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龙尾堡》第八十五章

时间:2021-05-2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严步青 点击:
龙尾堡(全文在线阅读)  >  第八十五章 

   抗日战争进入最激烈的相持阶段,中日两国军队在黄河对岸的山西境内不断进行激战和厮杀,山西的中国军队曾多次派人渡过黄河来陕求援。从战局发展来看,经过中国人民多年英勇抗击,昔日不可一世的日本鬼子已成为强弩之末,军事实力已大大减弱,进攻黄河的可能越来越小。但是,龙尾堡及潼关一线是关中和陕西乃至整个西北的门户,一旦黄河失守,不但陕西不保,整个西北都会处于危险局势,因此河防守军一直处于高度戒备,面对山西部队的求援,不敢派出大部队过河增援,但对于和日军处于殊死决战的山西友军,又不能不予以援助。为增援山西抗战,减轻山西友军的压力,当地驻军和八区公署决定,组建一支秦东抗日敢死游击队,东渡黄河进入山西敌后和日军作战,重点破坏日军的铁路、公路及通讯系统,使日军供给瘫痪,补给困难,联络中断,牵制日军兵力,以减轻山西友军正面压力。在派哪支部队去时,无论是杨雄飞、还是警二旅旅长孔从州,预一师师长冯龙,都不约而同地想到了郭海潮的保警大队。郭海潮马上把这个情况报告了李瑞轩,请求党组织对此事作出指示。初冬的一个下午,在水云家的后院,李瑞轩和郭海潮在屋子中正在商议,李瑞轩问郭海潮:“对于把保警大队组成秦东抗日敢死游击队赴晋作战,保警大队官兵怎样看待这件事?”郭海潮说:“既赞同,又反对。”李瑞轩问:“此话怎讲?”郭海潮说:“大家认为抗击日本,杀敌为国没有错,可是也有人认为,河防部队那么多,却偏偏派保警大队去,认为这是当局对保警大队以前在黄河滩当过土匪的报复,是借刀杀人,想借助日本人之手消灭我们。”

    听了郭海潮的话,李瑞轩沉思了好久,严肃地说:“这种认识是错误的,当局让你们去山西抗日,主要是因为保警大队的前身是土匪队伍,队员身体灵活,行动敏捷,善于化装隐蔽和保护自己,枪法也好,应付各种突发事件和意外事件的能力强,并没有借刀杀人的意思,因此保警大队应坚决地无条件执行。另外,东渡黄河和日军直接作战,肯定会造成一定人员伤亡,因此你们一定要注意对敌作战策略,在有效牵制日军有生力量的同时,还要最大限度地减少伤亡,这就是党组织对你们的指示。”听了李瑞轩的话,郭海潮说:“明白了,我们一定按期渡河,开展对日作战。”李瑞轩说:“祝你们在对日军战斗中取得辉煌战绩。”

    保警大队组建抗日敢死游击队东渡黄河对日作战的消息,激起了全县各界的抗日热情,县城到处贴满了慰问秦东抗日敢死游击队的标语,几乎每天都有一些政府机关、学校或群众团体敲锣打鼓,到保警大队慰问并送来各种慰问品,许多店铺更是抬着他们生产或经营的食品和宰好的全猪全羊到保警大队慰问,县城的戏园子每隔两天就免费给保警大队的官兵们演一场戏。这一切,大大激发了保警大队队员的抗日热情,每个人心头都憋了一口气,希望早日东渡黄河,抗击日寇,杀敌报国。同时在全县青年中还掀起了一股参军高潮,特别是那些战时学生返乡抗日的学生最为踊跃,强烈要求和秦东抗日敢死游击队一起东渡黄河,抗击日寇,严裕龙的儿子严松岳和郭明瑞的儿子郭子盎也在其中。

    严裕龙面对儿子松岳要求参加秦东抗日敢死游击队的请求,心中十分纠结。眼下自己已年过半百,松岳又是独子,一旦牺牲,严家将处于无后的境地,但是面对松岳那殷切的目光和恳切的话语,严裕龙还是咬着牙握住儿子的手说:“松岳,爸爸支持你参加秦东抗日敢死游击队赴山西与日军作战,爸爸只送你一句话,到了抗日前线要给爸妈争气,多杀东洋鬼子,给你被日军飞机炸死的大妈报仇。”听了父亲的话,严松岳“咚”的一声跪在了严裕龙面前,给严裕龙磕了三个响头,含着泪说:“爸爸的话松岳记住了,到了抗日前线,儿一定多杀东洋鬼子,给死去的大妈报仇,给爸妈争气。”严裕龙扶起跪着的松岳笑着说:“好了,爸爸相信你。你这一去不知要多长时间才能回来,这几天多陪陪你妈,陪你妈多说说话。”看见岳松出门的背影,严裕龙的眼泪哗地一下涌出了眼眶,起身慢慢地走到父亲严鼎铭的牌位前,上了一炷香说:“爹,请保佑你的孙子松岳过黄河在抗日战场上杀敌立功,平安归来。他是我们严家的一根独苗啊。”

    严松岳和郭子盎及另外三名各方面素质都比较好的学生被批准参加了秦东抗日敢死游击队,可是就在东渡黄河赴晋作战前夕,郭子盎因为被石头砸伤了脚不能成行,虽然遭到了大家的耻笑,但是却被县长王寅文安排在县政府工作。

    这天下午,兰兰参加完抗日宣传集会回到水云家,看到一匹快马飞驰而去,马背上的身影似乎是郭海潮,心头不由一热,赶忙进去问水云。水云说:“是郭海潮,他和松岳及保警大队全体官兵今晚要东渡黄河赴晋参战,来向我们告别的,一直等你不回,可惜事情这么不巧,他刚一走你就进了门。”兰兰说:“我们不是说好一起去黄河边为保警大队的将士们戴上我们亲手给他们编织的平安结,送他们渡黄河上前线吗?”水云说:“海潮说部队有纪律,不准送行。”兰兰呆了半天,一把抓过这些天她和水云为将士们精心编制的红色平安结,向门外跑去。水云突然意识到兰兰这是要去黄河边为郭海潮和松岳送行,眼看天色将晚,一个女孩子下黄河滩让人不放心,于是给莲花打了一声招呼,赶忙出了门向黄河方向追去。

    此时黄河滩保警大队营地,因为晚上要东渡黄河赴晋参战,官兵们都异常兴奋,在一个小屋内,小老汉、细狗及一个四十多岁叫胡子张的几个人正在喝酒聊天,小老汉问胡子张说:“兄弟,听说前两天你又去会你的相好秋蝉去了,与其整天偷偷摸摸的像做贼,还不如明媒正娶地娶了算了。”听了小老汉的话,胡子张脸上显出一副得意的神情,喝了一口酒说:“我和秋蝉已经商量好了,等从山西打完仗回来,我就娶她,然后用攒的钱置上几亩薄地,红红火火地过日子。”猴子说:“再让秋蝉给你生上一大堆娃。”胡子张更加高兴了,大声笑着说:“那是肯定的。”

    看着胡子张得意的神情,细狗脸上的表情却不屑一顾,撇了胡子张一眼,轻蔑地说:“得意个球,不就是一个寡妇,看把你美的,如果再给你娶上一个黄花闺女,还不把你给美死了。”胡子张说:“黄花闺女我不要,我就要我的秋蝉。”小老汉笑着说:“对,胡子张就要秋蝉,我听人说那秋蝉长得白白胖胖,特别是胸前那对**子,大得像两座鼓鼓的山包,上面可以放两群羊,是真的吗?”小老汉的话惹得一屋子人哈哈大笑起来。胡子张虽然老实,但他知道小老汉是在拿秋蝉开玩笑,于是一边去打小老汉一边骂道:“你狗日的又在作践我的秋蝉,秋蝉的nai子长什么样只有我胡子张一个人知道,实话告诉你,又圆又软,如果我胡子张每天能在上面趴一会,就是给我一个军长我也不干。”细狗说:“不就是一个寡妇吗?她的nai子真有那么美?”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