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落花时节第57章

时间:2021-06-2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阿耐 点击:
 落花时节(全文在线阅读)>    落花时节 第 57 章

    简宏成从机场出来,到一家售楼处接上田景野。田景野一看车后座有小地瓜,就乖乖坐到前面。

    简宏成没等田景野坐稳,就问:“你打算这儿买楼?嗳,先别开车。”

    田景野对司机道:“开走,这儿房子不适合简大老板。”

    “这么酸,我进去看看,我也在买房。”

    “你这人神烦,跟你说了不适合你,这儿都是精装小户型,适合我这种隔三差五来上海公干,偶尔还拖着家小一起来的人。我跟宁宥说了要求,她替我找的,一看还真合适,轨道交通也方便,而且我们外地车进来这儿不会碰到禁行。”

    简宏成郁闷地道:“我让她帮忙找房子,她死活不肯。”

    “你司马昭之心,你当她傻瓜啊。可以开车了吧?”

    简宏成想了想,对小地瓜道:“你在车里跟叔叔呆会儿,爸爸跟田叔叔去里面看看房子,很快回来。好吗?”

    小地瓜很是犹豫,“多快?”

    “很快,就像爸爸上洗手间那么快。”

    小地瓜拉着脸点点头。简宏成连忙走出车门,替田景野开车门,拉田景野出来。他一看田景野的脸色就知道要问什么,就自觉道:“已经好点儿了,原先时时刻刻都得看见我才行。我不是看房,只是想跟你单独说几句话。”

    两人一边进去售楼处,一边说话。田景野道:“你到底打算怎样?”

    简宏成道:“当初助理打包太彻底,所有小地瓜的资料都交给陈昕儿,连复印件都没留。这次去除了出生证明能挂失重做,其他诸如回乡证护照之类的都不能补办。我能不能到你旧房子里找找,陈昕儿很多东西可能还放在你旧房子里。要加急。”

    “小学?”

    “小学今年指望不上,深圳上海都打破头一样,小地瓜又还没身份证明,后门都挖不进去。我打算让他先读一年学前班。但这也得身份证明。眼看九月一日要开学了啊。你什么时候回,我让助理跟你去翻找。如果找不到,只好黑了小地瓜的户口,全新办收养。”

    田景野笑道:“哈,早不说。小地瓜拿来,我保证他什么证都没有就上学,以后慢慢补办。就是宁恕那死对头赵雅娟办的贵族小学,可以住宿。我刚把宝宝弄进去,教学质量不错,关键是英语很好。我们老家流动人口没那么多,不用打破头。”

    “哎哟,那就不急了,我们回车上去。”

    “没想过与陈家好好谈谈?”

    “能谈吗,小地瓜那样子。宁宥已经为此不理我了。”

    “你总有要紧的事情优先于宁宥。人都还没到手呢,你就敢这么干。上个月你冲我拍胸呼侥幸是你姐法庭道歉你摁住宁宥,算你运气好,那次法官都看不下去判了你姐,宁宥才不用发恨。但人家立刻割断与亲弟弟的关系,还你人情。你知道人家为什么这么凶狠地还你人情吗?”

    “别说了,我这几天一直在想办法,一直没找到,我都不敢见宁宥。今天是郝青林一审开庭,我是很想等她出来陪陪她,可只敢派辆车去接送她。”

    “你……还想再等个十几年?还是嫌她人到中年,你借题发挥一下,让她自动引退,显得你还依然很无辜很情圣?”

    “别瞎说,小地瓜那是急事,事关人命的急事……”

    “现在不是了。”

    “我知道,可我还没找到万全之策。我能这么扔回去吗?扔回去没几天,半夜闹自杀送急救又来了,到时候又是你心里再恨也只能去挽救一下。”

    “我已经把他们电话全拉黑了,以后眼不见心不烦,也没机会去挽救,除非你找上我。”

    “我没办法全拉黑,我总归得顾忌小地瓜的安全。我很想找个两全的主意,可宁宥三言两语就把我打击掉了,我处理家务事显然比较无能。怎么办?你给我想个主意?”

    两人还想说,却见简宏成的司机焦急的走出车子张望。简宏成只好一拉田景野回车上去。他知道小地瓜肯定等急了。

    随着庭审的展开,郝青林惊恐地发现,他这个在案子中只吃到点儿肉汤的小卒子被塑造成了第二主谋,公诉人以严密的逻辑、铁一般的证据,把他描绘成一个穿针引线的主要人物,他在案子中沾手了钱,又送出了钱,通过案子为自己谋取心腹地位,为升迁打下扎实基础。郝青林吓得站不住了,扶住前面的木栏杆。他忍不住又回头瞧宁宥,见宁宥淡淡地看着他,当他是个屁。他心里全凉了。他再看向爸妈,却见到已是空位。郝父的心脏受不住庭审的激烈,已经悄然退出,坐门外喘息。整个大屋子里没一个人支持他,郝青林吓得魂都没了。

    郝青林觉得,他的一审完了。

    而宁宥心中了然,只是冷冷地抱臂看着事情发展。

    庭审结束,没有当庭宣判。郝青林走下去时一路不顾踉跄,拼命地追寻宁宥的身影。可宁宥转身就走,看都不看郝青林,完全不理会郝青林的目光。

    宁宥走出法庭,找到郝家二老。郝母泪汪汪地问:“怎么会……好像比我们想的严重多了。”

    宁宥道:“都是那些证据,怎么塑造成穿针引线的主要人物了?我们律师一直在反驳,可好像用处不大。”

    律师很快走出来,来到宁宥一行三个面前,“架不住他们几个一口咬定郝先生是牵线人。”

    郝父用尽力气,才道:“我听着……我听着……像是被青林举报出来的两个人一同认定青林是牵线搭桥的主事者。律师先生你也这么在辩,可我听着,你也是回天乏术。”

    律师道:“我从拿到材料看,预感到公诉人会这么做案子,因此也有充分准备。但架不住同案者众口一词。今天没宣判,具体宣判时间等通知到时,我会立刻通知你们。”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