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夭夭

时间:2021-04-21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七七少爷 点击:
夭夭
 
     吐火罗族有一处圣泉,终年恒温,清洌甘甜。 敦煌有“新月”,吐火罗有“碧池”,成为西域的一双明眸。她,是“碧池”的守护者。 泉边的木楼便是她的“火神司”府,从历代的“火神司”处传来的规矩,只有“火神司”的鲜血才能让泉水保持纯净。

        她每日,都会去泉边,刺破指尖,看一点红花在涟漪中淡淡晕开,沉沦不见。 今天,如往常,一袭浅紫的尽乎白色的长裙,青丝如云,散落在腰际,双眉微蹙,忧郁的似一缕青烟,这便是她。吐火罗族“火族”的传人,在吐火罗族除了一族之长,属她身份尊贵,族人称她为“火神司”,她却爱自己的小名“夭夭”。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有賁其实。之子于归,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其叶蓁蓁。之子于归,宜其家人。 这是中土诗文《桃夭》,写得是美丽女子出嫁时的情景。 她为自己取名叫“夭夭”。

       作为“火族”传人,她不能嫁人。 再过几日便是吐火罗族一年一度的“圣浴”。全族女子,全聚集在“碧池”旁,取池中之水,进行沐浴,可祛灾健身,享受神灵的庇佑。 五月初一,是每年的圣浴日。 清晨第一缕阳光穿过云层,在沙地上折射出温润的光亮,她自木楼中走出,白晰的小脚,在沙地上留下一个个浅浅的脚痕。她,缓步走到池边,慢慢落座,秋水在她眉间拈起一缕轻忧。

     “夭夭。”她伸出小手,波浪起伏,流水无痕,带走她随手划下的小字。 一点朱砂凝在指尖,发出清脆的滴嗒声,溶进碧绿的池水中。 轻解罗衫,缓步走进“碧池”中。水,带着微温,被风轻轻的推至身上,惬意而舒适。挥动双臂,象条灵动的鱼,在水中嬉戏,畅游。 当族中女子排着长队,顶着陶瓮,来到池边时,已是太阳初升。她,游至岸边,自水中缓缓起身。踏步走向堤岸。 冲族中女子点点头,消失在池边,似青烟一般。 欢歌笑语,嬉笑声一片,直至弦月西移,池边才恢复了往日的寂静。

      夜,在暄哗了一天后,静静的睡去。她,自木楼中,悄然走出,披着一件外袍,赤着莹白的小脚,向池边淡然而去。净池,用她的身体消除疲乏了一整天的池水。 天地寂静,她仿佛听到一朵花开,一滴水落,一片叶舞,一声鸟鸣。她不爱说话,其实也无需说话,只要用心,便能听到,嘈杂声中的天籁之音。她,牵起唇角,清浅一笑,满天星光,在她头顶交替闪烁,这样,便好。

     “救我。”一声微弱的声音,在寂静的夜,格外的扣人心弦。她转首四顾,他靠在盘根交错的树下,头,轻垂在胸前,一身黑衣,看不见他的伤口。她迟疑了片刻,迈步而去。 足踝触上一道凉意十足的劲道。一阵惶恐,她急的挣扎了几下。修长洁白的指,苍白如净玉。

      “男子”。这个字眼从她的脑海中冒出,与经文上的画像一般模样。 她蹲下身,将四指从她的足踝上轻轻瓣开,伸出自己的小手贴了上去,只有他的一半大小。 她好奇的看了他一眼,青丝散落在脸周,看不真切。她伸出两指,捏起他的下巴,轻轻托了起来,削瘦的脸庞,唇周有一圈刚冒出的青须。她伸出小手触碰了下,硬硬的,扎得细白的小手似针刺般的酥痒,她牵起唇角,露出顽皮的一笑。
作品集七七少爷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