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落花时节第36章

时间:2021-05-08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阿耐 点击:
 落花时节(全文在线阅读)>    落花时节 第 36 章

    宁宥眼看着渐暗的天色,虽然着急还没回家在外疯玩的儿子,可也无可奈何,孩子大了不由娘,娘得学会一年比一年多地放手。宁宥想到在以前管着宁恕的时候,她是肯定不等天黑就到处找弟弟,让赶紧回家的。那时候她头顶还有个妈妈,她得一丝不苟地完成管教弟弟的任务向妈妈交代。那时候宁恕肯定抱怨她管得宽,伤自尊,她从来不以为然,反驳弟弟为什么不能自觉非要等她来管。

    好在郝聿怀总算在天黑之前回家了,一身的油汗酸臭,自己掏钥匙进门就阳光灿烂地喊道:“妈,第一!啊,我累死了。”他坐在鞋凳上懒得弯腰,试图拿脚踢下两只臭鞋子。一看见妈妈过来,这才顽皮地笑着,弯腰解开没踢出来鞋子的鞋带,老老实实脱鞋。

    “哟。”宁宥特特意意从厨房出来,与儿子面对个面。

    郝聿怀得意地笑,“老师说名次的时候都不肯看我。哼。我忍啊忍啊才不在电话里跟你说我拿第一了,我得装给你看我们老师当时是什么样儿的。”他站起来,装作翻开前面的本子,低头含糊不清地道:“第一名,郝聿怀……”然后才抬起头,干咳一声,“第二名是朱博年……”

    宁宥看着笑,宽宥地道:“老师大概也没想到你能在逆境下取得好成绩,我们既然拿第一了,就把老师上回说的当老师的激将法吧。”

    郝聿怀怪里怪气但骄傲无比地拖个长音,“算是。”

    宁宥故意道:“怎么办,就连我都没想到你拿第一,上学期顺风顺水的你还满试卷的粗心大意没拿到第一呢。这笔第一名的巨额奖金怎么办?巨额啊,现在银行提取巨额现款都得电话预约呢,我都没准备啊。”

    郝聿怀踊跃地道:“要不我陪你去ATM拿,我做保镖。”

    宁宥笑道:“哈哈,小财迷,我准备着呢,等下你自己从我钱包里拿。第一名赶紧洗澡,臭死了。臭衣服扔出来,我立刻洗掉。”

    郝聿怀拉开一个架势,“这是第一名的气息,不臭。”说完笑嘻嘻地进了洗手间。

    宁宥耐心等待,等儿子将衣服扔出来,又听到反锁洗手间门的声音后,偷偷摸摸翻看儿子的书包和裤兜。她没看试卷,那还不是她最关心的,她翻的是儿子书包夹层里的钱。加上裤兜里的零钱,果然,只剩下不到十元了。宁宥叹了口气,将所有的东西恢复原状,假装若无其事地走开。

    等母子坐到饭桌吃饭,宁宥才跟儿子交流郝青林那儿的新情况,“下午律师召见我,说你爸向检察院交代新问题。这样一来,案子又要重新开始调查,你爸开庭的日子就得延期到我们从美国回来后了。你不用纠结了。”

    “爸爸新交代什么?”

    “还不知道。爷爷奶奶说他们把你昨天去法院看囚车的事告诉你爸了,可能你爸很感动,想出新交代问题延后开庭日期的办法跟你见面。”

    郝聿怀“啊”了一声,但并无喜悦,反而有些接受无能,停箸思考会儿,问:“爸爸新交代的还是犯罪吗?”

    “肯定是啊。”

    “既然是犯罪,他怎么早先不说清楚呢?他都已经坐牢了,还想干嘛?他不觉得犯罪可耻,应该赶紧改进吗?”郝聿怀越说越生气,将筷子拍到桌上。

    宁宥惊讶地看着儿子忽然发火,她是很想火上浇油,可她都不用犹豫,依旧克制地道:“可你得看到,他还是在你的感召下有所改进了。”

    郝聿怀道:“可他这么做不是为了做个好人,他依然没打算做个好人。我很生气。”

    宁宥叹道:“原来大人以为自己足智多谋,其实所作所为可以被孩子一眼看穿。你问得很好:他都已经坐牢了,还想干嘛。可我也不知道,我们往下看吧。”

    郝聿怀问:“可我们拿他怎么办?他不要好,明摆着。”

    宁宥头痛得又想打电话向简宏成搬救兵,念头一出来,立刻悚然惊醒,她在想什么啊。她借着咀嚼拖时间,想好后才道:“可经过你的努力,事情怎么都在朝着好的一面发展呢。”

    郝聿怀摇头不以为然,“才不。我从小学到中学已经有经验了,有些人是脑子不好不知道什么是好坏,有些人是知道好坏但故意干坏事,还有些人是不小心干坏事或者偶尔做点儿坏事,但会改正和道歉。第一种人你拿他没办法,老师也不管的,我觉得哄着骗着让他不敢坏事最好。第二种人拿做好事跟别人交换,给他想要的好处他才干好事,爸爸现在就是这种人。可这种人是最坏的。”

    郝聿怀说完,放下碗筷,噔噔噔蹬脚走到墙角,埋头笔挺站立。这姿势,是从小到大家里唯一的体罚:面壁。宁宥看着这样的儿子,眼睛濡湿,她知道儿子在自罚自己说爸爸坏话呢,可那样的爸爸……必然连累儿子。“灰灰,你没说错。”

    “我说爸爸坏话了。让我站着,妈妈。”

    宁宥无语,泪眼盯着壁柜上的年历,恨不得拿来细细地撕了。她此时的心里比下午时更狠,她恨郝青林一再地伤害她儿子。

    简宏图刚准备乖乖地准时睡觉,不小心听见楼下传来门铃声。他当然不指望哥哥会去开门,只好认命地下床。不料,出门就见哥哥简宏成也出来了。简宏图一看就机灵地道:“来找你的?那我继续睡。”

    “是大姐。你也下去听听。这么晚不知道又有什么好事。”

    简宏图真不想下去,可只能蹑手蹑脚跟哥哥后面。此时,门铃声早已不耐烦地响成串,简敏敏焦躁地按着不放,简直有把门铃烧线的打算。

    等简宏成打开门,简敏敏看一眼微微呼哧的简宏成,一脸厌恶地道:“该减肥了,跑这么点儿路也喘。”

    这真是亲姐姐,一刀戳中要害。简宏图无奈地一声不吭,让开半个身子让简敏敏进门。简敏敏进门后环视一眼,挑个最中央的位置坐下,右手搭到茶几上,拿手中车钥匙嗒嗒地敲桌面,很是悠闲的样子。简宏成忙一步冲过去,抬起简敏敏的手臂,“大姐,高抬贵手,上面小地瓜在睡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1)
10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