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大破贼军

时间:2021-05-08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黄易 点击:
寻秦记(全文在线阅读)  >   第三卷 第六章 大破贼军

项少龙回营换上夜行衣,上载针的腰甲,又扣上攀山的工具,背上弓矢,吻别了雅夫人和小昭诸女后,往营后走去。
  经过赵倩的凤帐时,忍不住在营门处唤道:“公主!“
  战鼓的声音愈来愈急,显示敌人快要发动攻山。
  “咚咚咚??“
  一下一下像死神的呼唤般直敲进战场上每一个人的灵魂深处。
  赵倩不知是否正在想着项少龙,听到他的声音,便惊喜地掀帐而出道:“少龙!你怎会在这里呢?噢!“明媚的秀目落到他的夜行衣上。
  项少龙看着这像乌廷芳般可爱的美丽少女,看着她那至真至纯的清丽容颜,一直压制着的深情,涌上心湖,微笑道:“我现在便去制敌死命,公主不给我一点香艳的鼓励吗?“
  赵倩吃了一惊,俏目射出澈倾心的神色,温柔地仰起俏脸,嘟长了小嘴,静待初吻和幸福的降临,没有半点畏怯但玲珑有致的酥胸却急剧起伏着。
  项少龙心中贯满柔情,对这被父亲当作一件政治工具的金枝玉叶,生出誓死保护她对抗任何伤害的心,痛吻在她香唇上,同时两手探出,把她搂得紧贴怀内。
  营边处忽地喊杀震天。
  敌人开始攻上斜坡。
  项少龙和赵倩却是充耳不闻,完全迷失在那种亲密浑融,销魂蚀骨的醉人接触里。
  喊杀和箭矢破空声,潮水涨退般起落着。
  项少龙放开了赵倩,微微一笑道:“得此一吻!我项少龙有信心保护公主直至地老天荒的时刻。“
  赵倩心神皆醉时,项少龙早没入营后的黑暗里。
  北风呼呼中。
  项少龙施展浑身解数,纯靠记忆、感觉,沿着早先系下的索子,攀过山的峭壁,神不知鬼不觉地落到敌军的后方去,再神不知鬼不觉地往贼营潜去。
  他曾受过二十一世纪最严格的军事训练,如此黑夜偷营,实乃小儿科之极的事。
  不用负着近百斤重的战甲,他便像鸟儿长出了翅膀,闪腾移动时迅若狸猫,到了敌阵的大后方。
  贼兵结的营阵叫“土方阵“,形成由内至外共五层的大小方形。
  放粮物的营位于后方,接着是两个大围栏,关着数百匹战马。
  那边的情势愈趋紧张激烈,贼营这边却愈安详宁静,灯火黯淡。看来尚未轮到他们攻山的贼兵,正尽量争取休息的时间。
  项少龙心中暗笑,项某可保证你们今晚将好梦难圆,有的只是一个残忍现实的噩梦。
  留心观察下,贼军的营地保安松弛,甚至有守兵坐下来打瞌睡。
  当他到了马栅时,更觉好笑,原来十二个值夜的贼兵竟围在一起赌钱,兴高采烈,像完全不知那边敌我双方正陷于紧张的胶着状态中。
  只要解决了这十二个小贼,他便可以放火烧粮烧营了。
  问题是怎样可杀掉这十二个鄣悍和有丰富作战经验的贼兵,而又不让有一人逃掉呢?
  项少龙大感头痛。
  此时其中一个人朝他走来。
  项少龙先是吓了一跳,幸好看到那人边行边解着裤子,才知道对方要干什么勾当,忙闪往一棵树后。
  那人刚步入林内,刃光一闪,咽喉微凉,登时了账。
  项少龙收起飞虹,脱掉那人的外甲,披在身上,大模大样走了过去,直来到其中两人身后,探手抓着他们的头发,大力扯得两人头颅猛撞在一起,然后两掌扬起,迅疾无伦地劈在另两的颈侧处。
  这两下手法一气呵成,干脆利落,当四人倒下时,其他七个贼兵才醒觉发生了什么事。
  刃光闪处,项少龙手执飞虹,跃在临时当作赌桌的石头上,割破了三个人的咽喉。
  “砰!“
  一脚蹴出,命中刚把刀子拔出了一半的另一名大汉面门处,把他踢昏了。
  剩下的三名贼子魂飞魄散,分往两旁滚开去。
  项少龙心中暗笑,,飞虹脱手而出,贯背杀了其中一人。
  那两人见他丢了武器,拔剑扑了回来。
  项少龙探手腰间,拔出两支飞针,手腕一振,飞针电掣而出,入两人眉心间。
  当他们尸体着地时,项少龙早拾回飞虹,没入黑暗里。
  喊杀声更是激烈。
  石声隆隆作响,可见敌人已攻近斜坡顶,成胥等才不得不放下石,冲击攻了上来的敌人。
  这时项少龙已成功地拆毁了后方的马栏。忙解下大弓,穿行众马间,来到靠近粮营的一方。
  由这个角度窥视贼营,刚好见到三丈外位于后方最外围一排二十多个营帐,每个帐幕外都挂有风灯,在北风里摇摇晃晃,营地里清清冷冷,只有几个守夜的贼兵在打瞌睡,防卫散漫。
  这也难怪他们,此处乃他们后防重地,又以为项少龙的人已全被围困在绝境,故而粗心大意。
  今早项少龙占了高势之利,清楚看到这最后两排四十多个营帐,均用来放置粮食,所以省了再作探察的烦恼。
  这土方阵的营地,首尾向着南北,现时吹的是北风,所以若他成功烧着了这些位于北端的粮营,火随风势,说不定很快便能席卷整片广阔的营地,尤其营地内仍是野草处处,极易酿成不可收拾的大火。
  打定主意后,项少龙单膝跪地,先把火箭燃着,射往最接近他的粮营,他取的是营帐背着营地的一面,除非火苗蔓延,否则敌人一时亦难察觉。
  燃着了外围的粮仓后,他又用火种点燃了马栏内喂马的饲料,这才找上其中一匹特别壮健,没有鞍蹬的战马,绕着营地旁的疏林,绣往营地的中部。
  这时营北冒起浓烟,火焰窜闪,已有部份惊觉突变的贼兵大喊救火,往那方赶过去。
  更使贼人心乱的是战马惊嘶狂窜的声音,一时闹得整个营地都骚动起来。
  项少龙一边策骑缓行,一边却不住射出火箭,取的都是外围的营房,只要外围火起,在内围营帐的熟睡者便休想能逃出生天。
  趁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北端炽烈的火势,他又穿上贼兵的战甲,公然穿过营地,驰往另一边的外围处。
  贼兵营地内已像世胶Ι日般混乱,正要争取休息时间,以作下一轮攻击的贼子,纷纷睡眼惺忪由营内钻出来,茫然不知发生了什么情事。
  有些则以为有敌人来袭,衣甲不整提着兵器扑了出来。
  四处都是狼奔鼠窜,慌忙失措的贼兵。
  北端处蹄声由疏转密,显是战马受惊,由那端逃往草原去。
  项少龙策骑而过,竟没有人怀疑他,还有人呼喝他这拥有一匹马的人,去追赶逃逸的马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