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落花时节第36章(6)

时间:2021-05-08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阿耐 点击:

    简宏成一时没回答,低头想了会儿,笑了,“好吧,我都等了这么多年,不怕再多等几天。何况已经拨云见日了。说到你儿子,初中考第一的奖金有没有必要这么高?”

    宁宥叹道:“家里出事,孩子在学校很没面子,他虽然说他能承受,坚持不愿转学,可……我很卑鄙地经常偷翻他书包,出事后他的花销大了不少,大概多了点儿金钱外交方面的开销。因为花得不是很离谱,我觉得我应该正视并暗中支持,现阶段他需要朋友的承认。我总不好平白无故拿钱给他,他可能不愿接受,我也觉得不能开那种乱给钱的口子,只好想出个艰难时刻依然考第一非常不容易奖金理当翻倍的借口,特殊化一回,下不为例。你还责问呢。”

    “不是责问,不是责问,你看我们都是钱多得没处花,绞尽脑汁找借口送钱,一样一样的,哈哈。我登机了。第一次不想出差,只想回家。”

    宁宥无语,不敢接茬,等着简宏成自己匆忙地再见挂断,才舒口气放下手机。一通电话下来,她的眉头舒展了。简宏成很快短信过来,告诉她银行账号,她回复的时候忍不住打出一行“多年来你是我心理支撑”,想想删了,又打上“我打电话前已经烦躁了一天,现在……”,但还是删了,最终只回复两个字,“收到”。放下手机,她的手按在桌上的六本书上,微笑了。

    宁恕急匆匆赶往赵雅娟的办公室。刚才赵雅娟秘书来电让他立刻去见,他赶紧从工地现场出来。他不知道赵雅娟找他有什么事,他与赵雅娟才刚开始试探着接触磨合,彼此不知对方性格,因此他特别担心这种紧急电召,一般没好事。

    一到董事长楼层看见等候的大佬不止他一个,宁恕才放下心来。孰料,一个大佬才刚从赵雅娟办公室出来,宁恕就被叫了进去。他连忙整理一下衬衫进去。

    赵雅娟见了他就微笑道:“大热天的把你们都叫过来,耽误你们工作,呵呵。你最远,我跟秘书说你一来就插队。你刚从哪儿来?”

    宁恕忙道:“谢谢赵总。我在谈拆迁现场,那些旧设备该卖废还是卖二手,部分还是整体卖,先接触几个下家看看。”

    赵雅娟道:“行,这事你抓紧。我在缅甸投了个矿,最近项目开始有眉目,我得立刻飞过去磋商下一步措施,明天飞机走。我可能会出去十天半月,正好唯中也在北京跑批文,别人已经习惯我经常不在,但你刚来,我目前最不放心的是你这一块,万事起头难。幸好你是熟手,但是,你在本市人际关系是弱项。为此我今晚特意安排两场饭局,第一场与刘局,我知道你已经接触不少他手下,我晚餐带你抄近路,以后关键事情直接找他。另一场是刘局的分管领导,他晚餐时间没空,我们找他餐后喝茶。以后的工作就是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了,你自己尽力发挥。”

    宁恕大喜,“赵总行前这么忙,竟然还……”

    赵雅娟挥挥手阻止宁恕说下去,笑道:“你晚上先回家换套衣服,直接去饭局,不用与我汇合。”

    “是。还有个问题,刘局那儿是不是该……”

    “今晚纯吃饭。以后怎么谈,就靠你今晚观察试探了。时间很紧,我出差时你自由发挥,我早已说过,我全权委托你。”

    “谢谢赵总,谢谢。”

    “你忙去吧,顺便叫老樊进来。”

    宁恕欣喜地出门。创立偌大江山的赵雅娟果然是魄力与才智兼具,跟着做事真是顺风顺水。

    宁恕背后,赵雅娟当着老樊的面将录音笔里的文件存到电脑里。一再地做,她已经做得顺手,而她很清楚老樊是看不懂她在做什么的。果然老樊笑问:“又是什么新式武器?赵总真是先进。”

    赵雅娟笑道:“唯中给我买的U盘,存电脑文件的。我以前的U盘太小,放包里总找不到,他给我买来这种大点儿的。你会不会也不知道U盘是啥吧?”

    老樊果然不知,两人一起大笑。一个老上级,一个老部下,气氛自然非宁恕在时可比。

    宁宥听简宏成的,立刻约了给过她名片的检察院同志,下午就赶过去见面。谈话很快结束,基本上只有她说明去向,留下各种联络方式。从检察院出来,即使还晒在太阳底下,宁恕都忍不住站着深呼吸了两口。不来之前,谁知道郝青林在里面说了什么呢,以郝青林对她的恨,即使灰灰再乖估计也化解不了,总得一箭双雕恶心她几下的,幸好,看样子没把她牵涉进去。而且寻常人家还是忌惮来这种公检法机关的,让他们兜来兜去问几句,就能怀疑自己过去或许真有可能一个不小心做过郝青林的同案犯,宁宥本来就胆小,要不是简宏成提醒,她是恨不得赖掉不来的。可现在好好的囫囵地出来了,从昨天开始的担心就放下好多。让太阳多晒几秒就几秒了,她心情大好。

    打开车门开上空调,她走出来树荫下等车子凉下去,思虑再三,她给郝青林的律师打个电话,告知进检察院面谈之事。律师完了后却问她还要不要起诉离婚。宁宥一时被问住了,忽然觉得拿不出早上拍着桌子也要离婚的气概,她只能再考虑了——

    宁恕站在赵雅娟稍后半步,一起站会所门口送刘局与刘局的领导上车离开。等两辆车的车尾灯消失不见,赵雅娟依然有些失神地站着,想了好一会儿才回头对宁恕道:“回家吧,不早了。”说着她跳上司机开过来的车子。

    宁恕殷勤站原地送赵雅娟离开,便转身去停车场取车。他都没走几步呢,赵雅娟的车子忽然转身又回来,追上了他。赵雅娟从车窗里伸出脑袋问:“你家就在对马路吧,搬家了?”

    “没啊。”宁恕忙又站住,俯下身说话。

    “那怎么还到停车场取车?走走过去就到了。”

    宁恕忙道:“最近工作结束得很晚,怕影响到我妈休息,我大多在酒店开房。老太太睡眠不大好。”这个理由早在宁恕决定住店以避开简敏敏的袭击时已经想好了。

    赵雅娟惊讶了一下,点点头,看着脸上带有明显疲惫的宁恕一时心里有些复杂。“你早点休息,身体第一。”但是车子离开后,赵雅娟心里疑问重重,宁恕到底还想从她手上图些什么,以致如此拼命如此狡计百出。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