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落花时节第36章(4)

时间:2021-05-08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阿耐 点击:

    宁恕将早餐券交给服务员后才一抬头,便看见这个人。他的脸一下子僵住了,这不是阿才哥是谁?他几乎是本能地立刻拿出手机按到耳边,假装接起电话,说话着转身就往外走,头都不敢回一下,也不敢坐电梯,径直从很多人看得见的大厅里的旋转楼梯走下去,直奔出大门。外面正是上班高峰,天气很热,人来人往,可宁恕觉得前所未有的安心和踏实。他冲出门二十几步,都快到了人行道,才想起他的车子停在地下停车场。

    宁恕不敢肯定阿才哥是否在等他,但毫无疑问,阿才哥一定在等人。慢着。宁恕又想起来,匆忙之中,他仿佛看见阿才哥脸上的诡笑。真的是冲着他来?宁恕坐在车里一时没力气开车,只顾着平息呼吸。他昨晚不是没看见有任何跟踪吗。究竟阿才哥专程来找的是不是他,他会不会是风声鹤唳了。宁恕安慰自己可能是巧合,他幸好反应迅速逃得快,可他依然魂不守舍,这一天的工作须得强打精神才能做好。

    谁都看得出宁恕脸色不佳。

    宁宥家里早上总是兵荒马乱的。临出门,宁宥问儿子:“要不要替你检查一下有没有漏带东西?”

    郝聿怀打开手机,取出一个文件给妈妈看,“这是我写的去跆拳道馆必带用品,我以后照着这个文件整理就行了,不会忘带。”

    “哟,这办法好。那我们下去吧。”

    郝聿怀答应着先窜了出去。宁宥换上鞋子出门,才刚锁好门,郝聿怀又将手机递到她面前,“你看我拟的去美国行李,我的行李。”

    “哦,太好了,发一份到我邮箱。”宁宥欣喜地想到,原来是简宏成的教导起作用了。

    “我能不能不给你看,就开始整理我的行李呢?”

    “你有没有把握什么洗澡出来没替换衣服啦,手机充电器没法插进美国制式的电插座啦……”

    “妈妈你不会见死不救吧?”郝聿怀一边说一边赶紧手机搜美国制式插座是怎么回事。

    “所以要你发一份到我邮箱啊。”

    郝聿怀摇头,“要不你发一份你的到我邮箱,给我参考?”

    “行。”宁宥立刻掏出手机,翻出去年去日本时做的备忘文件,发给儿子。“去年出差日本前做的,给你参考。”发好了才想起来,那些妇女用品让儿子看见了可怎么办,立刻拿来儿子的手机,道:“你看着电梯,我删掉几项你不方便看的再发给你。”

    “我又不是小学生。”

    宁宥呵呵一笑,背转身去不让儿子抢,硬是帮忙收了邮件,删了邮件。抬眼一看儿子在做鬼脸,她也鬼祟地回一个笑脸,快手进入系统设置,将闪存清空。不出所料,宁宥听到儿子“嗷”一声长叹。宁宥闷笑。

    “我们先去银行取你的第一名奖金,留一百块给你零用,其他放到你的卡里。”

    “行,行。但九百的零头不要存定期行吗?我那些压岁钱都被你存定期,拿都拿不出来,还要你的身份证。”

    宁宥看一眼儿子企求的眼神儿,将警告吞了进去,只是道:“虽然是奖金,你可别花得太大手大脚。现在只有我一个人在赚钱。”

    郝聿怀想了想,点头,却没回答。宁宥看着也不点破,但她知道儿子听进去了。

    宁宥送走儿子后,直接奔到律师那儿,跟律师道:“我准备跟郝青林离婚,请帮我介绍贵所的离婚律师。”

    律师道:“郝先生还在刑事拘留期,不能协议离婚,你只能起诉离婚。会比较麻烦。其实也多等不了几天的,判决后就能协议离婚了。”

    宁宥道:“是的,我昨天查了一下相关法律,可是……被这个人恶心死了,一天都不能忍了。”

    “昨天谈的郝先生补充交代的原因?”

    宁宥点头。“是的。不忍心当众打击他爸妈,就让他们以为他交代新问题是被我儿子感动的好了。”

    律师道:“都已经需要完全依靠你了,还变着法子恶心你,这做事真缺点儿理智。我替你问问张律师有没有档期。”

    宁宥点头,坐等律师拨电话。可她真是忍不住,一时又只有律师在眼前,见律师找不到人,就道:“郝青林有小聪明,但又很自以为聪明,他最聪明,做事总忽视别人也有脑袋。看他做的事已经不会生气了,但非常恶心。”

    律师道:“郝先生知识面很广,这几天在里面呆着广泛深入地接触各路人才,估计各种程序法速成了,不试试手多难受。”

    宁宥哭笑不得,总算将一肚子怒气化解了开来。

    律师笑问:“还起诉离婚吗?”

    宁宥点头,“离。关键是我昨天查了,我儿子可以不出庭听那些丑陋争辩。只要不影响到我儿子,就算我给个机会让郝青林速成婚姻法吧。”

    律师这会儿一下子拨通了张律师的电话。宁宥看出律师拖延时间让她深思熟虑的良苦用心,不禁又是心里一热,毕竟是善意的人居多——

    律师这会儿一下子拨通了张律师的电话。宁宥看出律师拖延时间让她深思熟虑的良苦用心,不禁又是心里一热,毕竟是善意的人居多。

    旋即,律师放下手机道:“张律师正好有半个小时的空档,你先跟他谈谈。”

    宁恕忙碌一阵子,想起一件事来,忙上网替妈妈订了KFC送餐。然后打电话给妈妈:“妈,昨晚有没有人来骚扰?”

    “没有。我倒是担心一夜呢,都想好了对策,结果一觉睡觉天亮。你呢?”

    “呵呵,我能有什么问题,宾馆里到处是监控摄像,还有保安。妈,我给你订了肯德基的鸡翅,目的是让你实战演习一下怎么接快递。很简单,你问清楚是谁订的,电话多少,再看清楚,是不是穿着工作服。然后才能开门,最后一道关口是打开快件看里面是什么。有数了吗?”

    宁蕙儿其实恐慌得一夜几乎无眠,上了年纪的人这么折腾几下,脑袋晕晕乎乎的,走路都是飘的。可她不敢告诉儿子,怕增加儿子的负担。再说宁恕的周到体贴让她着实开心感动,什么困难都可以抛到脑后去了。她忙道:“你这样安排最好了,我先学着做一遍,等万一真有别的快递过来,我就不会慌了。哎呀,现在要靠儿子了。”她一边说一边趁机赶紧戴上老花镜找出纸笔记录,“先看,啊不,先问,谁订的,给谁的,里面是什么……”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