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天山之恋(第五十三章)

时间:2021-04-23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黑豹和安娜 点击:
  李继先和帕丽扎提在五彩崖下遇到的所有困难,王大勇等人在蘑菇林中都遇到了。但是,李继先有指北针指引正确的前进方向,王大勇没有指北针指引正确的前进方向。因此,王大勇发现在蘑菇林中转来转去迷失了方向之后,就决定组织大家就地取暖不再走了。他做出这个决定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是,大家已经在狂风暴雪中艰难行进了两个小时,有些人已经被冻得走不动路了。再这样走下去,就会有人被冻伤甚至冻死。第二个原因是,既然无法在黑夜中确定正确的前进方向,就不如天亮之后确定了正确的前进方向再走。虽然等待天亮会耽误一些时间,但是与漫无目的的到处乱走相比又能节省许多时间。
 
  于是,王大勇就带领大家在几棵天山云杉中间挖出一个大雪坑,又带领大家从这几棵天山云杉上折下许多枯枝,然后用这些枯枝在大雪坑中间点燃一堆篝火,与大家一起围坐在这堆篝火旁边取暖。
 
  在开始取暖的时候,王大勇借着篝火的光亮看了一下自己的手表,发现时针正好指向晚上十点。他不由得想起了此时此刻的李继先。他忧心忡忡地想着:现在离天亮还有八个小时,不知道李继先是不是也在就地取暖?如果李继先也能像自己一样就地取暖就好了!就地取暖是在这个风雪之夜幸存下来的唯一办法。只要双方都能在这个风雪之夜幸存下来,双方就一定能够在天亮之后胜利会师!但是他想来想去,却没有想到一个与就地取暖有关的问题。这个问题就是:李继先什么急救物品都带了,唯独没有带上一个打火机!因为李继先是一个不抽烟的人,没有形成随身携带一个打火机的生活习惯。所以对于李继先来说,在这个风雪之夜幸存下来的唯一办法,就是尽快回到巩乃斯林场场部。其实王大勇也是一个不抽烟的人,也没有形成随身携带一个打火机的生活习惯。王大勇之所以能够想到就地取暖的幸存办法,是因为他发现他带来的六个人中有一个抽烟的人,这个人随身携带着一个打火机。如果不是他偶然带来了这个人,即使他想到了就地取暖的幸存办法也无法实现,他们这些人在这个风雪之夜将会非死即伤。
 
  李继先是在晚上八点从五彩崖下启程的。他于晚上十二点准时到达了这段路程的终点。从那以后,帕丽扎提就没有听到他发出任何一个声响。
 
  帕丽扎提发现这种情况之后,就知道李继先已经进入了失温导致的昏睡状态。这种昏睡状态就是一种濒死状态。如果再不来人进行解救,李继先必死无疑。帕丽扎提想大声呼救。但是她被李继先用背包带捆得紧紧的,除了可以小声说话之外,根本就发不出任何更加响亮的声音来。因此,她只能心急如焚地躺在李继先身边,把解救李继先的唯一希望寄托在王大勇等人身上,盼望王大勇等人及时赶来。为了督促王大勇等人及时赶来,她便开始按照每秒时间的长短用自然数的顺序数时间。可是她数到三千六百这个数字时就再也数不下去。因为她知道,即使王大勇等人在这个时候赶来,李继先也不可能得救了!李继先已经永远离开她了!想到这里,她禁不住泪流满面失声痛哭。
 
  就在帕丽扎提的泪水再次像塔里木河水一样奔流不息之际,她突然感觉到挂在胸前的爱情电台轻轻地动了一下。
 
  于是,帕丽扎提连忙惊喜万分地对爱情电台说:
 
  “你还活吗?”
 
  紧接着,她就听到爱情电台对她说:
 
  “我当然还活着了!不过我现在要走了!临走前我想对你说一句话:千万不要忘记你对我说过话!”
 
  这时,帕丽扎提仿佛看见李继先已经轻轻地漂浮起来了,正在空中面带微笑地向她挥手告别。
 
  见此情景,她连忙惊恐万状地对爱情电台说:
 
  “你不要走!我不让你走!”
 
  可是她发现爱情电台已经停止工作了,既发不出任何一个爱情信息,也收不到任何一个爱情信息。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李继先在空中越飞越高,一直消失在黑暗的夜空之中。她只好望着黑暗的夜空泣不成声地对李继先说:
 
  “你走吧!我让你走!我知道你一直想成为一个英雄。你终于实现了你的愿望!我为你感到高兴!我衷心地祝贺你取得了成功!……”
 
  王大勇等到早上六点,果然从蘑菇林的树顶上看到了一道曙光。他立刻根据这道曙光确定了正确的前进方向。在确定了正确的前进方向之后,他就立刻结束就地取暖带领大家重新出发了。
 
  很快,王大勇等人就回到了分别通向五彩崖和蘑菇林的岔道口。来到这里之后,王大勇立刻发现了两行从五彩崖下攀登上来足迹,还发现了一行通向巩乃斯林场场部的爬行痕迹。两行足迹和一行爬行痕迹被一个雪坑连接在一起。在这个雪坑中有一个手电筒。这个手电筒就是李继先经常使用的手电筒。看到这个手电筒,王大勇不仅立刻断定这些印记都是李继先留下的印记,而且立刻断定李继先的身体状况一定出问题了。否则,李继先一定不会把自己的前进姿态从步行改为爬行。得出这个结论之后,王大勇就立刻带领大家一路狂奔,用最快的速度沿着这行爬行痕迹追了下去。
 
  追到通向巩乃斯林场场部的小桥边,王大勇发现李继先一动不动爬在帕丽扎提身边。他就连忙跑到李继先身边,伸出一只手摸了摸李继先的呼吸,发现李继先已经没有呼吸了。他转身再看帕丽扎提,只见帕丽扎提一边用两只泪水干涸的眼睛望着天空,一边用有气无力的声音对他说:
 
  “你们来得太晚了!”
 
  见此情景,王大勇顿时感到悲痛万分,忍不住扑在李继先身上嚎啕大哭。他边哭边说:
 
  “李继先啊李继先,我的好哥们啊!都怪我走错了路呀!你怎么打我骂我都可以呀!可是你怎么不等一等我就走了呀!……”
 
  突然间,王大勇站起身来,举起两只握紧拳头的双手,发疯似地向着雪莲峰高喊:
 
  “李继先!李继先!李继先!……”
 
  王大勇的喊声震动了巩乃斯峡谷。
 
  霎那间,巩乃斯峡谷也跟着王大勇一起高喊:
 
  “李继先!李继先!李继先!……”
 
  巩乃斯峡谷的喊声震动了天山山脉。
 
  霎那间,天山山脉的泪水从浓云密雾中奔流而出,把一个狂风暴雪的夜晚变成了一个凄风苦雨的清晨。
 
  李继先牺牲了!他没有牺牲在炮火连天硝烟弥漫的战场上,而是牺牲在了顶风冒雪战天斗地的寒夜里。但是,假如中国人民需要他牺牲在炮火连天硝烟弥漫的战场上,他同样可以像牺牲在顶风冒雪战天斗地的寒夜里一样,责无旁贷义无反顾地牺牲在炮火连天硝烟弥漫的战场上。他可以牺牲在井冈山上,他可以牺牲在太行山上,他可以牺牲在长白山上,他可以牺牲在上甘岭上。他可以牺牲在中国人民需要他牺牲的任何一个地方。不管牺牲在什么地方,不管用什么方式去牺牲,他都会无怨无悔含笑九泉。他忠实地履行了一个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的神圣职责。这个神圣职责就是:用自己的生命保卫每一个中国人民的生命安全。他忠实地继承了中国人民解放军这支人民军队的光荣传统。这个光荣传统就是:永远把保卫全体中国人民当成一项最崇高的正义事业。
 
  军号呜咽,军旗垂泪,军威动容。三天之后,九九零一部队在那拉提草原的一座小山坡下,为李继先举行了一场庄严肃穆的军人葬礼。这座小山坡是一座长满果树飞满百鸟铺满绿草开满鲜花的小山坡。在这座小山坡下面的一块平地上,掘出了一个长方形的墓坑。在这个长方形的墓坑旁边,存放着一推墓土、四条长绳、八把铁锹和一块长方形的墓碑。这块墓碑是巩乃斯林场用一块青灰色的天山花岗岩制作的。只见墓碑上面用镀金仿宋字体镌刻着“李继先烈士之墓”七个大字。距离墓坑一百米的地方停放着一具打开棺盖子的棺椁。这具棺椁是巩乃斯林场用一根直径两米长达十米的天山云杉树干制作的。只见李继先穿着一身崭新的军装闭目仰卧在棺椁中,年轻英俊的面孔上浮现出无比幸福快乐无比骄傲自豪的微笑。距离棺椁二十米的地方肃立着两列相隔两米的方队。左边一列方队由九九零一部队的所有部队首长担任领队,领队后面是师机关、师直属部队,师下属部队派来的干部和战士代表,共计两百人。右边一列方队由巩乃斯林场的场领导班子担任领队,领队后面是军代表办公室全体成员及巩乃斯林场场部各科室和下属单位派来的干部和职工代表,共计两百人。王国栋担任葬礼仪式主持人。第一项葬礼仪式是,由李秀山代表西域军区首长宣读西域军区颁发的追认李继先为烈士的命令。第二项葬礼仪式是,由于振海代表九九零一部队首长宣读九九零一部队颁发的授予李继先一等功的命令。第三项葬礼仪式是,由袁鹏飞代表九九零一部队驻巩乃斯林场军代表办公室介绍李继先生平事迹和牺牲过程。第四项葬礼仪式是,由冯崇仁代表巩乃斯林场全体职工向李继先致悼词。第五项葬礼仪式是,向李继先烈士遗体告别。
 
  第五项葬礼仪式开始后,左边一列方队首先进行遗体告别活动。只见左边一列方队在九九零一部队的全体部队首长的带领下,一人接一人地排成一列队伍缓缓走向停放棺椁的地点,李秀山走在这列队伍的最前面。李秀山刚才在宣读西域军区的命令时,几次声音哽咽都忍着没有流泪。但是,他走到棺椁旁边俯身一看之时却再也忍不住了,一瞬间满眼泪水纵横不忍再看一眼。远在北京的张玉峰和郑美芝也闻讯赶来了。两人相互搀扶着走到棺椁旁边早已泣不成声。左边一列方队进行完遗体告别之后,右边一列方队接着进行遗体告别活动,只见右边一列方队在巩乃斯林场的场领导班子的带领下,一人接一人地排成一列队伍缓缓走向停放棺椁的地点,袁鹏飞、王大勇和李小丽依次走在场领导班子后面。三人依次走近棺椁旁边则是依次泪流不止。伤口未愈绷带缠身的帕丽扎提也闻讯赶来了。她在吐尔逊和阿瓦罕的搀扶下走到棺椁旁边早已泪湿衣襟。右边一列方队进行完遗体告别活动之后,两列方队在原有位置重新排列整齐,在王国栋的带领下向李继先遗体三鞠躬。
 
  紧接着,第六项葬礼仪式就开始了。第六项葬礼仪式是,向李继先烈士吹号垂旗鸣枪致哀。只见十名军号手列队走到停放棺椁的地点,排成一行吹响了凄厉的军号。第一声军号过后,只见十名军旗手列队走到停放棺椁的地点,排成一行垂下了手中的军旗。第二声军号过后,只见十名持枪手列队走到停放棺椁的地点,排成一行鸣响了手中的钢枪。第三声军号过后,十名军号手、十名军旗手和十名持枪手又列队返回出发地点。
 
  随后,第七项葬礼仪式就开始了。第七项葬礼仪式是,送李继先烈士入葬。只见八名送葬手分列两队走到停放棺椁的地点,从棺椁两侧扛起棺椁一起迈着正步向墓坑走去,走到墓坑旁边后用四条长绳将棺椁轻轻放入墓坑,再用八把铁锹将墓土填入墓坑竖起墓冢立起墓碑,然后又列队返回出发地点。
 
  就这样,李继先被安葬在天山山脉的怀抱之中了。他用自己年轻的生命守护了生活在这片国土上的人们,这块国土也将用无比美丽的怀抱守护他那永恒的英灵。用一座长满果树飞满百鸟铺满绿草开满鲜花的小山坡,用年复一年地荡漾在这座小山坡上每一缕微风,用年复一年地播撒在这座小山坡上的每一丝细雨,用年复一年地滋生在这座小山坡上每一滴甘露,用年复一年地掩映在这座小山坡上的每一道彩虹,用日复一日地升起在这座小山坡上的每一片朝晖,用日复一日地降临在这座小山坡的每一朵晚霞,用日复一日地闪烁在这座小山坡上的每一处星空,用日复一日地悬挂在这座小山坡上的每一个月夜。
 
  第七项葬礼仪式结束后,王国栋便宣布葬礼结束,两队方阵便开始自动解散,出席葬礼的人员便开始各自乘车返回不同单位。
 
  这时,只见帕丽扎提突然冲出人群,用尽全力向着掩埋李继先的墓地飞快跑去。跑到墓地之后,她就一头扑倒在墓碑下抱着墓碑放声大哭。只听她边哭边说:
 
  “让我对你说什么好呢?我的李继先烈士!我的李继先英雄!我只能对你说我没有说错!你是一个古今中外难得一遇的真英雄啊!……”
 
  (二零二一年四月十日初稿)
作品集黑豹和安娜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