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天山之恋(第三十六章)

时间:2021-04-21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黑豹和安娜 点击:
  自从军代表办公室的全体成员有了学会骑马的附加工作任务,李继先就推荐帕丽扎提来协助大家完成这项附加工作任务。但是半个月过去了,袁鹏飞、王大勇和李小丽都已经学会骑马了,只有李继先还没有学会骑马。因为,袁鹏飞和李小丽这段日子一直吃住在场部,李继先和王大勇这段日子一直吃住在不同的施工工地。帕丽扎提早就找时间教袁鹏飞和李小丽学会骑马了。王大勇前几天就回到场部处理施工工作了,帕丽扎提也已经找时间教他们学会骑马了。李继先昨天才回到场部处理施工工作,帕丽扎提直到今天才找到教他学会骑马的时间。
 
  晚饭过后,帕丽扎提就抓紧时间带着李继先向马厩走去。
 
  “他们学骑马学得快吗?”
 
  李继先边走边问。
 
  “很快!不到一个小时就学会了!”
 
  帕丽扎提边走边答。
 
  “我发现,受过军事训练的人学骑马,比没有受过军事训练的人学得快!”
 
  停了一会儿,她又补充了一句话。
 
  “你可能也是这样!”
 
  说罢,她向李继先笑了一下。
 
  来到马厩之后,帕丽扎提先和新的养马工打了一声招呼,又让李继先在院子里等一下她,然后就独自一人走进了马房。不一会儿,她就从马房里牵出了备好马鞍的柯孜巴克。
 
  紧接着,帕丽扎提就一边牵着柯孜巴克,一边带着李继先离开马厩,径直向不远处的放马地走去。
 
  “这匹马不就是你送我回部队的那匹马吗?”
 
  李继先一见柯孜巴克,就立刻认出了它。
 
  “是呀!”
 
  帕丽扎提边走边说。
 
  “这是我最喜欢的一匹马。”
 
  “他们都是用这匹马学会骑马的吗?”
 
  李继先边走边问。
 
  “是呀!”
 
  帕丽扎提边走边答。
 
  “学骑马最好用这匹马学。”
 
  “为什么?”
 
  李继先又边走边问。
 
  “因为这匹马跑得最快!”
 
  帕丽扎提又边走边答。
 
  “只要学会了骑这匹马,就什么马都可以骑了!”
 
  说话间,两人就来到了放马地。
 
  这时,巩乃斯峡谷的天色还很明亮。只见放马地上,晚霞彤彤,晚风习习,芳草荡漾,彩蝶翻飞,好一幅夏季傍晚的好景象!
 
  “柯孜巴克呀柯孜巴克!”
 
  帕丽扎提抱着柯孜巴克的脖子对它说。
 
  “你今天可要乖一点儿!千万不要摔了我的李代表!”
 
  “柯孜巴克?这不是红旗的意思吗?”
 
  李继先立刻听出了这个维吾尔语名字的汉语含义。
 
  “你为什么要给它起这样一个名字?”
 
  他忍不住向帕丽扎提提出了一个问题。
 
  帕丽扎提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立刻起身上马,策马扬鞭飞驰起来。她沿着放马地的边缘跑了一圈,跑到李继先面前勒住马翻身下马。
 
  “你看柯孜巴克跑起来像什么?”
 
  她牵着柯孜巴克问李继先。
 
  “像一面迎风飘扬的红旗!”
 
  李继先毫不犹豫地回答。
 
  “你和我的感觉完全一样!”
 
  帕丽扎提得意地笑着说。
 
  “柯孜巴克!一面迎风飘扬的红旗!这个名字起得太有诗意了!”
 
  李继先立刻激情澎湃地说了起来。
 
  “红色是一种最美丽的颜色。它的美丽在于它与人的生命体征有关。不管一个人具有什么肤色,这个人的鲜血都是红色。红旗是一种最美丽的旗帜。它的美丽在于它与人的前进方向有关。不管一个人面前竖立着多少旗帜,只有红旗才能为这个人指引出正确的前进方向。”
 
  说到这里,他迫不及待地对帕丽扎提说:
 
  “你快点儿教我怎么骑柯孜巴克吧!我太想骑它了!”
 
  说着,他就从帕丽扎提手中抢过了马缰,把柯孜巴克牵到自己面前,抬起一只脚踩住马镫打算起身上马。
 
  “你等一等!”
 
  帕丽扎提连忙拦住了他。
 
  “我还没有给你讲好要领呢!”
 
  “那你就快点儿说吧!”
 
  李继先只好停住了下面的动作,但是并没有把踩住马镫的脚拿下来。
 
  于是,帕丽扎提就认真地对他说了起来。
 
  “你骑上柯孜巴克之后,一定要把身体重心落在它的马蹬上!千万不要身体重心落在它的马鞍上!你必须先用两只脚踩住两只马镫支起身体,再弯下腰来压低身体重心并使上半身向前倾,然后用两只手抓住马缰控制柯孜巴克的奔跑速度和奔跑方向。在柯孜巴克奔跑起来之后,你要随着它的奔跑节奏上下颠动,使自己的颠动节奏与它的奔跑节奏保持一致。在这个时候,你一定要忘记自己的存在!你一定要把柯孜巴克的存在当作自己的存在!你一定要让柯孜巴克把你当作它的一部分。你一定要使自己成为柯孜巴克的一部分!”
 
  听到这里,李继先立刻打断了她的话。
 
  “你说了这么多的话,只有一句话最重要!”
 
  说罢,他就起身上马抖动缰绳,催动柯孜巴克向前奔跑起来。
 
  “哪一句话最重要?”
 
  帕丽扎提赶紧追着他问了一句。
 
  “成为柯孜巴克的一部分!”
 
  李继先头也不回地答了一句。
 
  也许因为李继先从小就擅长从事各种体育运动,也许因为李继先天生就是柯孜巴克的一部分。在柯孜巴克奔跑起来之后,他只用几秒钟时间就调整好了自己的骑马姿势,与帕丽扎提所说的骑马姿势如出一辙,看起来就像一个经验丰富的老骑手。
 
  此时此刻,柯孜巴克感觉全身上下非常舒服。它感觉骑在它身上的人是一个与它非常亲近的人。虽然它第一次遇到这个人,第一次见到了这个人面孔,第一次嗅到了这个人的气味,但是它觉得这个人的面孔非常熟悉,这个人的气味也非常熟悉,这个人就是一个它早已熟悉的人!这个人就是一个它向往已久的人!这个人就是一个像帕丽扎提一样了解它和懂得它的人!这个人就是一个为它而生与它共舞携它踏遍天涯海角的人!在这种感觉的刺激下,柯孜巴克开始用越来越快的速度飞奔起来。
 
  此时此刻,李继先已经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了!他只感觉到自己已经飘动起来了!他只感觉自己已经变成了一面红旗的一部分!他只感觉自己正在随着这面红旗迎风飘扬!冲过枪林弹雨,冲过刀山火海,冲过艰难险阻,冲过万里征程,向着一个胜利的目标奋勇前进!啊!这是一个多么雄伟壮丽的景象呀!啊!这是一个多么灿烂辉煌的场面呀!啊!这是一幅多么惊天地动鬼神慷慨激昂可歌可泣的英雄画卷呀!他震撼了!他陶醉了!他彻底震撼了!他彻底陶醉了!他完完全全震撼了!他完完全全陶醉了!
 
  “太神奇了!”
 
  当李继先终于勒住缰绳让柯孜巴克停下脚步的时候,帕丽扎提立刻兴奋地向他大叫一声。
 
  随后,她就飞快地向李继先跑了过去。
 
  “我见过学骑马学得快的人,但是从来没有见过一上马就会骑的人!”
 
  她边跑边说。
 
  “是吗?”
 
  李继先一边翻身下马把手中的缰绳递给帕丽扎提,一边兴犹未尽地对她说:
 
  “我感觉我天生就会骑这匹马。这匹马也天生就愿意让我骑它。我和这匹马之间有一种心灵感应。这种心灵感应是由你引起的。因为,你给这匹马起了一个充满诗意的名字。这个名字同时唤起了我和这匹马的激情。”
 
  说着,李继先就拉着帕丽扎提在草地上坐了下来。看到李继先和帕丽扎提在草地上坐了下来,柯孜巴克居然也蜷起四肢卧在两人身旁,睁大眼睛竖起耳朵听两人说话。
 
  “我给你朗诵一首诗吧!”
 
  李继先激动万分地对帕丽扎提说。
 
  “太好了!”
 
  帕丽扎提立刻鼓起掌来。
 
  “我最喜欢诗了!无论你们汉族的古诗和现代诗,还是我们维吾尔族的叙事诗和抒情诗,我都喜欢。”
 
  “我朗诵的这首诗不是别人写的诗,而是我自己写的诗。”
 
  李继先向帕丽扎提讲明了这首诗的出处。
 
  “你还会写诗哪!
 
  帕丽扎提用钦佩的目光看着李继先。
 
  “你太多才多艺了!”
 
  “会写诗不一定会写出好诗!我写过的许多诗,我都认为不属于好诗。”
 
  李继先谦虚地对帕丽扎提说。
 
  “但是,我认为这首诗不仅属于好诗,而且是我写得最好的一首好诗!”
 
  “那我就更想听听了!”
 
  帕丽扎提兴奋地对李继先说。
 
  “你快点儿给我朗诵一下吧!”
 
  “这首诗是我在下马的一瞬间写好的。它的诗名叫做《红旗时代》。”
 
  说着,李继先就开始用充满激情的声音朗诵起来:
 
  “红旗下岿然坠地,红旗下伟岸长成。红旗下系上了红旗的一角,红旗下握上了红旗的一柄。红旗下配上了红旗的肩章,红旗下戴上了红旗的五星。红旗下走出了红旗的一代,红旗下开始了红旗的一生。那时的红旗多么鲜艳,那时的红旗多么鲜红。那时的我知道,红旗是无数先烈用鲜血染红。那时的红旗多么火热,那时的红旗多么火红。那时的我想用,自己的鲜血把红旗染得更红。那是一个红旗时代,那是一个红旗历程。那时的我有着红旗的标志,那时的我有着红旗的象征。那时的我有着红旗的目光,那时的我有着红旗的面孔。那时的我有着红旗的灵魂,那时的我有着红旗的身影。那时的我有着红旗的信念,那时的我有着红旗的行动。那时的我有着红旗的英姿,那时的我有着红旗的雄风。那时的我有着红旗的生命,那时的我有着红旗的爱情。不要说我已不是那时的我,那时的我永远活在我心中。”
 
  “这首诗写得太好了!”
 
  话音刚落,帕丽扎提就情不自禁地赞美起来。
 
  “句句都与红旗应,句句红旗都不同。句句红旗都是我,句句我都是红旗。一气呵成三十二句,奇思妙想层出不穷!真乃是句句金玉句句珠玑,把一面红旗写得出神入化!古今中外红旗诗之登峰造极者,唯你是瞻非你莫属也!”
 
  此话一出,李继先便用惊喜的目光看着她说:
 
  “真想不到,你竟然是一个非常会欣赏诗的人!”
 
  “那当然!别看我不会写诗,但是我擅长评诗。纵观古今中外诗篇,大都皆为无病呻吟自作多情小花小草小情调的滥竽充数之作。凡有侠骨柔肠真情真义大悲大喜大情怀的,能让我说上一句好的诗还真不多!你这首诗便是其中之一。”
 
  帕丽扎提自鸣得意地对他说。
 
  这时,天色已经由明亮转为暗淡,落日的余晖正在从巩乃斯峡谷中渐渐褪去,一轮明月悄悄地从夜幕中钻了出来,把皎洁的月光泼洒在放马地上,成千上万只萤火虫飞起来了,编织出一个如梦如幻的夏夜。
 
  见此情景,李继先情不自禁地对帕丽扎提说:
 
  “我曾经给你唱过两首歌,你问我这是两首什么歌。我当时没有告诉你。我现在告诉你吧!一首歌的歌名叫做《十二木卡姆》,是我根据维吾尔族传统乐曲十二木卡姆创作的。另一首歌的歌名叫做《麦西莱普》,是李小丽根据维吾尔族传统舞蹈麦西莱普创作的。”
 
  听到这话,帕丽扎提情不自禁地对李继先说:
 
  “我早就猜想过,这两首歌可能出自你的文笔。但是我没想到,只有一首歌出自你的文笔,另一首歌出自李小丽的文笔。李小丽当真是一个妙笔生辉文思璀璨的才女呀!你有十二木卡姆,我有十二个麦西莱普。十二对十二!只用这一句歌词就一下子压倒了你的所有歌词!”
 
  “是的!”
 
  李继先立刻表示同意。
 
  “李小丽的文笔一点儿都不比我差,她甚至在我之上!她一直与我一唱一和,以誓不甘示弱。只要我写一首诗,她就必和一首诗。这两首歌就是这么一唱一和写出来的。我和李小丽还用这两首歌进行过一次男女对唱呢!”
 
  说到这里,李继先就问帕丽扎提:
 
  “你愿意和我用这两首歌进行一次男女对唱吗?”
 
  “当然愿意了!”
 
  帕丽扎提立刻回答。
 
  “不过,不知道你会不会跳麦西莱普?”
 
  她接着问了李继先一句话。
 
  “如果你会跳麦西莱普,咱们就可以边唱边舞了!”
 
  “当然会跳了!”
 
  李继先立刻回答。
 
  于是,两人就开始以男女对唱的形式边唱边舞起来了。
 
  只听李继先歌声悠扬深沉,只见帕丽扎提舞姿轻盈柔美。只听帕丽扎提歌声婉转清脆,只见李继先舞姿雄健刚劲。两人把这两首歌的意境和韵味演绎得惟妙惟肖。
 
  唱罢舞罢,两人手拉着手相互注视,同时沉浸在无限幸福的感觉之中。
 
  这时,帕丽扎提突然用双手抱着李继先的脖子说:
 
  “我想要你给我一个吻!我既不要吻别也不要亲吻,我只要接吻。”
 
  于是,李继先用双手抱住帕丽扎提的腰,与她亲密地接起吻来。
 
  接吻之后,帕丽扎提用深情的目光望着李继先说:
 
  “我爱你!”
 
  可是李继先没有说话,只是向帕丽扎提点了点头。
 
  “你为什么不说话呢?”
 
  帕丽扎提失望地问李继先。
 
  “其实我也有一句同样的话要对你说。但是,我现在还没有想好应该怎么对你说。你再给我一些时间好吗?”
 
  李继先用诚恳的语气对她说。
 
  (二零二一年三月二十三日初稿)
作品集黑豹和安娜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