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落花时节第56章

时间:2021-06-2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阿耐 点击:
 落花时节(全文在线阅读)>    落花时节 第 56 章

    简宏成终于忍不住,站住跟郝聿怀道:“灰灰,你帮我看住弟弟。借你妈三分钟,我跟你妈说几句话。”

    简宏成说完,便将小地瓜的手一放,窜到宁宥那头,作势请宁宥走开几步说话。郝聿怀飞个白眼,“我还没答应呢,真鲁莽。”可小地瓜更不答应了,立刻就要挣脱郝聿怀的手跑去抱爸爸的大腿,可郝聿怀守信不放手,小地瓜心一急,看着爸爸的背影害怕起来,放声大哭,大叫爸爸救命。郝聿怀连忙蹲下哄劝,可并不管用,小地瓜一心试图挣开了去找爸爸。

    简宏成完全无法安心说他的,忙回头做手势安抚小地瓜,可小地瓜以哭叫拒绝这种遥远的安抚。简宏成只得回头想跟宁宥交代一下,便去抱小地瓜,却见宁宥嘴角微微勾起,淡定地看着那一幕。简宏成便道:“小孩子不都这样?”

    宁宥道:“是啊,都这样。早已身心俱疲的人真无法应付。”

    简宏成一愣,凝视宁宥一会儿,心里明白了,点点头,才回去应付小地瓜。

    小地瓜并不好哄,他比以前胆小得多。宁宥没等,拉起儿子与简宏成说了再见。

    五十六

    郝聿怀心想反正暑假,早上醒来反正妈妈不来喊他,他就赖着。这几天他跟着妈妈东奔西走,也挺辛苦。

    想不到才接通wifi,微信就响了,是对门的**姐呼叫,“喂,灰灰,你在家?”

    “在家呢。可我还没起床,哈哈。”

    **姐道:“我妈妈刚上班去,她打电话让我跟你说,你家门口有一个可疑的男人,你小心,别出来。我妈妈打不通你妈妈电话,只好让我想办法微信你。”

    郝聿怀立刻紧张起来,跳下床赤脚去门口看,果然有个大男人,他不熟悉。想想爸爸最近接二连三惹事,害得爷爷奶奶搬家逃命,他浑身汗毛竖了起来,连忙蜻蜓点水似的轻轻离开门。这时候他想起外婆家那猫儿眼上瓶盖的作用了,不知道外面那人看见他在屋里的动静没有。郝聿怀越想越害怕,此刻才能真正理解爷爷为什么能被吓得卧床不起,因为郝聿怀仿佛都能听见自己耳朵里血管的跳动声。

    幸好,郝聿怀看见妈妈的卧室门还关着,他连忙开门进去,轻轻喊“妈妈,妈妈”,见妈妈一睁开眼睛,就紧张地小声道:“妈妈,门口一个男的,我不认识,很可怕。不知道会不会是打上门来的人。”

    宁宥一惊坐起,整个人全醒了。但她想了会儿,道:“现在不应该再有人打上门来了。想打上门来的也没那实力雇人。”

    “不信你去瞧。”郝聿怀紧张地看着妈妈起床,忙道:“别穿鞋子,会被人听见里面有声音。还有看猫儿眼的时候要小心,别被外面人看出里面有人在看他。是对面**姐妈妈看见,让她微信通知我的。”

    宁宥依言赤脚去门口张望,一看,外面的人脸熟,似乎是简宏成的一个司机。她拉郝聿怀蹑手蹑脚回卧室,道:“好像是班长的司机。我打电话问问他。”

    郝聿怀一愣,转了转眼珠子,“他来干嘛?”

    宁宥于是也接通电话就问简宏成:“门口那人来干嘛?我跟灰灰都吓死,我们俩现在战战兢兢给你打电话。”她看看儿子的眼光,只好把免提打开,侧面提醒一下儿子在听。

    简宏成忙解释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昨晚安排好之后打你电话,你已经关机,早上继续找你,还是关机,只好让他上门等了。小韩身手很好,我让他这几天护送你上下班,等风波平静后再另作决定。”

    “不方便吧?”

    “不方便总比不安全强。我让他开了我的车去,如果你觉得招摇,就让他开你的车。你落单时候都带着他,别怕拘束。还有灰灰的安全,今天我再找合适的人,找到之前,只好委屈灰灰几天,只有你不用小韩的时候,才可以让小韩去陪灰灰。其余时候,灰灰只好关在家里。”

    郝聿怀“嗷”一声不满了,“为什么啊,我好不容易暑假啊。”

    宁宥也道:“是啊,陈昕儿还在医院被强制着呢。”

    简宏成解释道:“我让田景野不再接听陈家的电话,我这儿也断绝与陈家沟通。我想来想去,担心陈伯母发现我并没有交还小地瓜的打算之后有上当受骗的感觉,冲动之下强行把陈昕儿领回,做出不理智的举动……”

    宁宥打断简宏成,“我明白了。但你别在我和灰灰身边扎篱笆影响我们的自由啊。你得另想办法。”

    简宏成道:“我知道我有些矫枉过正。我也在陈昕儿身边扎篱笆,但有双重保险自然更好,你们说呢?我无法容忍你们母子有任何闪失,宁宥,你能想象灰灰有任何闪失吗?你们还是稍微忍受一些不便吧。”

    母子俩在手机上面面面相觑,一时都有些犹豫不决了。郝聿怀对妈妈道:“要不你让那位叔叔跟着吧,怪危险的。我还是算了,受不了身后有人跟着。”

    宁宥想了想,道:“相比可能性不是很高的风险,我们更不能忍受每天的拘束生活,所以我们宁可承担一些风险。灰灰也可以从中学习如何提高警惕应付实际风险。简宏成,你看这样行吗?”

    简宏成只好道:“也行。你们门外那位司机是宁恕威胁我时候请的,还在试用期,我看还是转正吧。”

    宁宥道:“宁恕是谁?”

    简宏成朝天眨巴了几下眼睛,除了“你狠”,说不出话来。

    宁宥默默结束通话,又沉默了会儿,对旁边看着她的儿子道:“以后出门留意一下左右,尽量别落单,别去人少的地方,天暗之前回家。”

    郝聿怀郁闷地道:“都是他们的过错,是他们一再做蠢事,为什么要影响我?我不干。你给我小地瓜外婆的电话,我要告诉她,要懂羞耻,她的事情她必须自己管好,别总影响不相干的人。我还要警告小地瓜的妈妈,别以为别人没拳头。”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