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天山之恋(第五十二章)

时间:2021-04-23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黑豹和安娜 点击:
  李继先走后半个小时,王大勇也像李继先一样,身穿皮大衣头戴皮帽子手戴皮手套脚蹬大头鞋,带领着六个身穿防寒服装携带担架、急救包、长绳子和手电筒的急救人员,急匆匆地向着雪莲峰五彩崖的方向进发了。
 
  这时,地上的积雪已经厚达五十多公分了,风力已经从四五级骤然增加到六七级了,气温已经从零下十几度骤然下降到零下二十几度了。由于积雪已经完全覆盖住了通向雪莲峰的山路,所以王大勇等人不得不凭借记忆选择正确的前进方向。但是他们走到分别通向五彩崖和蘑菇林的岔道口时,却在迎面而来的狂风暴雪中走错路了。他们没有把通向五彩崖的岔道当作正确的前进方向,而是把通向蘑菇林的岔道当作了正确的前进方向。这样一来,他们就不知不觉地走进了蘑菇林之中。当他们发现走错了路并试图返回的时候,又在蘑菇林中转来转去地迷失了方向。
 
  李继先给帕丽扎提包扎完伤口后,就打开随身带来的一个衣物包,让帕丽扎提穿上李小丽的皮大衣,戴上李小丽的皮帽子和皮手套,蹬上李小丽的大头鞋,再把捆绑这个衣物包的背包带装进自己的大衣口袋,然后就和帕丽扎提坐在一起,开始等待王大勇等人的到来。
 
  李继先在从巩乃斯林场场部前往五彩崖的道路上,已经在自己的头脑中逐渐形成了两套解救帕丽扎提的行动方案。第一套解救帕丽扎提的行动方案叫做预定方案。预定方案就是在五彩崖下找到帕丽扎提并与王大勇等人共同解救帕丽扎提的行动方案。第二套解救帕丽扎提的行动方案叫做备用方案。备用方案就是在五彩崖下找到帕丽扎提并依靠个人力量独自解救帕丽扎提的行动方案。预定方案是他在临行前已经想好的一套解救帕丽扎提的行动方案。备用方案是他在半路上刚刚想好的一套解救帕丽扎提的行为方案。因为,当他沿着通向雪莲峰的山路一路快速前行,走到分别通向五彩崖和蘑菇林的岔道口时,发现受到地面积雪的影响辨别正确的前进方向存在较大难度。所以,为了防止王大勇等人走错路导致预定方案落空,他不得不提前想好在预定方案落空之后加以实施的备用方案。备用方案的可行性来自于他的一块手表。这块手表是他在进军西域之前用他的烈士子女抚恤金,在位于北京市王府井大街的亨得利钟表店购买的一块瑞士进口手表。这块瑞士进口手表是一块价值数千元的、带有一枚指北针的、江诗丹顿最新款顶级水密封男士运动型夜光手表。他购买这块瑞士进口手表的目的,就是为了应对西域地区可能出现的极端气候条件,确保在面对这种极端气候条件时可以找到正确的前进方向。由于他可以凭借这块瑞士进口手表找到正确的前进方向,所以他在五彩崖下同样可以像在五彩崖上一样走到巩乃斯林场场部。那么,从五彩崖下走到巩乃斯林场场部到底需要走多少路程呢?他认为应该以从五彩崖上走到巩乃斯林场场部的路程为依据进行推算。从五彩崖上走到巩乃斯林场场部的路程大约为两公里。由于五彩崖上有路可走五彩崖下无路可走需要不断绕道前进,所以从五彩崖下走到巩乃斯林场场部的路程可以按照四公里推算。四公里等于从五彩崖上走到巩乃斯林场场部的路程翻上一番。这段路程崎岖难行走得再慢,按照一小时走一公里推算,最多走上四个小时也就可以走完了。事实证明,他的上述推算没有错误。这段路程确实为四公里左右。他走完这段路程也确实用了四个小时的时间。但是,由于他在这段路程上和这段时间里耗尽了全部力量,所以他的最后结局却和他的最初设想不一样。
 
  李继先把等待王大勇等人的时间设定为一个小时。一个小时之后王大勇等人来了,就意味着预定方案没有落空,就不需要实施备用方案了。一个小时之后王大勇等人没有来,就意味着预定方案落空了,就需要实施备用方案了。因此,在等待了王大勇等人一个小时之后,李继先发现王大勇等人没有来,就立刻站起身来对帕丽扎提说:
 
  “他们这个时候不来就一定是走错路了!咱们不能继续在这里等下去了!咱们必须想办法自己从这里走出去了!”
 
  说罢,他就首先确定了一下正确的前进方向,然后把帕丽扎提扶起来搀着帕丽扎提向前走去。
 
  这时,地面的积雪已经厚达九十多公分了,风力已经从六七级骤然增加到八九级了,气温已经从零下二十几度骤然下降到零下三十几度了。这场特大暴风雪已经进入了高潮阶段。只见无数棵天山云杉的树干在疯狂地晃动着,只听无数棵天山云杉的树顶在疯狂地轰鸣着。只见无数条暴雪在两人身上疯狂地抽打着,只听无数道狂风在两人身边疯狂地咆哮着。两人呼出的一口口热气,一瞬间就变成了凝结在脸上的一粒粒霜花。两人迈出的一对对脚步,一瞬间就变成了陷没在腰下的一双双雪坑。两人就像两台联动的铲雪机,在齐腰深的积雪中推出一条雪道,沿着这条雪道艰难前行。这条雪道只能在积雪中留下一个不断移动的箭头,这个箭头留下的所有痕迹都会被积雪迅速填平。天山山脉终于在两人面前露出了一副最凶险的面孔,肆无忌惮地向一个最美的爱情发出了一个最严峻的挑战!
 
  两人就这样走了大约一个小时,帕丽扎提终于再也走不动了,她身不由己地瘫倒在一个雪坑里,气喘吁吁地对李继先说:
 
  “你自己走吧!不要管我了!我一步都走不动了!我不能和你一起向前走了!你带着我走了这么长时间,我已经感到很幸福了。我从来都没有像现在一样幸福过!这是我一生中最最幸福的时刻!我真的太知足了!”
 
  说着,她的两只眼睛就像两股喷泉似地涌出了两行热泪。这两行热泪又像两条瀑布似地在她脸上垂下了两道冰痕。
 
  帕丽扎提说的一点儿都不错。她确实一步都走不动了!因为,在如此严寒的野外环境中,在如此艰难的雪地行进中,人体必须把储存在体内的所有能量都动员起来,将这些能量迅速转化为大量热能,一方面用这些热能来保持人体温度,另一方面用这些热能来支撑人体运动。所以,出现在人体体内的任何一种额外的能量损失,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一种致命的威胁。与李继先相比,帕丽扎提存在着两种额外的能量损失。第一种额外的能量损失就是受伤失血。第二种额外的能量损失就是少吃了一顿晚饭。因此,在李继先感觉自己还能继续向前走的时候,帕丽扎提却感觉自己已经一步都走不动了。
 
  见此情景,李继先立刻对帕丽扎提说:
 
  “你走不动我就背着你走!我绝对不会把你留在这里自己走的!”
 
  听到这话,帕丽扎提连忙对李继先说:
 
  “不!你不能这样做!你自己走出去就已经很困难了!如果你背着我一起走,连你也走不出去了!你就把我留在这里吧!我会在这里为你祝福!祝福你平平安安地走出去!”
 
  谁知,李继先对帕丽扎提的这些话根本置之不理,只听他用坚定不移的口气说了这么一句话:
 
  “我曾经对你说过,只要我在你的身边,天再黑雪再大我也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伤害!现在是我履行这个诺言的时候了!”
 
  说罢,他就把帕丽扎提背在身上继续向前走去。
 
  李继先背着帕丽扎提走了大约一个小时,只听帕丽扎提用微弱的声音在他背后说:
 
  “你把我放下来吧!我感觉自己快不行了!”
 
  听到这话,李继先连忙把帕丽扎提放在一个雪坑里,在手电光照射下看了一眼帕丽扎提,只见帕丽扎提浑身颤抖脸色发白嘴唇已经失去血色。他立刻意识到:帕丽扎提热量损失过大,很快就要进入失温状态了。一旦进入失温状态,帕丽扎提就有生命危险了!虽然帕丽扎提已经穿上了李小丽的皮制冬装,但是仅凭这套皮制冬装已经不能帮助她保持体内温度了。
 
  于是,他立刻毫不犹豫地脱下自己的皮大衣,把这件皮大衣铺在这个雪坑旁边的雪地上,又把帕丽扎提抱到这件皮大衣上面,用这件皮大衣把帕丽扎提紧紧地包裹起来,又用背包带把这件皮大衣紧紧地捆绑起来。
 
  见此情景,帕丽扎提迷惑不解地问李继先:
 
  “你这是在干什么呀?”
 
  李继先一边进行着自己的上述动作,一边回答着帕丽扎提的这个问题:
 
  “你的保暖衣物太少了!我再给你增加一件保暖衣物!”
 
  听到这话,帕丽扎提连忙对李继先说:
 
  “这可不行啊!这么冷的天气,穿上皮大衣都冻得受不了!你不穿皮大衣怎么行呀?你很快就会被冻死的!”
 
  帕丽扎提见李继先丝毫没有停止上述动作的意思,就忍不住含着眼泪说了起来:
 
  “我知道你爱我!我知道你为了爱我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但是你应该知道我也爱你!你应该知道我不想让你为了爱我牺牲自己的生命!如果你真的爱我,你就不要这样做了!我的心里真是非常非常的难受!我求求你了!你不要这样做了好吗?”
 
  “你不要再说下去了!”
 
  听到这里,李继先忍不住打断了帕丽扎提的话。
 
  “这不是你一个人的问题!即使躺在我面前的人不是你,而是另外一个人,我也会这样做!我是一个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用自己的生命保护每一个中国人民的生命安全,是我义不容辞的神圣责任!我向全体中国人民庄严宣誓:只要有我在,我就不会让任何一个中国人民在我面前受到伤害!”
 
  说罢,他就向帕丽扎提行了一个军礼,然后把帕丽扎提扛在肩上,迈着坚定的脚步向前走去。
 
  这时,地上的积雪已经厚达一百二十多公分了。如果这场特大暴风雪继续这样肆虐下去,人类有史以来的一个最美的爱情最终将被永远埋没在积雪下面。但是,从李继先把帕丽扎提扛上肩头的那一刻起,天山山脉终于被这个最美的爱情深深地感动了!虽然气温还是维持在零下三十几度,但是风力却开始不断衰减了。从八九级衰减到六七级,又从六七级衰减到四五级,再从四五级衰减到二三级。随着风力的不断衰减,雪花飘落的速度也开始不断减缓了。因为,这个最美的爱情发出的阵阵微波,已经穿透了覆盖在雪莲峰五彩崖上的厚厚云层,把积蓄在云层中的无数粒微乎其微的冰晶都融化蒸腾了。所以,这些冰晶再也不能为这场特大暴风雪的降雪过程制造任何一朵雪花了,只能为天山山脉的感动涕零制造无穷无尽的泪水了!
 
  李继先扛着帕丽扎提走了大约一个小时,终于从五彩崖下走到了分别通向五彩崖和蘑菇林的岔道口。但是走到这里之后,他终于再也走不动了,他也像帕丽扎提一样,身不由己地瘫倒在一个雪坑里了。虽然李继先具有异常强壮的运动员身体,可以承受常人承受不了各种激烈运动,但是他把穿在自己身上的皮大衣脱去之后,他体内的能量流失速度就开始不断加快了,随着能量流失速度的不断加快,他已经把体内的所有能量都消耗殆尽了。所以,他不仅像帕丽扎提一样感觉自己再也走不动了,而且也像帕丽扎提一样感觉自己快不行了。因为,他感觉自己身上也开始出现失温的前兆了!
 
  被李继先用自己的皮大衣包裹起来之后,帕丽扎提就逐渐恢复了体内温度,她的精神状态也开始逐渐好转了。虽然她被李继先用背包带捆得一动不动,但是她可以感觉到李继先的所有动作,可以从这些动作中感觉到李继先的英雄壮举。从李继先口中传出了一阵阵无比沉重的喘息声,从李继先脚下传出一阵阵无比笨重的脚步声,就像无数把尖刀一样一遍又一遍地刺痛着她的心。为了帮助李继先保持体力,为了不让李继先为她消耗更多的体力,不管她有多少话想对李继先说,都只好憋在嘴里不再说了。她只是希望自己的身体不要这么重,她只是希望自己的身体变得轻一些,她只是希望自己的身体变得像一朵雪花一样轻。但是,她发现李继先瘫倒在一个雪坑里之后,终于忍不住对李继先开口说话了:
 
  “你怎么了?是不是走不动了?”
 
  为了不让帕丽扎提为自己感到担忧,尽管李继先已经累得没有说话的力气了,仍然打起精神对帕丽扎提说了一句话:
 
  “我是走累了不是走不动了。想休息一会儿接着走。”
 
  说罢,他就想挣扎着站起来。
 
  但是,李继先挣扎了几下,发现自己已经没有力气站起来了,发现自己身上只剩下最后一股力气了。这股力气只能支撑起自己的心跳和呼吸以及一些轻微动作,不能支撑起自己的身体重量和激烈运动了。不过,他不想就此止步。因为他知道,这里距离巩乃斯林场场部只有一公里。他已经用三个小时时间走完了三公里路程,这是他的最后一公里路程。他还有最后一个小时时间。只要他的最后一股力气在最后一个小时时间内不会消失,他就把他的最后一股力气全部用在最后一公里路程上。
 
  于是,李继先就爬在雪地上,用自己的身体推着帕丽扎提的身体,一步一步地向前爬行。
 
  见此情景,帕丽扎提不敢再多说一句话了。因为她从李继先刚才的说话声音中,感觉到李继先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所以她只能一边含着眼泪听着李继先缓缓而动的爬行声,一边无可奈何地在心里默默说着:
 
  “天啊!天啊!我的天啊!他这是为什么呀?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呀!他为了我这样做不值得呀!一万个我也比不上他一个呀!谁来帮帮他呀?谁来救救他呀?王大勇呀王大勇,你快点儿来吧!你的好哥们李继先快不行了!……”
 
  李继先爬着爬着,感觉自己的视线开始变得朦胧起来了,感觉自己的头脑开始变得恍惚起来了。他立刻意识到,自己正在开始进入昏睡阶段。昏睡阶段是失温的第一阶段。一旦进入昏睡阶段,自己就永远都不会醒过来了,自己就会在昏睡中逐渐被冻僵。
 
  于是,李继先就一边在雪地上抬头爬行,一边在雪地上低头吃雪,用这种方法防止自己进入昏睡阶段。就这样,他终于用他的最后一个小时时间走完了他的最后一公里路程,到达了他的全部路程的终点。这个终点就是一座横跨巩乃斯河的小桥边,过了这座小桥就进入巩乃斯林场场部的活动范围了。
 
  李继先看到自己终于取得了成功,心里感到十分高兴。他想低下头来再吃一口雪,以便清醒一下昏昏欲睡的头脑。但是,他刚刚张开嘴就不由自主地昏睡过去了。只见他一动不动地爬在雪地上,为躺在自己身边的帕丽扎提留下了一个最美的睡姿!
 
  (二零二一年四月九日初稿)
作品集黑豹和安娜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