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龙尾堡》第八十六章

时间:2021-05-2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严步青 点击:
龙尾堡(全文在线阅读)  >  第八十六章


    龙尾堡人终于等来了日本投降的消息,再也不用担心日本飞机从天上扔炸弹,晚上睡觉更加安稳踏实,下地干活更加有力气。又是一个大伏天,太阳一天到晚仿佛被钉在了天空一般,从早到晚炽烈地烘烤着大地,天空就像一个大大的蒸笼或者一口倒扣的热锅,蒸烤着大地上的一切,这样的天气别说干活,就是手摇凉扇坐在屋子中,也是汗流浃背酷热难忍,可是那些庄稼人仍要在烈日之下割麦、拉运、收割、晾晒,汉子们个个身上脱了几层皮,女人们昔日白净的皮肤也变得黝黑,所有人几乎都瘦了一圈,好在老天有眼,今年收成还算不错,看着收获的大包小包粮食,庄稼人的心中充满欢喜。收获后的粮仓中装满了粮食,秋庄稼也已全部下种,庄稼人总算有了个难得的喘息机会。中午太阳正红的时候再也不用下地,男人们安稳地躺在屋子中或树荫下乘凉享受,女人们则坐在清凉处或手摇纺车,或纳鞋缝衣,龙尾堡呈现出一副闲暇、清静、舒适、祥和的乡村气息,可是县政府的一纸告示,却把这种祥和的气氛搅得粉碎。一阵刺耳的锣声打破了龙尾堡的平静,保安大队大队长龙武带了一队警察来到龙尾堡,乡长郭明瑞的跟班瞎子驴和三眼狗敲着大铜锣在村中吆喝,正在纳凉或午休的人们被三眼狗和瞎子驴集合到村头大槐树下,龙武和郭明瑞站在树下的高台上。乡长郭明瑞对人群喊道:“乡亲们,中华几千年,种地纳粮对庄稼人来说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如今**作乱,政府围剿**需要加征军粮,再加上夏粮丰收,因此今年夏粮纳粮增加,连同加征的军粮,纳粮数量是往年纳粮的两倍,请乡亲们体恤政府,踊跃纳粮。下面由保安大队大队长龙武宣读县政府公告。”就见龙武阴冷着脸,用那种冷冷的逼人的眼光扫视了一遍众人,拿出一张纸大声念道:“自从抗战以来,**屡屡作乱,祸国殃民,今蒋委员长命我国军官兵,发扬以往抗战之精神,英勇作战,剿灭**。因前方战事吃紧,军粮供给困难,今年夏粮征收增加剿匪戡乱军粮,凡有抗拒不交或兹事者,以通匪罪论处,严惩不贷。”

    郭明瑞和龙武的话像一记闷棍打在龙尾堡人头上,按往年两倍标准征粮,这不是把老百姓往绝路上逼吗?可是面对龙武那凶狠的目光,却没有一个人敢吱声,于是习惯性地把目光投向严裕龙。就见严裕龙走出人群对郭明瑞和龙武说:“郭乡长,龙大队长,你们知道不知道这地里一年能打多少粮食?尽管今年夏粮收成不错,但是由于田赋太重,就是按往年的标准征粮,大家算计着每天半饥半饿地勒紧裤带过日子,还要每顿饭再吃上一些野菜,才勉强着可以等到秋粮下来,如果再按往年一倍标准加征军粮,龙尾堡有一半以上的人现在就得拉上棍子去讨饭。你们把老百姓逼死了,今后靠谁去种地?”“就是,你们这是把老百姓往死路上逼。”人群跟着议论起来,龙尾堡人情绪激昂。

    面对龙尾堡人的反对,龙武走到严裕龙面前,用冷冷的目光看着严裕龙说:“严裕龙,我早就料到你会蹦出来带头闹事。我龙武虽然敬佩你,可是加征军粮是上面下的命令,兄弟我也只能执行,既然严先生要带头抗拒征粮,我龙武也绝不手软。来人,把严裕龙给我抓起来。”两个警察于是上前去扭严裕龙的胳膊,而龙尾堡人也一下子冲过去护住严裕龙。看到龙尾堡人竟敢和警察对峙,龙武拔出手枪对着天空“呯”的放了一枪,听到枪响龙尾堡人就怕了。就见龙武恶狠狠地说:“都给老子退下去,谁要再敢阻拦,老子就杀个人给你们看看。”说着用枪指向人群。面对龙武和警察的枪口,人们胆怯地纷纷后退,只留下严裕龙孤零零地站在前面。就在大家都为严裕龙担心之时,却见郭明瑞走上前对龙武说:“龙大队长,不要为难严先生,我龙尾堡人多年来一直是遵纪守法的顺民,从没出现过抗粮不交的事情,大家之所以反对,实在是这次征粮太多了,因此征粮的标准还是降一点,让乡亲们少交点吧。”

    龙武看了看郭明瑞,再看了看被警察扭着的严裕龙,叹了一口气说:“既然郭乡长说话了,那就减少一些军粮,按去年田赋的一半加征。”接着看了看严裕龙说:“严先生,这下你满意了吧?”没等严裕龙说话,郭明瑞赶忙抢过话头说:“严先生满意,严先生肯定满意。”然后转向人群说:“乡亲们,政府知道大家的日子苦,可剿灭**是大事,再说大家交了粮食,即便是挨点饥受点饿,也比关在大牢里吃牢饭的滋味好受。什么也别说了,赶快回去准备粮食,把粮食交了算了。”然后转过身对严裕龙说:“严先生看这样行不行?”严裕龙没说话,只是冷冷地看了龙武和郭明瑞一眼,转身离开了人群。众人也随之散去,回家各自准备粮食去了。

    龙尾堡人当然不会想到,自此次加倍加征军粮以后,政府就隔三岔五地贴出告示征收各种赋税,许多赋税的名称以前从没有听说过,除了正常田赋、地丁等,还增加了什么屠宰税、牙税牙捐等等,多如牛毛,而且这些税赋全部要折成钱币上交。对于一个中等收入的家庭来说,就要把年收入的百分之六十以上交出,穷苦人家更是不堪重负。更有甚者,老百姓有时刚咬着牙交完本年的赋税,政府却要预征下一年的赋税,可是地里一年不可能长出两年的庄稼,老百姓虽然惧官怕官,但为了不被饿死,于是常常组织起来抗赋抗捐,而且渐渐由惧官怯官变为疏官甚至蔑官,对官府贴出的各种告示不闻不理,政府和老百姓的矛盾十分尖锐。

    为了征收赋税,政府在各乡以下对各村实行联甲联保,每十户至二十户为一甲,一个村子为一保,甲设甲长,保设保长,乡长把各乡征收赋税的任务分派给保长,保长又派给甲长,乡长屁股后面有几个扛枪的跟班,因此老百姓还惧怕三分,保长每月可领三斗麦子,但是手下却无枪无人,因此老百姓自然不怕,而且还被骂是政府的狗腿子,甚至经常被老百姓打骂,甲长什么报酬也没有,自然懒得管事。保长很难按时按量征收上交各种赋税。

    保长从老百姓收不上各种赋税,就会受到乡长的斥骂,有些乡长还把那些催收不力的保长捆起来吊打。这样保长就成了风箱中两头受气的老鼠,于是几乎每个村子都无人愿意当保长,无奈之下,只能是让村民挨家挨户地派一个男人轮流当一个月保长,一些人在轮到自己当保长时又纷纷逃跑。龙尾堡已经有好几个月没有保长了,只能由当乡长的郭明瑞自己兼保长,只是碍于情面,郭明瑞还真做不出封门闭户、吊打乡亲之类的事情,可是征不到粮食,县长龙威那又交不了差,这让郭明瑞十分着急。万般无奈之下,他想起了马云起,心想,只要马云起这个无赖能出任龙尾堡保长,就是让我郭明瑞每月用自己的钱给他贴上三块大洋,我郭明瑞也认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