确地知道每家厨房的位置。每次要饭,他都要在巷道中先转上一圈,凡闻到哪家做了好吃的,就坐在这家门外朝里边大声喊道:“大伯哎,大妈哎,爷爷哎,奶奶哎,可怜可怜我这个要饭的,打发打发我,给我一些好吃的吧。”时间一长,街上一群五六岁穿开裆裤的碎娃就熟悉了这一切,只要马云起一出现,他们就会跟在马云起的屁股后面,当马云起喊“大伯,爷爷”时,几个调皮的男孩就会应答道:“哎,大伯爷爷这就给娃拿吃的去。”当马云起喊“大妈,奶奶”时,几个调皮的女孩就应答道:“哎,大妈奶奶这就给娃拿吃的去。”气得马云起起身做出要打人的样子,孩子们于是就笑着一哄而散。可是等他坐下再喊时,孩子们就又会围了他笑着应答,时间一长,马云起就不生气了,还高兴地和孩子们一块喊着玩。

    马云起今天瞅准的是一个姓吴的大户,因为这户姓吴的人家的厨房中传出了炒肉酱辣子的味道,马云起于是来到吴宅前的大石头上坐下,那些调皮的孩子再次围住他,有几个胆大的还上前摸马云起那因几天没剪而长长的胡子。马云起又喊了起来:“大伯哎,大妈哎,爷爷哎,奶奶哎,”孩子们又答应起来,还没等主人开门给饭,就见一个人走了过来,冲着马云起说道:“你这个死马云起,让我好找,别要饭了,我今天请你吃饭。”马云起抬头一看,原来是郭明瑞。马云起对郭明瑞本无好感,更明白郭明瑞吝啬鬼请自己吃饭,一定是想利用自己做什么事情,于是爱答不理地说:“我又不是没有饭吃,干吗让你请我吃饭。”郭明瑞上前一把把马云起拉了起来说:“你个死云起,和我还客气什么,走,我请你吃油泼辣子面。”

    马云起被郭明瑞硬是拉到一家面馆前,马云起却不愿往里走,对郭明瑞说:“我每天吃油泼面都吃腻了,你若真要请我吃饭,就请我吃水盆羊肉去。”吃水盆羊肉肯定花钱多,郭明瑞虽然不愿意,但看了看马云起那无赖的样子,最后还是顺从了马云起,马云起于是径自来到城中最好最贵的羊肉馆,一进门,伙计笑着上前问候,郭明瑞说:“两份水盆羊肉,四个烧饼。”伙计说:“好嘞,马上就来。”却见马云起补充说:“其中一份要双份肉,一份羊肚羊杂另加一份精肉。”听得郭明瑞鼻子都要气歪了,说道:“要那么多肉,能吃完吗?”马云起笑着说:“放心,这地方我常来,每次都是双份肉,而且还得喝一斤酒呢。”郭明瑞没好气地说:“今天这酒就别喝了,喝酒误事。”几天未吃饭的马云起真是饿坏了,羊肉一端上来,就趴在那头也不抬地一口气吃了个精光,然后喝完羊肉汤,用手拍着肚皮,打了个饱嗝说:“要是再有一瓶酒就过瘾了,说吧郭乡长,你要我帮你干什么?”

    郭明瑞看着马云起,脸上显出一副关怀的神情说:“云起啊,按说我俩是一起长大的朋友,看着你整天在外边过着吃了上顿没有下顿的日子,有时还要被人欺负,我郭明瑞这心里不好受啊。如今刚好有一个机会,我已征得龙威县长同意,准备给你封个官做。”“给我封官?”马云起脸上显出一副不信任的表情,爱答不理地说,“郭乡长又在拿我马云起寻开心,按说我虽然是县长龙威的岳父,可那王八蛋从来没把我当亲戚,我也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能端多大的碗,吃多少饭,天生就不是那当官的料,你就别再捉弄我了。”看着马云起爱答不理的样子,郭明瑞认真地说:“不开玩笑,我这次是真的给你找了个官做。”马云起问:“什么官?”郭明瑞说:“让你当龙尾堡的保长。”“让我当龙尾堡的保长?”马云起终于明白了郭明瑞的目的,脸上显出一副轻蔑的神情说,“我说郭乡长,你是觉得我马云起缺心眼,还是把我当二球?你没听大家是怎样唱的,‘生下儿子是老蒋的,打下粮食是乡长的,挨打受气是保长的。’你想让我挨打受气是不是?”

    看着马云起那坚决的样子,郭明瑞叹了一口气说:“唉,我是看你娃要饭可怜,想给你指一条路,你却不领情,其实我是想让你当龙脊乡副乡长兼龙尾堡保长,不管怎么说也算公鸡头上的肉,大小是个官,这样你每月就可得到三斗粮食,再加三块大洋,另外把我手下的三眼狗和瞎子驴也派给你,有他俩带着枪保护你,你还怕没人听你的。”听了郭明瑞的话,马云起想了想说:“此话当真?”郭明瑞说:“当然当真。”马云起说:“那你先把那三块大洋给我,我师父花子老鳖想吃烧鸡,等着钱买呢。”郭明瑞摸出三块大洋递给马云起说:“那你什么时候上任?”马云起说:“明天早晨,我准时到乡公所报到。”

    马云起接过三块大洋去街上给花子老鳖买了一只烧鸡,再买了一些酒肉,回到城隍庙,高兴地对花子老鳖说:“师父,我当官了。”然后给花子老鳖说了他当副乡长的事,却见花子老鳖把眼一斜,爱答不理地说:“羞你先人哩,想抱着碾子砸月亮,就是估不出长短,还掂不来轻重?要我说,你家祖坟里就没冒青烟,你狗日的也没那当官的命,那郭明瑞分明是把你当二球使,让你去得罪龙尾堡人,你狗日的怎么连这一点也看不出来。”马云起其实早已明白了郭明瑞的真实用意,但是拿了人家钱,只能给人家干事,因此还是寻找一些理由为自己辩解。

    这花子老鳖养了一条叫刁狼的狗,高大威猛,凶悍异常,每当花子老鳖外出讨饭,就把刁狼拴在大庙门口看家,如果有人想进入破庙,刁狼就会凶猛地扑过去撕咬,直到来人退去,此时马云起和花子老鳖在庙中说话,刁狼威武地蹲坐在庙门口,像一个忠诚的卫士。可是不知为什么,却见刁狼突然夹了尾巴,犹如一个吓破了胆的丧家犬,一溜烟钻入墙根堆放的破烂里,马云起和花子老鳖正在纳闷,就见几个警察走了进来,说是搜捕逃犯,他们在庙中翻了半天没找到值钱的东西,一个个骂骂咧咧地走了,刁狼也随之钻了出来,围着马云起和花子老鳖直摇尾巴。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