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天山之恋(第五十五章)

时间:2021-04-23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黑豹和安娜 点击:
 
  帕丽扎提同意和热合曼结婚的消息传出后,巩乃斯林场立刻沸腾起来了!所有人都对这个消息感到异常兴奋!这个消息立刻变成人们的一个主要话题!人们见面之后都会兴致勃勃兴犹未尽地反复谈论这个话题。因为在人们心目中,帕丽扎提和热合曼就是一对天造地设与生俱来彼此般配缺一不可十全十美完美无缺的人类情侣。每当人们看到这对人类情侣各自拥有的人体特征时,都禁不住对大自然塑造人类情侣的独具匠心鬼斧神工心悦诚服赞不绝口。由于大自然每时每刻都必须以极快的速度一对接一对地塑造无数人类情侣,很少有机会如此全神贯注专心致志地把自己的全部技能和杰出创意用于塑造一对人类情侣,所以这对人类情侣出现在人间纯属偶然,出现在巩乃斯林场更是偶然的偶然,堪称百年不遇千载难逢的人间奇迹。因此,这对人类情侣的终成眷属已经成为人们的共同愿望。人们一致认为,如果这对人类情侣不能终成眷属,就意味着辜负了大自然的呕心沥血和苦心孤旨,就代表着亵渎了大自然的特别垂爱和一番好意。只有到了这对人类情侣终成眷属的时候,才能让大自然感到如愿以偿心满意足,才能使人类达到天人感应天人合一的理想境界。
 
  帕丽扎提的婚期订在九月中旬的一个月圆之夜。据气象部门预报,巩乃斯峡谷在这一天将会出现一个碧空如洗晴朗无云的好天气。在巩乃斯峡谷的秋季中这样的好天气实属罕见。也许这样的好天气并非从天而降凭空而来,而是来自于天山山脉为这场即将举行的盛大婚礼送来的一份厚礼。
 
  婚期前一天,一支来自乌鲁木齐的婚礼车队就驶入了巩乃斯林场场部,并沿着场部道路驶到了招待所门前。这支婚礼车队由两辆客车和四辆货车组成。每辆车都挂着结婚彩带和结婚花环。两辆客车乘坐着冯崇仁从乌鲁木齐聘请的婚礼工作人员。其中包括:由自治区歌舞团的一对男女节目主持人组成的两名维吾尔族婚礼主持人,由自治区歌舞团的二十名演出人员组成的一个维吾尔族婚礼演出队,由自治区歌舞团的二十名演奏人员组成的一个维吾尔族婚礼演奏队,由自治区歌舞团的二十名舞台美术人员组成的一支维吾尔族婚礼现场设计施工队伍。四辆货车运载着前者带来的演出服装、演奏乐器和施工材料,以及冯崇仁从乌鲁木齐为帕丽扎提和热合曼采购的各种结婚用品。随着这个婚礼车队的到来,这场盛大婚礼的各项筹备工作开始进入了高潮,人们对这场盛大婚礼的热切期待也随之进入了高潮。
 
  婚期到来之前,帕丽扎提每天都在忙着干各种各样的家务活。她擦净了家里的每一扇窗户。她擦净了家里的每一扇房门。她擦净了家里的每一件家具。她洗净了家里的每一件厨具。她洗净了家里的每一件餐具。她洗净了家里的每一件茶具。她洗净了家里的每一件衣服。她洗净了家里的每一条毛巾。她洗净了家里的每一条床单。她洗净了家里的每一床被褥。她缝补了家里所有需要缝补的衣服、毛巾、床单和被褥。她扫净了沾在屋顶的每一粒灰尘。她扫净了挂在墙面的每一粒灰尘。她扫净了落在地面的每一粒灰尘。她一趟又一趟地拾了很多柴,多得把柴火垛都堆得冒了尖。她一趟又一趟地搬了很多煤,多得把煤炭垛都堆得冒了尖。她爬上屋顶,用一根长竹竿一遍又一遍地通烟道,把积蓄在烟道中的所有烟灰都捅进了火墙。她又钻进火墙用一把小铁铲一次又一次地铲烟灰,把捅进火墙的所有烟灰都铲出来了。她一针一线地为吐尔逊和阿瓦罕各自编织了两套毛衣毛裤。这些家务活她直到婚期前一天才干完。
 
  婚期到来之后,帕丽扎里就开始忙自己的事情了。早饭过后,帕丽扎提就在自己的房间里看两本相册。一本相册是她的家庭相册。这本相册记录了她的一生。从她的呱呱落地到她的嗷嗷待哺,从她的蹒跚学步到她的健步如飞,从她的豆蔻年华到她的亭亭玉立,从她的懵懂无知到她的她的情窦初开,从她的双亲陪伴到她的陪伴双亲。一本相册是她和冯莺燕的合影相册。她和冯莺燕各有一本同样内容的合影相册。由于冯莺燕的那本合影相册已经损坏了,所以她的这本合影相册已经成为保留两人合影的唯一一本相册了。这本相册记录了她和冯莺燕的友谊。吐尔逊是一个摄影爱好者,有一部德国进口的莱卡照相机。她每次来巩乃斯林场,都要让吐尔逊给她和冯莺燕拍许多合影照片。这些合影照片留下了她和冯莺燕的许多生活场景。有她和冯莺燕一起在蘑菇林采蘑菇的生活场景,有她和冯莺燕一起在雪莲峰采雪莲的生活场景,有她和冯莺燕一起在五彩崖看风景的生活场景,有她和冯莺燕一起在放马地学骑马的生活场景,有她和冯莺燕一起在老地方促膝长谈的生活场景,有她和冯莺燕一起在白桦林携手漫步的生活场景。除此之外,她和冯莺燕还在照相馆里一起拍过许多照片。其中她最喜欢的一张照片,就是穿着冯莺燕的维吾尔族婚纱拍的一个婚纱照。因为冯莺燕的维吾尔族婚纱非常美丽。她非常想在她的婚礼上穿上一件这样的维吾尔族婚纱。不过,她的这个愿望已经实现了。冯崇仁给她从乌鲁木齐购买的维吾尔族婚纱,就是一件这样的维吾尔族婚纱。这两件维吾尔族婚纱的唯一区别就是颜色不同。她的维吾尔族婚纱是深红色,冯莺燕的维吾尔族是浅红色。相比之下,她更加喜欢她的维吾尔族婚纱。她一边看一边想,一遍又一遍地回顾着她一生中的这些美好时光,这些美好时光使她心中充满了幸福和快乐。这两本相册她看得非常慢,整整看了一个上午才看完。午饭过后,帕丽扎提就去公共浴室洗澡。她把自己全身上下仔仔细细地洗了一遍又一遍,生怕自己身上留下任何一点儿污垢。她一根一根地洗净了她的头发,她一寸一寸地洗净了她的皮肤。洗澡过后,帕丽扎提就回到自己的房间,用吹风机把她的头发吹干,然后就开始梳理编织她的维吾尔族新娘发型了。这个维吾尔族新娘发型是维吾尔族新娘的传统发型。所有维吾尔族新娘都是用这个发型出席婚礼的。她早就学会了如何梳理编织这种发型了。因此,她很快就把这种发型梳理编织完了。梳理编织完发型后,帕丽扎提就打开衣柜,拿出冯崇仁给她从乌鲁木齐购买的维吾尔族婚纱,把这件维吾尔族婚纱穿在身上。
 
  做完所有这些事情之后,帕丽扎提就摘下挂在胸前的爱情电台,从里面取出两件爱情信物放在写字台上,坐在写字台前的一把写字椅上,开始做两件她认为最重要的事情了。第一件事情,就是把李继先送给她的一枚结婚戒指戴在左手的无名指上。第二件事情,就是把李继先送给她的一张叠好的白纸折成一朵纸花戴在头上。第一件事情她很快就做完了。紧接着她就开始做第二件事情。当她把这张叠好的白纸轻轻展开时,只见一行行熟悉的字迹立刻跃入了她的眼帘,只听一句句熟悉的声音立刻在她耳边响起:
 
  “红旗下岿然坠地,红旗下伟岸长成。红旗下系上了红旗的一角,红旗下握上了红旗的一柄。红旗下配上了红旗的肩章,红旗下戴上了红旗的五星。红旗下走出了红旗的一代,红旗下开始了红旗的一生。那时的红旗多么鲜艳,那时的红旗多么鲜红。那时的我知道,红旗是无数先烈用鲜血染红。那时的红旗多么火热,那时的红旗多么火红。那时的我想用,自己的鲜血把红旗染得更红。那是一个红旗时代,那是一个红旗历程。那时的我有着红旗的标志,那时的我有着红旗的象征。那时的我有着红旗的目光,那时的我有着红旗的面孔。那时的我有着红旗的灵魂,那时的我有着红旗的身影。那时的我有着红旗的信念,那时的我有着红旗的行动。那时的我有着红旗的英姿,那时的我有着红旗的雄风。那时的我有着红旗的生命,那时的我有着红旗的爱情。不要说我已不是那时的我,那时的我永远活在我心中。”
 
  于是,帕丽扎提就含着眼泪对这张白纸说:
 
  “好一个你李继先的理想和抱负!好一个古今中外难得一遇的真英雄!我今天若不做一个古今中外难得一遇的真美女,我帕丽扎提就配不上你!我帕丽扎提就枉度了一生!”
 
  说着,她就把这张白纸拿在手中折起纸花来。
 
  折纸花是帕丽扎提的拿手好戏。她从小就会折各种各样的纸花。只见她十指翩翩起舞上下翻飞,折呀折,折呀折,把这张白纸折成了一朵白色的丁香花。然后她就用一只她最喜欢的发卡,把这朵丁香花紧紧地别在了她的头上。
 
  现在已经快到下午四点了。帕丽扎提计划在下午四点之前做的事情都做完了。剩下的事情要到下午四点以后才能做。
 
  于是,帕丽扎提就开始坐在床边等时间。说是等时间,其实是在等一个人。这个人就是冯莺燕。因为,按照她提出的婚礼要求,冯莺燕要在下午四点来到她家给她化妆。
 
  果然,冯莺燕在下午四点准时敲响了帕丽扎提的家门。听到敲门声,帕丽扎提就立刻起身打开家门,把冯莺燕带进了自己的房间。只见冯莺燕提着一只女士手提包,一进来就把这只女士手提包放在梳妆台上,从里面拿出一条印着红玫瑰图案的维吾尔族女士纱巾对帕丽扎提说:
 
  “这是一条我最喜欢的纱巾。我只戴过一次,一直舍不得戴。我记得你对我说过,你也特别喜欢这条纱巾。我把这条纱巾作为我的结婚礼物送给你!”
 
  “太好了!谢谢你!”
 
  帕丽扎提从冯莺燕手中接过了这条纱巾看了看,然后如获至宝地抱在胸前对冯莺燕说:
 
  “你的结婚礼物告诉我:咱们已经重归于好了!你说是吗?”
 
  冯莺燕笑着向帕丽扎提点了点头。
 
  “那你就亲手把它给我系在脖子上吧!”
 
  说着,帕丽扎提立刻把这条纱巾递给了冯莺燕。
 
  于是,冯莺燕就把这条纱巾用一个蝴蝶结系在了帕丽扎提的脖子上,又把帕丽扎提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一遍,然后对帕丽扎提说:
 
  “你今天真美!你的这朵丁香花折得真好看!看起来就像真的一样!”
 
  说到这里,冯莺燕又从这只女士手提包里面拿出一个化妆盒放在梳妆台上,指着梳妆台前的一把梳妆椅对帕丽扎提说:
 
  “你在这里坐下来吧!我要抓紧时间给你化妆了!我怕时间不够用!”
 
  听到这话,帕丽扎提连忙对冯莺燕说:
 
  “你知道我这个人是从来不化妆的!我今天让你给我来化妆,是为了利用这个时间给你说一个秘密。你曾经为我保守了许多秘密。我相信你一定也会为我保守这个秘密。”
 
  于是,冯莺燕只好转过身来,把这个化妆盒重新装进这只女士手提包。
 
  等到冯莺燕空下手来的时候,帕丽扎提就拉着冯莺燕一起坐在床边,拿出一把钥匙对冯莺燕说:
 
  “我发现热合曼不是不爱你,只是有人逼着他爱我不爱你。如果我不在巩乃斯林场,你和他还是有机会重新建立恋爱关系的。我和热合曼结婚的目的,不是要一个新郎而是要一个婚礼。因为这个婚礼可以了却我的一个心愿。这个心愿就是嫁给李继先。所以我计划在婚礼结束之前离开巩乃斯林场,把这个新郎留给你去继续追求。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你必须帮助我去做一件事情。这是一把我偷偷留下的马厩钥匙。今天全场职工都会参加我的婚礼。新来的养马工也会锁好马厩参加我的婚礼。在婚礼进行到晚上九点半的时候,你找个借口离开婚礼现场,用这把钥匙打开马厩,给柯孜巴克备好马鞍牵到场部后面的小桥边等我。我晚上十点也找个借口离开婚礼现场,去场部后面的小桥边找你。你能帮助我去做这件事情吗?”
 
  冯莺燕一边接过这把钥匙,一边对帕丽扎提说:
 
  “我肯定能帮助你去做这件事情。但是你想去什么地方呢?能告诉我吗?”
 
  听到这话,帕丽扎提立刻对冯莺燕说:
 
  “具体地方我不能告诉你。但是我可以告诉你:我去一个离你最近的地方。”
 
  紧接着,帕丽扎提就拿出她的两本相册对冯莺燕说:
 
  “我想把这两本相册交给你保管。一本相册是我的家庭相册,另一本相册是我和你的合影相册。如果你想我了,看到这两本相册就等于看到了我。”
 
  冯莺燕一边接过这两本相册,一边对帕丽扎提说:
 
  “我可以为你保管这两本相册。但是你什么时候回来呢?能告诉我吗?”
 
  听到这话,帕丽扎提立刻对冯莺燕说:
 
  “具体时间我不能告诉你。但是我可以告诉你:我永远都会陪伴着你!”
 
  于是,冯莺燕只好站起身来,把这把钥匙和这两本相册装进了这只女士手提包里。
 
  等到冯莺燕再次空下手来的时候,帕丽扎提就再次拉着冯莺燕一起坐在床边,用两只胳膊把冯莺燕搂在怀里对她说:
 
  “我知道你这段日子为什么一直躲着我?因为你怕我怨恨你。其实你想错了!我怎么会怨恨你呢?不管你曾经对我做过什么不好的事情,我都永远不会怨恨你。因为我知道你不是故意要那么做的。我这一生中有两份最珍贵的感情。一份最珍贵的感情就是我的爱情,另一份最珍贵的感情就是我的友情。我把我的爱情给了李继先。我把我的友情给了你。如果不说我对吐尔逊和阿瓦罕的爱,我在这个世界上真正爱上的只有两个人。一个人就是李继先,另一个人就是你。自从李继先牺牲之后,你就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最爱最爱的人了!我真的舍不得离开你!但是我又不得不离开你。为了我对李继先的爱,我必须离开你。为了我对你的爱,我也必须离开你。这两个爱加在一起,我只能离开你。但是我既不会离你太远,我也不会离你太久。我很快就会回到你的身边。我会在一个离你最近的地方永远陪伴你!……”
 
  说到这里,帕丽扎提就忍不住爬在冯莺燕的肩膀上哭泣起来了。
 
  (二零二一年四月十二日初稿)
作品集黑豹和安娜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