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天山之恋(第五十四章)

时间:2021-04-23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黑豹和安娜 点击:
 
  没有参加李继先的葬礼之前,虽然帕丽扎提知道李继先已经永远地离开她了,但是她还不准备随他而去。因为,李继先的遗体还留在人间,李继先的英俊面孔还留在人间,李继先的潇洒英姿还留在人间,李继先还没有走完离开她的最后一步。她必须陪着他走完这一步。她必须让所有人知道,无论什么时候,无论李继先是生是死,她都会在李继先身边,她都不会离开李继先。所以,尽管她伤口未愈绷带缠身一举一动都疼痛难忍,还是不顾吐尔逊和阿瓦罕的一再劝告,亲临现场参加了李继先的葬礼。参加过李继先的葬礼之后,帕丽扎提就认为她已经陪着李继先走完这一步了。她可以毫无后顾之忧地随他而去了。她可以开始考虑一个问题了。这个问题就是:她应该在什么时间用什么方式随他而去?但是,每当她从这个问题中得出一个答案的时候,她就会想起李继先问过她的第四个问题,她就会想起她对这个问题的最后回答。她就不忍心欺骗李继先。由于她不忍心欺骗李继先,所以她想来想去还是决定兑现对李继先的诺言。因此,在伤口大致痊愈之后,即在李继先牺牲一周之后,她就开始继续上班了。
 
  失手把帕丽扎提推下五彩崖之后,冯莺燕就感到后悔不已。得知李继先牺牲的消息之后,她又感到追悔莫及。向热合曼询问了有关情况之后,她更加感到羞愧万分。她这才知道,帕丽扎提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自己的事情。帕丽扎提一直在和自己一起坚守着各自的爱情阵地。帕丽扎提始终如一地爱着李继先。帕丽扎提根本不会爱上热合曼。帕丽扎提和李继先的恋爱关系是一个最美的爱情。而她的一时糊涂,竟然使这个最美的爱情变成了一场生离死别的悲剧!因此,当她听说帕丽扎提开始继续上班时,她就立刻向秦彩凤请了病假。一是因为她不敢面对帕丽扎提,二是因为她确实病了。这段日子,沉重的心理压力令她食不果味睡不安席,不仅使她的身体变得非常虚弱,而且使她的身体变得百病丛生。
 
  这时,时间已经从八月底进入九月初,巩乃斯峡谷已经从夏季进入秋季。巩乃斯峡谷的日照时间明显地减少了。巩乃斯峡谷的昼夜温差明显地加大了。巩乃斯峡谷的自然风光明显地发生了变化。生长在天山公路旁边的天山云杉结满了松果。随着一阵阵秋风的掠过,这些松果会一颗接一颗地轻轻坠落。生长在巩乃斯河边的白桦林披满了红叶。随着一场场秋雨到来,这些红叶会一片接一片地缓缓飘落。生长在五彩崖上的苔藓涂满了黄色。随着一次次秋霜的降临,这些苔藓会一株接一株地渐渐萎缩。生长在蘑菇林中的候鸟插满了新羽。随着一遍遍秋雾的弥漫,这些候鸟会一只接一只地悄悄离去。
 
  帕丽扎提一连上了三天班。每天上班她都在努力工作。她想用这种工作态度表明,她没有欺骗李继先。她在不折不扣地兑现对李继先的诺言。这三天,每天上班前她都会独自一人去上班,每天下班后她都会独自一人去下班。即使冯莺燕不请病假,她也暂时不想和冯莺燕一起顺路上下班了。因为她认为,真相已经浮出水面了。她已经没有必要向冯莺燕解释什么了。既然她已经没有必要向冯莺燕解释什么了,她也就没有必要主动与冯莺燕取得联系了。如果冯莺燕仍然珍惜两人之间的友谊,冯莺燕就应该主动与她取得联系并向她做出解释。冯莺燕现在没有这样做,可能是存在着较大的心理压力。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她主动与冯莺燕取得联系,可能会进一步增加冯莺燕的心理压力,反倒不利于恢复两人之间的关系。所以她独自一人上下班的目的,是为了给冯莺燕留出消除心理压力的时间,是为了等待冯莺燕主动与她取得联系并向她做出解释。只要冯莺燕能够主动与她取得联系并向她做出解释,不管冯莺燕的一时糊涂使她遭受了多么沉重的爱情打击,她都一定会不计前嫌地原谅冯莺燕,她都一定会一如既往地与冯莺燕重归于好。
 
  可是帕丽扎提上班上到第四天,她就再也上不下去了。因为在第四天的上班过程中,她发现李继先的办公室已经更换了门牌,里面已经入住了一个新来的军代表。李继先的办公室已经不再属于李继先了!李继先的办公室已经属于另一个人了!这一发现顿时使她感到大为震惊。所以她第四天一上班就感到无精打采,就恨不得让上班时间过得越快越好,就恨不得让下班时间来得越早越好。
 
  帕丽扎提一开始不知道,她的工作态度为什么会在一夜之间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所以她一度对这种工作态度感到很内疚。因为自从她第一次上班以来,不管是在马厩工作还是在军代表办公室工作,她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工作态度。她一直都是在勤勤恳恳认认真真地做着她应该去做的工作。但是过了一会儿,当她回想起前三天的上班过程时,她才终于知道了促使她的工作态度发生变化的原因。这个原因就是她对李继先的一种无比深沉的刻骨铭心的爱!尽管李继先已经永远地离开了她,但是这种爱一时一刻都没有离开过她。她之所以能够在前三天努力工作,就是因为这种爱在支撑着她的工作过程,这种爱使她在每天的工作过程中感受到了幸福和快乐。在前三天的上班过程中,她看到李继先的办公室没有更换门牌,里面也没有入住任何一个新人。虽然李继先的办公室里已经人去屋空,但是李继先的办公室仍然属于李继先而不属于其他人。她可以从这间办公室的门牌上证实李继先的存在,她可以从这间办公室的空气中嗅出李继先的气息,她可以从这间办公室的家具上摸到李继先的体温,她可以从这间办公室的地面上看见李继先的踪迹。她可以利用上班过程的空余时间,独自一人走进李继先的办公室,与身在其中的李继先共度一段美好时光。因此,当她看到这种情况后,她就产生了一种对这间办公室的依赖感。当她产生了这种依赖感后,她就产生了一种李继先没有离开她的幻觉。当她产生了这种幻觉后,她就产生了源源不断的工作动力。如果李继先的办公室仍然属于李继先,她就仍然可以对这间办公室产生一种依赖感。如果她仍然可以对这间办公室产生一种依赖感,她就仍然可以产生一种李继先没有离开她的幻觉。如果她仍然可以产生一种李继先没有离开她的幻觉,她就仍然可以产生源源不断的工作动力。如果她仍然可以产生源源不断的工作动力,她就仍然可以继续努力工作下去。如果李继先的办公室不再属于李继先了,她就不会再对这间办公室产生一种依赖感了。如果她不会再对这间办公室产生一种依赖感了,她就不会再产生一种李继先没有离开她的幻觉了。如果她不会再产生一种李继先没有离开她的幻觉了,她就不会再产生源源不断的工作动力了。如果她不会再产生源源不断的工作动力了,她就不会再继续努力工作下去了。
 
  于是,帕丽扎提在第四天的上班过程中,毅然决然地做出了一个不可更改的决定。这个决定就是:在第四天下班之后她就不再继续上班了。因为她已经完成了她的工作使命。因为她已经用前三天的工作过程证明:她已经在李继先牺牲后努力工作过了。虽然她只是努力工作了短短三天,但是她已经竭尽全力按照李继先的希望去做了。她并没有辜负李继先对她的希望。她并没有欺骗李继先。她已经如实地履行了对李继先的诺言。所以她应该去完成她的爱情使命了。只有完成了她的爱情使命,她才能最终完成她的生命使命。
 
  第四天下班之后,帕丽扎提如释重负地走在回家的路上。她面带微笑,一边迈着轻松的步伐把这条不会再有回头路的道路抛在身后,一边怀着愉快的心情欣赏着那些不会再次看到的一路风光。她十分惊喜地发现:今天的晚霞显得特别鲜艳,今天的晚风显得特别清爽,今天的傍晚显得特别迷人。今天的一路风光与以往的一路风光完全不同!今天的一路风光比以往的一路风光更加美丽!今天的一路风光是一个最美的一路风光!这个发现使她不由得想起了她的一生。她的生命并不漫长。她只在这个世界上停留了十七年时间。但是对于她来说,她的生命已经足够漫长!因为在这十七年时间里,她一直在度日如年地苦苦追寻着一个最美的爱情。因为在十七年的最后一年中,她终于如愿以偿地已经得到了一个最美的爱情。因为自从得到了一个最美的爱情,她的生命就变成了一个最美的生命。这个最美的生命就像这个最美的一路风光一样,不会在这个世界上停留太长时间。但是这个最美的生命也像这个最美的一路风光一样,如果在这个世界上停留太长时间就不再令人感到最美了。所以她不会为她的生命短暂感到遗憾,她只会为她的生命最美感到自豪。
 
  回家之后,帕丽扎提像往常一样帮助阿瓦罕做晚饭。做完晚饭之后,帕丽扎提又像往常一样与吐尔逊和阿瓦罕一起吃晚饭。吃完晚饭之后,帕丽扎提还像往常一样帮助阿瓦罕收拾饭桌清洗餐具。忙完这些事情之后,帕丽扎提就趁机把阿瓦罕叫到了自己的房间,准备与阿瓦罕进行一次她有生以来最重要的母女谈话。她不仅要在这次母女谈话中对阿瓦罕说出她的五个想法,而且要借阿瓦罕之力帮助她实现这五个想法。
 
  这次母女谈话一开始,帕丽扎提就对阿瓦罕说出她的第一个想法:
 
  “我决定从明天开始不再上班了!”
 
  阿瓦罕听到她的第一个想法不由得大吃一惊,便连忙向她提出了第一个问题:
 
  “为什么不再上班了?”
 
  听到阿瓦罕的第一个问题,帕丽扎提就接着对阿瓦罕说出了她的第二个想法:
 
  “因为我想结婚了!”
 
  阿瓦罕听到她的第二个想法又不由得大吃一惊,便连忙向她提出了第二个问题:
 
  “你想和谁结婚?”
 
  听到阿瓦罕的第二个问题,帕丽扎提就接着对阿瓦罕说出了她的第三个想法:
 
  “我想和你们给我介绍的人结婚!”
 
  阿瓦罕听到她的第三个想法顿时转忧为喜,便连忙眉开眼笑地对她说:
 
  “太好了!我马上把你的这些想法告诉吐尔逊!”
 
  “等一等!我的想法还没有说完呢!”
 
  紧接着,帕丽扎提就向阿瓦罕说出了她的第四个想法:
 
  “我听说冯莺燕和热合曼有过恋爱关系。所以我有一个结婚条件。这个结婚条件就是必须得到冯莺燕的同意。”
 
  阿瓦罕听到她的第四个想法顿时转喜为忧,便连忙无可奈何地对她说:
 
  “好吧!我们尽量满足你的这个结婚条件!”
 
  “不是尽量!而且一定!”
 
  随后,帕丽扎提就向阿瓦罕说出了她的第五个想法:
 
  “如果冯莺燕同意我和热合曼结婚,我还有一个结婚条件。这个结婚条件就是婚事安排必须让我感到满意。因此,在冯莺燕同意我和热合曼结婚之后,你们要把热合曼的父母与冯场长都叫到我的房间来,我要在这里和大家谈谈我的婚事安排问题。”
 
  阿瓦罕听到她的第五个想法顿时正中下怀,便连忙毫不犹豫地对她说:
 
  “没问题!我们一定满足你的这个结婚条件!”
 
  阿瓦罕离开帕丽扎里不久,热合曼就急急忙忙地来到了冯莺燕的家门前,举手敲响了冯莺燕的家门。冯莺燕听到敲门声就前来打开了家门。只见她打开家门之后先是愣了一下,随后便绷着脸走出家门并回手关上家门,背靠家门与热合曼进行了一次很不愉快的低声对话:
 
  “你怎么来了?”
 
  “我有急事找你!”
 
  “有什么急事?就在这里说吧!”
 
  “帕丽扎提同意和我结婚了。但是她有一个结婚条件。这个结婚条件就是必须得到你的同意。”
 
  “你到底想和谁结婚?和我还是和她?”
 
  “就算我想和你结婚,我也和你也结不成婚。我只能和她结婚了!”
 
  “你这个没有良心的东西!就算你想和我结婚,我也不想和你结婚了!我同意你和她结婚!”
 
  说罢,冯莺燕就转身走进家门又回手狠狠地关上家门,然后快步走进自己的房间又回手狠狠地关上房门,一头扑到在床上放声大哭起来。她边哭边想:
 
  “帕丽扎提为什么同意和热合曼结婚?难道她想用这种方法报复我吗?我夺走了她的爱人,她就要抢走我的爱人。我能理解她。如果我是她可能也会这么做,因为这是罪有应得!她愿意这样报复我,就让她这样报复我吧!她不这样报复我,反倒让我心里感到更难受!反正我现在已经不爱热合曼了,因为他是一个没有良心的人!因为他根本就不值得我爱!……”
 
  冯莺燕离开热合曼不久,冯崇仁、吐尔逊、谢力甫、阿瓦罕、阿米娜等人就急急忙忙地走进了帕丽扎提的房间。只见帕丽扎提表情严肃地坐在床边,指着她摆在床边的五把椅子对大家说:
 
  “你们就坐在这里吧!”
 
  看到大家坐好后,帕丽扎提就开始用不容置疑的口气,向大家详细说明她的第五个想法了:
 
  “我不要彩礼。我不要定亲。我不要送亲。我不要迎亲。我不要两天两场婚礼。我只要一天一场婚礼。我要一场最最盛大的婚礼!除了结婚戒指和接吻拥抱,凡是我们维吾尔族婚礼需要的东西我都要!一样东西都不能少!而且所有东西都必须是最好最好的东西!我要最好最好的维吾尔族婚纱!我要最好最好的维吾尔族婚饰!我要最好最好的维吾尔族婚礼彩门!我要最好最好的维吾尔族婚礼篝火!我要最好最好的维吾尔族婚礼晚会!我要最好最好的维吾尔族婚礼现场!我要最好最好的维吾尔族婚礼仪式!我要最好最好的维吾尔族婚礼主持人!我要最好最好的维吾尔族婚礼演出队!我要最好最好的维吾尔族婚礼演奏队!而且我的婚期必须是一个公休日!这个公休日必须是一个天气最好最好的公休日!我要巩乃斯林场的全体职工及职工家属都来参加我的婚礼!我的婚礼时间要订在晚上八点至十点半。我的婚礼地点要订在放马地。我出席婚礼时要让冯莺燕担任我的伴娘。冯莺燕要在当天下午四点到我家帮我化妆,当天晚上七点穿好伴娘服装到我家来接我。为了纪念为我牺牲的李继先烈士,为了对军代表办公室在巩乃斯林场的工作表示感谢,我要在我的婚礼演出中加一个节目。这个节目的名称为《天山之恋》。这个节目的内容是,由军代表王大勇和我表演男女对唱,由军代表李小丽和热合曼为男女对唱伴舞。男女对唱的歌曲为《十二木卡姆》和《麦西莱普》。《十二木卡姆》是李继先烈士根据维吾尔族传统乐曲十二木卡姆创作的。《麦西莱普》是军代表李小丽根据维吾尔族传统舞蹈麦西莱普创作的。”
 
  说到这里,帕丽扎提就不再说了。她用眼睛看着大家,开始等待大家的回答。
 
  “你的要求说完了没有?”
 
  见此情景,冯崇仁忍不住问了她一句话。
 
  帕丽扎提没有回答他的问话,只是向他默默地点了点头。
 
  “好吧!既然你说完了,我就来说几句。”
 
  于是,冯崇仁就站起来拍着胸脯对帕丽扎提说:
 
  “你提出的所有要求都包在我身上,我一定会让你感到百分之百满意!另外,除了你提出的这些要求,我还要向你宣布我的两个决定。第一个决定是,我要以巩乃斯林场代理场长的身份向你宣布,立即给你和热合曼分配一套职工住宅,用这套职工住宅作为你们的结婚新房。第二个决定是,我要以巩乃斯林场工会主席的身份向你宣布,你的婚礼属于工会组织的一次职工活动,你的婚礼费用全部从工会的职工福利基金支出。”
 
  (二零二一年四月十一日初稿)
作品集黑豹和安娜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