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落花时节第36章(5)

时间:2021-05-08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阿耐 点击:

    “里面是什么不用问,真快递员不会知道。妈,你在记录?”

    “是啊,好记性不及烂笔头,人一慌更没记性了,还是记录一笔的好,你别心急啊。”

    宁恕的同事进来找他,宁恕只得请同事稍等,他继续耐心地再说一遍怎么辨认快递员和检查快件,要拿着剪刀或者刀子出去看,快递员很忙,心急,不肯多等,带着剪刀开门就可以很快拆箱,顺便,也可以防身。

    宁蕙儿听得啧啧称好,即使宁恕没时间听说完就搁了电话,都不妨碍宁蕙儿叫好叫出声来,除了儿子,谁能替她想的这么周到呢。宁蕙儿心中踏实了几许,脸上终于松弛下来,想到儿子也有了笑容。她心情亮堂着去厨房找来几粒饭,将记录的要点贴在门背后门镜旁边。

    很快,KFC送餐的前来敲门。宁蕙儿有条有理地根据要点一条条地对照执行,满意地完成一次实战演练。等送餐员离开,宁蕙儿笑眯眯地站在门口,伸了个懒腰,呼吸了一会儿与屋子里不一样的空气,直等楼梯上响起脚步声才回到家门。

    遥远的上海,宁宥到了公司,也收到一只快递。接待台姑娘吃力地搬出一只有棱有角挺括的箱子放到台子上,“宁总,有个男生专门送来,嘱咐必须亲手交到您手上。”

    宁宥看看箱子上面记号笔手书大字:一箱书。不禁一笑,觉得有点儿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她位置越坐越高,自然是送来的礼物越来越多,但明目张胆送到公司里的基本上不会太贵重,不过也不大可能是书。她招呼保安帮忙搬去办公室。

    一路上,身边不时有同事招呼,“宁总还来上班?”“宁总,有个设计问题一直定不下来,能不能请你参加讨论?”……宁宥一路应付着过来,一边看着保安抱着的箱子,猜测是谁寄来。

    她坐下先拆快递,一看果真是几本新书,取出来时掉出一封信,再往下,却是又一只纸包,不知纸包里又是什么。宁宥先拆信。信只有一张纸,纸上面也只有寥寥几笔字,但那字笔画刚毅,写在普通的A4纸上竟是很简洁漂亮。“宁宥:送你几本我喜欢的书带去路上看,都虽薄却相当有料。还有几张美元现钞,路上用。简宏成。”

    几张?宁宥掏出那只纸包,不肯拆开,只抠出一只洞来一看,里面结结实实的都是美元。宁宥惊呆了,两枚手指扒着那洞口好一会儿没动弹一下,等回过神来,立即拿起电话打给简宏成,“收到你寄来的……怎么回事?”

    简宏成愣了一下,“怎么回事?噢,我写一份书单给助理,让她买了寄给你,都是薄但内容很不错我很喜欢的,适合路上带着走。”

    “噢……”

    “有没有你看过的?”简宏成不等宁宥说下去,忙着抢断,几乎是急切地想知道答案。

    “有两本,《集体行动的逻辑》和《自然宗教对话录》……”

    简宏成跟小年轻一样欢呼着道:“六本里面有两本,撞书概率很高了。这些都是我喜欢看的书,我相信你也肯定喜欢,果然。是不是看的时候特别搞脑子,但看完豁然开朗,似乎一下子认识许多规律的样子?”

    宁宥不愿承认,“谁说我喜欢了,我只是看过,看过而已。”

    简宏成嘻嘻笑道:“你看书的脾胃基本上与我类似,你以为以前田景野抽屉里那些书都是他爱看的吗,不,有些是我特意放他那儿给你看的,我爱看的也想让你也看。另外四本你也一定要看,很不错。回头让我看看你的书架。”

    宁宥想笑又不敢笑,其实她何尝不知从田景野那儿借书看就等于问简宏成借,可高中时候她坚壁清野呢,假装不知那书是简宏成的,没想到原来简宏成门儿清。可一想到当时俨然一本正经地与田景野讨论哪本书好看,她还是忍不住“噗嗤”了。“现在谁还带书出门啊,都带Kindle或者就下载在手机里。书我留着,谢谢。其他我不要,你来拿走吧。”

    “拿着吧,带着孩子一路别太辛苦。”

    “不行,非亲非故不能拿你的钱。你不来拿,我只好找时间送去你公司了。”

    “别,我现在带着小地瓜出差,也不知什么时候回上海,你送还给谁去啊。你就替我用了吧,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借口能送你一些什么有用的恰当的,别一口拒绝,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说定了,拒绝就是说明我前阵子在两家之间的斡旋完全不获你认可,你还是把我当外人。”

    “这不是一回事好吧?”

    “就是一回事。我挂了,我要上飞机了,两只手要抱小地瓜呢。”

    “唉简宏成,你这是逼我说出难以启齿的理由。郝青林昨天又找检察院自首新问题了,恰巧你这当口给我这么一大叠现金,你知道的,携带大额现金出关不易,要使用必然得存到我卡上。账上一下子来这么一大笔来路不明的收入,我就瓜田李下说不清了。我不想惹麻烦。”

    简宏成一听只得妥协,知道宁宥收了得惹麻烦。“这样吧,我等下发个我的账号给你,你存进去就行。郝青林算是什么意思?为什么凑巧在你出国之前做这种事?是真有其事,还是无中生有,没事找事找你麻烦?”

    “恶心我呗。”

    “别不当回事。立刻拿上出国邀请函之类所有文件主动找检察院经办人去,把去向和原因说清楚,省得被人当携款携子潜逃,也省得万一要找你配合调查正好与你出国时间有冲撞,届时被动。”

    “嗯,我也正犹豫要不要自己找上去。让你这一说,我下午就去。唉,本来就出差前一大堆的活儿。”

    “还有没有其他问题?别怕不好意思,跟我商量商量就算出口气也好。”

    “找谁说都行,唯独找你说不行。刚才那些要不是你逼着我也不会跟你说。你登机去吧,还抱着小地瓜呢。”

    简宏成郁闷地道:“我回来找你谈。我争取你起飞前回上海。”

    “不要。我知道你要谈什么,你我已经活得废弃公序良俗,不用谈了。孩子还不能,我儿子近段时间已经承受太多,我不想让他再纠结。”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