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落花时节第36章(2)

时间:2021-05-08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阿耐 点击:

    简敏敏收了车钥匙,但切地一声,斜睨着简宏成道:“装什么二十四孝爹,告诉你,不管养亲兄弟还是亲儿子,都是养白眼狼。”

    简宏成梅里特,坐到她对面,问:“这么晚有什么事?”

    简敏敏伸了个懒腰,不经意地道:“休息得太好,晚上睡不着,跟我两个白眼狼弟弟聊聊。我们说说崔家那小子的事。你先说,你都做了些什么。”

    简宏成道:“我想明天请一下唐处,你作陪一下。中午还是晚上?我看晚上吧。”

    简敏敏一愣,一下子坐正了,坐正了才想到这不是该是的看守所,忙干咳一声,假装拨弄一下头发,不自在地道:“我还是不去了,免得被人看见,对唐处不好。”

    简宏成笑眯眯地看着坐立不安的简敏敏,道:“宁恕那儿你自由发挥。只要不犯法,随便你,不用跟我说。”

    简敏敏郁闷地道:“听着,今晚宁恕不敢回家了,自掏腰包住宾馆。还连宾馆大门都不敢出。你明白这是什么状况吗?这叫吓破胆。”

    简宏成偏不让简敏敏将相信经过说出来,知道简敏敏半夜来找肯定是战果辉煌得意难耐,非要找人说说才行。他只是淡淡地道:“行,你这边第一天达到预期。回头崔家的门可以不用敲了,专注盯住宁恕,偶尔在他身边出现一下就行。”

    简敏敏道:“崔家门不敲怎么行,让崔家那小子以为安全了可以回家住?不行!你说他害我损失多少钱?要不是追回张立新,我立马损失近一个亿。现在虽然追回大半,可还有一小半呢……”

    简宏成道:“敲崔家门的事只能侥幸做一次,我调查过,崔家老太太今年已经心脏病住院两次,你可别给我吓出一条人命来。这几天你还是老实点儿。”

    简敏敏立刻惊了,“啊,今天她没死吧?”问出来就知道自己问错了,又闲闲地靠回椅背,“既然崔家小子还能上班,老不死的当然没死。”

    简宏成想了想,道:“崔家大女儿,你有次打得她差点丢命,你还记得吗?”

    简敏敏又惊,“你怎么知道?”

    “宁恕告诉我。我这么跟你说吧,我找宁恕麻烦,主要是他不给宏图活路,我只能削弱一下他的战斗力。但你……”简宏成摇摇手指头,“放开我们两家的恩怨不提,你个人欠他们家不少,宁恕这么对你,最多你们两个扯平。我看你差不多适可而止,你也一把年纪了,别每天肾上腺素太高,到处找人斗气。”

    “慢点,崔家那小贼种说什么你就信什么?我打过崔家大贼种,那大贼种汤地上叫得杀猪一样起劲,怎么死得了,胡说。”

    简宏成听得脸上肌肉一抽一抽的,“除了宁恕说,我还调查过其他一手资料。既然崔家大女儿只是普通摔倒,你又逃什么?”

    简敏敏道:“不是跟你说了吗,她叫得杀猪一样,别人以为我杀她,都围过来,我只好好汉不吃眼前亏喽。”

    简宏成严肃地盯着简敏敏:“真话?”

    “哪还有假。要真差点把她打死,他们还不趁机找派出所抓我?你信我还是信崔家小贼种啊,你要不要这么吃里爬外?”

    简宏成点点头,放松原本紧握的手掌,严肃地道:“崔家那女孩被你打得头骨碎裂,大量出血,好不容易抢救过来,至今有后遗症。我们把账算清楚。相比一条人命,你损失的那几个钱不算什么,何况那损失一大半是你逼得张立新鸡飞狗跳造成,宁恕最多只是促成一把。但他已经差点儿被你玩死,你对他的报复,到此为止。你记住,你现在是作为一个姐姐在帮弟弟,帮宏图,我让你出手是让你出口闷气,省得坐牢坐出病来。你认真做好,算是报答我替你追回巨款的恩情。”

    “放屁,公司让你霸占了……”

    “你长点脑子。你还是董事长,你有否决权。只要你开口,我立刻抽走我的资金,抽走我的人,公司交还归你管。问题是你接得住?千辛万苦找个小狼狗给你看家,还是个三下两下就被我买通的。你不如老老实实记我的情,跟宏图一样老老实实做人,多去看看妈,我会继续做冤大头,出董事长的力,拿小股东的分红。”——

    简敏敏兴高采烈地来,结果被简宏成连连浇冷水,浇得她脸色僵硬,当然不肯轻易答应。她想了会儿才道:“崔家那个女儿的伤要是真这么严重,当时即使我跑了,派出所也找得到我,即使我不坐牢也得罚医药费,怎么从没人来找过我呢?谁跟你讲故事呢。这就跟唐处说的一样,那家人人品不好,说出来的话不能信。虽说见血三分亏,但你老二是见血全糊涂,哪有偏听偏信崔家那帮杂种的。”

    简宏成惊讶:“唐处这么对你说?”

    简敏敏瞪眼想了会儿,“让你一问倒是把我问糊涂了,唐处倒是没直接跟我说,但我怎么记得唐处有这么一句话呢,谁跟我说的?”

    简宏图掩嘴窃笑,小声道:“给审糊涂了呗。”说完就发现姐姐哥哥一齐冷眼唰一下杀过来,他连忙妩媚地一笑,拍哥哥一句马屁:“哥这么早的事情都查得出来,真神了。”于是又惹来简敏敏横眉怒目。

    简宏成听了简敏敏解释后,看简敏敏就顺眼了点儿,他想了会儿,耐心解释道:“站你立场,你以为派出所没抓你就意味着小伤,这话也对。但我得到的情报是确切的,不仅仅是来自宁恕。我想想崔家当年为什么不找你,主要是孤儿寡母又没个正经工作的,盯着派出所做事就得放下手头工作,他们没时间,不挣钱谁养活一家三口?再说他们本身心知理亏,又是被你打怕的,即使报了案,你是失手,人也没打死,你最多大牢里走一遭,但我家财大势大,一家人又得寻上门去砸崔家一个稀巴烂,他们权衡一下,即使警察去了都未必肯报警。大姐,你设身处地想想,你当年把对爸妈对张立新的怨气全撒到崔家家属身上,无法无天,崔家两个后代对你是多深仇大恨。所以我让你最近别太惹事,省得你那案子有波折。”

    简宏成这回说得入情入理,这回简敏敏也听得耐心。但听完后,简敏敏道:“你不懂,人这东西最犯贱,人靠打服,讲理没用。”

    简宏图非常公正地认理不认人,附和道:“对,这回宁恕就是靠大姐打服的,本来他一直……”见简宏成横他一眼,他立刻闭嘴刹住。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