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疯狂的斗鸡

时间:2023-06-1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于强 点击:

  有个叫陈六指的人,嗜赌如命,什么麻将、骰子、牌九、斗鸡,没有一样不沾染。只因一个“赌”字,陈六指负债累累,父母气死,妻子自杀,身边只剩下六岁的儿子。

疯狂的斗鸡

  这天,陈六指不知从哪里弄了一笔钱,兴冲冲地往赌场赶,半路上发觉儿子一直跟着他。他不耐烦地赶儿子回家,儿子可怜兮兮地说:“家里没人,我害怕。”没办法,为了赶时间去赌,陈六指很不情愿地带着儿子进了赌场。

  一场昏天黑地的大赌之后,输红了眼的陈六指把仅剩一根指头的左手拍在赌桌上:“老子押上一根指头!”

  庄家轻蔑地说:“这里是赌场,不是肉铺。你那根指头,还是留着挖鼻屎吧!”其他赌徒一听,都“哈哈”狂笑起来。

  陈六指羞愤交加,情急之下一回头,看到缩在角落里睡着了的儿子,忍不住咬牙怒吼:“指头不值钱,那我把儿子押上!”

  话一出口,赌场里立即安静了,所有人都张大嘴巴看着陈六指。庄家铁青着脸说:“你别来这一套,把老婆押在赌场的我都见过。有本事你把儿子卖了,拿钱再来赌。”

  陈六指本是一时激愤,才说押上儿子,现在听庄家这么一说,他心底竟然真的升起一股邪念:卖了儿子!

  这股邪念就像毒蛇,缠得他寝食难安。经过几天心理斗争,他终于下了决心,联系上了一个叫老拐子的人贩子。讨价还价后,老拐子愿意出五万块买他的儿子。

  毕竟是亲骨肉,“生意”谈成后,陈六指心底隐隐有些不忍。他把儿子叫过来,问:“儿子,你想吃什么?爸爸给你买。”

  六岁的儿子仰着小脸想了半天,说:“我想吃炖母鸡。”

  陈六指的妻子自杀前,曾经养了一只老母鸡,妻子自杀后,老母鸡孵了一窝鸡仔,陈六指也没心思喂养,最后只剩下一只秃尾巴鸡活了下来。听儿子这么一说,陈六指立即提着菜刀去捉鸡。

  秃尾巴好像知道要大难临头,不等陈六指靠近,一扑棱翅膀,就飞到了院里的树上。陈六指只得爬上树捉鸡,可刚爬上去,秃尾巴又飞了下来。陈六指立即溜下树,不料没等他站稳脚跟,鸡又“呼啦”一下飞到树上。折腾半天,连根鸡毛也没捉到,陈六指累得满头大汗,指着树上的秃尾巴大骂:“畜生,你等着,等我卖了儿子,再来找你算账。”说完,他转身要走。

  就在这时,秃尾巴突然从天而降,张开一对铁爪,狠狠抓下了陈六指的一片头皮。他“哎呦”痛叫一声,一摸头顶,满手鲜血。

  陈六指大怒,一个饿虎扑食,终于把秃尾巴擒到手,然后举起菜刀就要剁。再瞧秃尾巴,毫无惧色,一边挣扎,一边张开嘴巴,啄得菜刀“当当”响,就像一个拼命的人。

  看到秃尾巴凶狠的样子,陈六指突然住了手,一个念头电光石火般冒了出来:这只鸡这么厉害,何不拿去当斗鸡呢?说不定能让自己发大财!

  一想到钱,陈六指把菜刀一丢,也顾不上卖儿子了,立即把秃尾巴塞进铁笼,找到了一个叫麻三的斗鸡老板。麻三一见秃尾巴,笑了:“你是不是想钱想疯了?这就是一只普通的鸡,根本不是斗鸡嘛。”

  陈六指一指自己缠着纱布的脑袋:“别小瞧这只鸡,你看我的头,就是被它抓的。你要不信,就让别的斗鸡跟它比试一下。”

  麻三动了心,他从鸡场里随便放出一只斗鸡,然后把秃尾巴丢了过去。出人意料的是,还没等那只斗鸡站稳,秃尾巴就猛扑上前,三下五除二,轻松地把那只斗鸡干翻在地。麻三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又接连放了两只凶狠的斗鸡,结果无一例外,全都败在秃尾巴爪下。麻三又惊又喜:“这只鸡我买了,你开个价吧。”

  陈六指却摇头:“我不卖。咱俩合作,我出鸡,你出钱,赢了五五开,咋样?”

  麻三心里骂道:这孙子,学精了。转念一想,自己的鸡没一只斗得过秃尾巴,如果姓陈的去找别的斗鸡老板合作,自己就要倒霉了。权衡利弊后,他答应了陈六指的提议。

  过了几天,一个叫王胖子的斗鸡老板前来挑战。王胖子有两只厉害的斗鸡,一只叫“霸王”,另一只叫“杀手”。几场下来,麻三的斗鸡惨败,他急了,赶紧给陈六指打电话。不久,陈六指抱着秃尾巴来了。下注的赌徒们一瞧,都笑岔了气,王胖子更是眼泪都笑出来了:“这是斗鸡?我看是炖鸡。”

  麻三心里没底,悄悄问陈六指:“有没有把握赢?”

  陈六指心想:就算输了,我不过赔上一只鸡;万一赢了,可就天降横财了,于是他怂恿麻三说:“你大胆下注,一定能赢。”

顶一下
(6)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