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落花时节第47章

时间:2021-06-0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阿耐 点击:
 落花时节(全文在线阅读)>    落花时节 第 47 章

    回城的车上,简宏成耐心地对宁宥道:“答谢一下同学的帮忙,我都安排好了,你只要在场就行。”

    宁宥道:“算了,我已经崩溃,你别高看我。”

    却是郝聿怀在旁边认真地道:“妈妈,你才不会。”

    简宏成不禁一笑,“大家都理解的。完了后我立即送你回上海,我看你是一分钟都不想多呆了。”

    “对对对,回窝里去,”

    简宏成又对郝聿怀道:“灰灰你这几天好好在家陪你妈。我这边事情结束后回上海,你以后有的是时间跟我实习。”

    郝聿怀二话不说,伸手与简宏成击掌一下,便是成交了。

    除了司机,一车子里的意见是2:1,宁宥看看反对无效,便不语了。

    即使已经被局长跟到集团办公楼快速上升的电梯,赵唯中还是浑身不自在,心说这局长真够贪的,难道还想找我妈要个最后的答谢吗。但他没法反对,只好将局长引入妈妈的办公室。

    赵雅娟饶是身经百战,见到局长现身也是一愣,立刻毫不犹豫屏退正在谈话的同事,让赵唯中将门关上。

    局长也没二话,没等赵唯中亲自上茶,就笑眯眯地从包里拿出一叠文件袋放赵雅娟面前,“事情办完了,这些可以完璧归赵了。”

    “哈哈,我正好姓赵。”赵雅娟笑着,却疑惑地翻看着袋子,问局长,“我现在拆开可以吗?”

    一时局长也疑惑了,“怎么不行,就是你的东西。”

    赵雅娟打开袋子抽出里面的东西一看,又招呼赵唯中过来看,心里开始明了,脸上便越发装得糊涂,“唯中,你知道吗?”

    赵唯中仔细看了房产证,摇摇头。

    局长只得道:“你们的宁恕总给我的。你们赶紧去办过户,别再挂我名下了,挂一天我得失眠一天。”

    赵雅娟惊道:“小宁?”她拿起电话刚要打,又放下,“他妈妈去世,暂时别打扰他。”又沉吟道:“这儿没别人,我还是直接点儿问:小宁**?”

    局长道:“呃,看起来……这样吧,我打开天窗说亮话。你们这个退二进三项目本身是替市里背包袱作贡献的项目,通过与小宁交流我才得知你们因为新劳动法推出和环保抓得更紧,你们在分流那几百个4050职工过程中遇到很大问题,增加不少成本,而且拖延进展导致财务费用大大增加。以致你们这个房地产项目如果按照原规划做,怎么做怎么亏。小宁思路很清爽,跟我算了一笔账,同时也非常有效地提出新的规划方案让我参考。我得知情况后立刻找市领导商量了一下。市领导的意见很明确,分流老国企4050职工是啃硬骨头,翱翔集团分流过程中没有出现**体事件,帮了市里一个大忙,我们不能眼看着你们吃亏。既然新规划方案可行,市领导答应放行,特事特办。但事到临头小宁却交给我这么一包东西。这就让我很为难。就像医生进手术室前收到一只红包,拿也不是,不拿也不是,不拿你们得吓死,弄不好又弄出更大花样出来。好了,现在手术结束,红包退还。”

    赵雅娟摆弄着文件袋笑道:“这事说出去别人都不会信,还好我们说得清。你可能也知道我前阵子丢了一只钻石戒指,正好被小宁捡到。他人好,工作能力又强,我很信任他,全权把房产公司交给他打理。但他跟我的时间还少,不大懂规矩,差点给你添麻烦。唯中,你行李箱别打开了,赶紧连夜去苏州办过户,越快越好。”

    局长道:“赵总这样我就放心了。”说着,他和赵雅娟两个人一齐笑了出来,都觉得这事太儿戏,局长笑道:“小宁脑筋是好,人是太年轻了点,太想成功。呵呵。赵总,那我告辞了。”

    “一起吃饭,难得能坐一起,怎么能放你走。”

    “有机会,有机会,这几天瓜田李下还是避嫌。”局长说什么都不肯留,不敢留,赶紧着走了。

    殷勤而隆重地送走局长,母子俩回到办公室。赵唯中拿起文件袋奇道:“宁恕自己拿出的两百万?就为了让你替他到岳局面前告唐处的状?这什么疯狂行为啊。理解无能。”

    赵雅娟道:“这钱他倒是知道我会还他的,事情成了我没赖账的道理。我就是讨厌他设局让我钻,拿我当傻瓜操弄。他太聪明,可他不能以为别人都很笨。”

    赵唯中笑道:“他眼里我更是二世子败家子了。好吧,我连夜替他去苏州收拾烂摊子去。想不到局长倒是清廉。”

    赵雅娟拿起文件袋挥挥,“我好歹耕耘二十多年,他哪敢收我这么多钱,这么多钱还轮不到他收,他是脑子清爽。虽然他说什么特事特办,但本来真办起来肯定拖拖拉拉的,他是没想到会撞进来一个不懂规矩的愣头青宁恕,一家伙给他这么一个大红包,砸得他烫手,只好赶紧买定离手。行,你去苏州办这事,我去宁恕那边送个礼。”

    赵唯中听了站着想了会儿,“原来是这样。但宁恕这个人也得处理一下吧。你不能假装他没要挟过你。”

    赵雅娟摇头道:“人们只看见他高风亮节归还戒指,我怎么敢胡乱处理恩人。难道要我到处哭诉他要挟我?谁信啊。而且这事说出去要连累机关里的人,他知道我也不敢乱说。我宁可打落牙齿和血吞。但这件事总得教训他一下。”

    “岳局那边怎么办?宁恕现在忙,回头准哭着来求你。你现在手续已经全办出来,总不好过河拆桥吧。看,你还是应该想办法甩掉这烫手山芋。”

    赵雅娟皱眉道:“你替我一起想。算了算了,你先别去苏州,我晚上再想想。”

    简宏成为晚餐订了一只包厢。大家围坐下来点了菜后,简宏成就走形式似的对宁宥道:“没演说吧?那我们开吃?”

    宁宥却忽然站起来,道:“有话。谢谢大家今天请假来帮我。我家在我小学两年级时遭遇变故,从那时起,我们一次次搬家,一个个地断绝与亲戚的关系。那是我妈妈主导的年代,她怎么决定,我们小孩子怎么跟着。今天送走她,有些话我可以说了。那次变故是因为我爸……”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