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天山之恋(第五十一章)

时间:2021-04-23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黑豹和安娜 点击:
  听到冯莺燕要回雪莲合作社工作,帕丽扎提顿时感到心慌意乱。难道冯莺燕不仅要和自己断绝个人关系,而且要和自己断绝工作关系吗?想到这里,她便急急忙忙地向自己的上班地点走去。来到自己的上班地点,她没有首先走进自己的办公室,而是首先走进了与自己的办公室只有一墙之隔的一间办公室。这间办公室就是军代表联络组办公室。
 
  这时,秦彩凤已经来到了军代表联络组办公室,正在收拾办公用品准备开始工作。
 
  帕丽扎提一见到秦彩凤,就连忙问了她一句话:
 
  “冯莺燕回雪莲合作社工作了吗?”
 
  “是呀!不过只回去工作一天,明天就回来工作了。”
 
  秦彩凤立刻回答。
 
  “为什么?”
 
  帕丽扎提又连忙问了她一句话。
 
  “因为特大暴风雪要来了!雪莲合作社必须在今天把可以采集的雪莲都采集回来,否则这些雪莲就会被特大暴风雪冻死了。你在上班的时候,没有看到许多职工家属都在带着工具上雪莲峰吗?这些职工家属都是昨天下午被雪莲合作社紧急动员起来的。由于雪莲合作社人手不足,再加上冯莺燕对各种雪莲采集地点的分布情况非常熟悉,所以雪莲合作社昨天下午就要求紧急抽调冯莺燕今天回去工作一天。这个要求已经得到了袁主任的批准。”
 
  秦彩凤又立刻回答。
 
  听到这个回答,帕丽扎提这才放下心来。
 
  于是,她便离开军代表联络组办公室,来到了军代表专家组办公室,开始进行自己的工作了。
 
  不过,工作归工作,心病归心病。冯莺燕对她产生的误会已经变成了她的一个心病。这个心病每时每刻都在使她感到心痛不已。怎样才能消除这个误会呢?她在工作空余时间总是在不断地想着这个问题。可是她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一个好主意。她越是想不出一个好主意,就越是逼着自己不断地想下去。因为她不想失去冯莺燕,她不想失去这个最最要好的朋友。
 
  今天一上班,袁鹏飞就召集军代表办公室全体成员,在军代表办公室会议室开了一个小会。这个小会的主要内容是:袁鹏飞要在今天下午回到师部参加一个为期三天的重要会议。在他离职期间指定王大勇为军代表办公室的临时负责人。开完这个小会之后,李继先就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开始工作。
 
  李继先和王大勇从施工工地回到场部之后,袁鹏飞就调整了军代表办公室的工作流程。袁鹏飞把场部各科室和下属单位分为三个部分,把这三个部分分别列为李继先、王大勇和李小丽的分管单位。让李继先、王大勇和李小丽代表军代表办公室,在各自的分管单位中独立开展工作。由于为今冬明春的伐木季节做好各项准备工作是当前所有工作的重中之重,协助军代表专家组做好伐木物质的后勤保障工作又是这个重中之重的重中之重,所以李继先、王大勇和李小丽必须通过各自的分管单位确保这个重中之重的重中之重得到落实。因此,李继先的每日工作包括两项工作内容。第一项工作内容就是处理分管单位的上报文件。他在处理分管单位的上报文件时,要把分管单位的上报文件分为两类文件。一类文件是生产技术文件,另一类文件是日常工作文件。他处理完分管单位的上报文件后,要把生产技术文件和日常工作文件分别转交军代表专家组和军代表联络组进行处理,然后再由军代表专家组和军代表联络组转交袁鹏飞进行处理。第二项工作内容是参加分管单位召开的各种会议。他在参加分管单位召开的各种会议时,不仅要对会议内容进行详细记录,而且要回答一些能够回答的问题。他参加完分管单位召开的各种会议后,要把会议内容和不能回答的问题汇报给袁鹏飞。上午工作时间,他主要用于处理分管单位的上报文件。下午工作时间,他主要用于参加分管单位召开的各种会议。
 
  李继先在昨天的工作过程中就发现帕丽扎提的脸色不太好,在今天的工作过程中又发现帕丽扎提的脸色更不好了。他禁不住为此感到十分担忧。由于他不好直接向帕丽扎提说出这种担忧,所以就把这种担忧写在一张纸条上,趁着工作之便把这张纸条塞到帕丽扎提手里。帕丽扎提看到这张纸条后,就把自己的答复写在一张纸条上,也趁着工作之便把这张纸条塞到李继先手里。李继先看到这张纸条后,就把自己的答复写在一张纸条上,又趁着工作之便把这张纸条塞到李继先手里。这样一来,李继先和帕丽扎提就利用三张纸条进行了一次十分重要的爱情沟通。
 
  第一张纸条写的是:“你怎么了?你的脸色很不好。”
 
  第二张纸条写的是:“冯莺燕对我产生误会了!我心里很着急。”
 
  第三张纸条写的是:“有误会别着急,越着急越处理不好,应该慢慢来处理。真相早晚都会浮出水面。真相一旦浮出水面,误会就会随之消失。”
 
  帕丽扎提看到第三张纸条后,立刻理解了其中的一层意思。这层意思就是:真相早晚都会浮出水面。真相一旦浮出水面,误会就会随之消失。她对这层意思的理解是:真相就是她和热合曼的全部谈话内容。这个谈话内容就藏在她的嘴里。她什么时候把这个谈话内容告诉冯莺燕,真相就会在什么时候浮出水面,误会就会在什么时候随之消失。如果她能够立刻把这个谈话内容告诉冯莺燕,真相就会立刻浮出水面,误会就会立刻随之消失。但是,她只理解了其中的一层意思,没有理解其中的另一层意思。这层意思就是:有误会别着急,越着急越处理不好,应该慢慢来处理。由于帕丽扎提没有理解这层意思,所以她下班之后没有回家,而是急匆匆地迎着从雪莲峰下班回家的人流向前走去。她想在下班路上截住冯莺燕。不管冯莺燕愿意不愿意听,她都一定要把她和热合曼的全部谈话内容告诉冯莺燕。但是,她穿越了从雪莲峰下班回家的人流,却一直没有看到冯莺燕的身影。直到她遇到了最后一个人,才知道冯莺燕并没有加入从雪莲峰下班回家的人流,而是独自一人留在了五彩崖。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她就立刻动身向五彩崖走去。
 
  帕丽扎提今天的脸色很不好,冯莺燕今天的脸色也很不好。帕丽扎提的脸色不好是因为心急如焚。冯莺燕的脸色不好是因为气急败坏。令帕丽扎提心急如焚的原因是,她想尽快消除冯莺燕对自己产生的误会。令冯莺燕气急败坏的原因是,她不认为自己对帕丽扎提产生了误会。
 
  此时此刻,冯莺燕呆呆地坐在五彩崖边的一个石凳上,望着正在迅速地聚集在雪莲峰上的浓云密雾。雪莲峰像一座不可逾越的高大屏障,终于拦截住了这股来自万里之外已成强弩之末的气流,把包裹在这股气流中的冷湿空气冻结成了无数粒微乎其微的冰晶,正在用这些冰晶快速地拼凑出一朵又一朵硕大无朋的雪花。她十分清楚地意识到,一场特大暴风雪就会来临了!现在的宁静时刻,只是这场特大暴风雪即将到来的先兆。在任何一场特大暴风雪即将到来之前,都会出现一个非常宁静的时刻。在这个时候,人们不会感觉到风力和气温有任何变化。风力和气温随着第一朵雪花的飘落突然发生变化的。从那个时候开始,一场摧枯拉朽的特大暴风雪就会立刻吞没一切。因此,她必须利用这段时间尽快离开这里。否则,她就会成为这场特大暴风雪的一个牺牲品。但是她又不愿意离开这里。因为她觉得,她现在已经没有安全的地方可去了。热合曼抛弃了她!帕丽扎提背叛了她!无论她走到什么地方都不会有安全感了!这个没有人的地方反而使她感到更加安全。就在她明知身处险境又迟迟不肯动身离去之际,她突然听到帕丽扎提在她身后气喘吁吁地对她说:
 
  “你不要坐在那个地方!那个地方很危险!”
 
  于是,她便头也不回地对帕丽扎提说:
 
  “你和我在这里一起坐过多少次了,你都没有对我说过这里危险。你现在对我说这里危险,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意思?你是在说这里是一个危险的地方,还是在说我是一个危险的人?如果我是一个危险的人,你又何必不辞辛苦地来找我呢?”
 
  听到冯莺燕这样奚落自己,帕丽扎提只好走到她的身边,坐在一个靠近她的石凳上对她说:
 
  “我怎么能说你是一个危险的人呢?你是我最最要好的朋友呀!我都恨不得把我的心掏出来给你看一看!我说这里危险有两个意思。一个意思是,坐在这里离悬崖边很近,不小心会摔下去。另一个意思是,特大暴风雪快来了,即使没有摔下去,也不能老是坐在这里了。你还是赶紧和我一起回去吧!在回去的路上,我正好可以把我和热合曼的全部谈话内容告诉你。”
 
  岂料,帕丽扎提不说这番话冯莺燕还不想发火,一说这番话冯莺燕顿时忍不住发起火来。她怒气冲冲地帕丽扎提说:
 
  “你不要和我说热合曼!我恨热合曼!我更恨你!你赶紧给我走开!我再也不想理你了!”
 
  说罢,她就用手狠狠地推了帕丽扎提一把。
 
  由于帕丽扎提正在侧着身子面对冯莺燕说话,上半身已经不知不觉地探出了五彩崖的边缘,所以冯莺燕这么一推立刻使帕丽扎提失去了身体重心。只听帕丽扎提惨叫一声,就仰面朝天地从五彩崖上摔下去了。
 
  见此情景,冯莺燕立刻吓得站起来,发疯似地跌跌撞撞地向山下跑去,边跑边喊:
 
  “救命呀!救命呀!救命呀!……”
 
  帕丽扎提掉下五彩崖了!一个古今中外难得一遇的真美女掉下五彩崖了!得知这个消息,五彩崖禁不住为之一震。随着五彩崖的震动,生长在五彩崖下的几棵天山云杉纷纷向帕丽扎提伸出浓密的枝条。由于天山云杉的枝条是坡形枝条而不是钩形枝条,这种枝条是向下弯曲而不是向上弯曲的,所以几棵天山云杉的枝条连接在一起就形成了一部多层滑梯,帕丽扎提就顺着这部多层滑梯一层接一层地滑落下去了。
 
  这时,第一朵雪花像一只被冻僵的白蝴蝶似地,从昏暗的天空中不由自主地飘落下来了,飘落在了空无一人的雪莲峰五彩崖上。紧接着,无数朵雪花就跟着这朵雪花飘落下来了。一场特大暴风雪终于按照气象部门的预报时间来临了!
 
  李继先、王大勇和李小丽刚刚吃完晚饭,三人正在军代表办公室会议室里坐着聊天,只见冯莺燕突然气喘吁吁地跑进来对三人大声说:
 
  “不好了!帕丽扎提掉下五彩崖了!快去救救她吧!”
 
  说罢,她就瘫坐在地上用手捂着脸放声大哭起来。
 
  三人闻讯不约而同地大吃一惊。
 
  “我马上过去看一下!”
 
  说着,李继先就霍的一声站起来。
 
  “大勇,你去找五六个急救人员穿好防寒服装带上担架、急救包、长绳子和手电筒过去接应我。小丽,把你的皮大衣、皮帽子、皮手套和大头鞋赶紧送到我的办公室来。”
 
  说罢,他飞也似地从军代表办公室冲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他用最快的速度蹬上一双大头鞋戴上一顶皮帽子穿上一件皮大衣,用最快的速度抓起一只手电筒和一件白衬衣分别装在两个大衣口袋里,用最快的速度把李小丽送来各种衣物用背包带打成一个衣物包,用最快的速度戴上一副皮手套提起这个衣物包,用最快的速度冲出自己的办公室冲出这栋办公楼冲进这场特大暴风雪,用最快的速度向着这场特大暴风雪的发源地雪莲峰五彩崖冲去。
 
  从第一朵雪花飘落下来到李继先冲进这场特大暴风雪,时间仅仅过去了半个小时,地上的积雪就已经厚达十多公分了,风力就已经从二三级骤然增加到四五级了,气温就已经从零上十几度骤然下降到零下十几度了。李继先凭借强壮的体力,顶风冒雪一路飞奔,仅用了半个小时就登上了五彩崖。他向五彩崖下看了一眼,想都没想就用双手裹紧皮大衣抱紧衣物包纵身跳了下去。
 
  李继先跳下五彩崖了!一个古今中外难得一遇的真英雄跳下五彩崖了!得知这个消息,五彩崖又禁不住为之一震。随着五彩崖的震动,生长在五彩崖下的几棵天山云杉又纷纷向李继先伸出浓密的枝条。由于天山云杉的平均高度为五十多米,五彩崖底部距离天山云杉的顶部为三米多,所以李继先纵身一跳的落差将近六十米。如果没有这些浓密枝条不断产生的减速作用,李继先肯定会在重力加速度的作用下摔得粉身碎骨。不过,即使有了这些浓密枝条不断产生的减速作用,一根根碗口般粗壮的枝干不断产生的撞击力量,也使他感到全身上下顿时疼痛难忍。幸亏他从头到脚都有皮制冬装的严密保护,否则他的全身上下必将伤痕累累。
 
  李继先落地之后,首先活动了一下四肢,发现自己身上不仅没有皮肉伤而且没有骨伤,就立刻从地上站起来,从大衣口袋里拿出一只手电筒,打开手电光寻找帕丽扎提。
 
  “唉!”
 
  这时,只听不远处有人深深地叹了一口气,随后便说:
 
  “怕你来你还是来了!”
 
  李继先听到有人说话,立刻大声问这个人:
 
  “帕丽扎提,是你吗?”
 
  紧接着,他就得到了一个明确的回答:
 
  “是我!”
 
  于是,李继先便用手电光向传出声音的地方照去,只见帕丽扎提蜷缩着身体坐在几棵天山云杉中间。从散落在她身边的枝条来看,这个地方就是她刚才落地的地方。
 
  见此情景,李继先立刻迈开双腿跑了过去。他跑到帕丽扎提身边,发现帕丽扎提虽然身穿棉制冬装,但是帕丽扎提的棉制冬装不如他的皮制冬装厚实,因此帕丽扎提比他摔得更加严重,一眼看去就可以从帕丽扎提身上看到许多皮肉伤。
 
  于是,李继先就蹲在帕丽扎提身边,首先帮助帕丽扎提活动了一下四肢。当他发现帕丽扎提没有骨伤的时候,就从大衣口袋里拿出一件白衬衣,把这件白衬衣撕成一根根白布条,用这些白布条给帕丽扎提包扎伤口。
 
  就在李继先给帕丽扎提一个接一个地细心包扎伤口之际,帕丽扎提神色黯然地拿着爱情电台对他说:
 
  “我一摔下来,就拿出爱情电台不断对你说:你不要来!你不要来!你千万不要来!可是爱情电台却不断告诉我:我一定来!我一定来!我一定不会不来!所以,你还没来的时候我就知道你要来了!”
 
  说着,帕丽扎提就忍不住哭了起来。
 
  “你为什么非要来呢?你不知道这是一个有来无回的地方吗?我宁肯自己死在这里,也不愿意让你和我一起死在这里!”
 
  帕丽扎提边哭边说。
 
  听到帕丽扎提的这些话,李继先立刻充满自信地对她说:
 
  “你不要把事情想得这么悲观!对于我来说,没有任何一个地方是有来无回的地方。只要我能来,我就一定能回。我一定要把你救出去!”
 
  (二零二一年四月八日初稿)
作品集黑豹和安娜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