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龙尾堡》第六十六章

时间:2021-03-3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严步青 点击:
龙尾堡(全文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六章

    民国十七年这场千年不遇的寒冷,使三尺厚的积雪覆盖地面长达六十多天不化,大雪除冻死骡、马及鸟兽等不计其数,还给人民带来极大灾难。由于多年兵灾匪患,人民缺衣少粮,老百姓几乎陷入绝境。昔日车来人往的大路,几断人影。大道之中,常见陈尸,同时冻死树木无数,见之让人触目惊心。据统计,这场雪灾,仅临晋县城及所辖二百一十二个村子,就冻死9479人,幸好是冬天,天冷尸体没有腐烂,没有发生瘟疫。但发生在关中的这次雪灾,千古罕见。民国十七年的腊月,龙尾堡显得异常冷清,已经到了腊月二十三,可龙尾堡却感受不到一点年的气氛。由于天气奇冷,两个月前下的那场大雪还没融化,整个关中大地覆盖着一层厚厚的冰雪,村头大庙中,还厝着大雪后冻死的十几具没有下葬的棺椁,郭明瑞家的长工富贵还和柴车一起被雪埋在龙尾堡下的大坑中,这一切都给龙尾堡人的心头蒙上一层阴影,再加上缺衣少粮,许多人家已揭不开锅,别说缝制新衣、煮肉支油锅,一般人家连年馍都蒸不起,靠一些谷糠、菜叶、高粱皮维持生计。严家在腊月二十三这天下午摆了香案,严裕龙在灶王爷的神像前摆上祭品,行完三叩九拜之礼,把已经奉祀了一年的灶王爷神像及在灶火贴了一年的灶爷纸马一起焚化,然后口中念叨道:“严裕龙烦请灶爷,上天尽言好事,下界全带吉祥,尽带平安。”送完灶王爷,严裕龙带了一些灶糖准备分发给村中的孩子,可是严裕龙在村中转了一圈,别说大人小孩,连狗都没碰上一条,显得十分凄凉,严裕龙于是问刚从外边回来的邱鹤寿说:“鹤寿,这都过小年了,龙尾堡怎么这么冷清,这村中的人都到哪去了?”邱鹤寿说:“由于光景不好,大部分人家都揭不开锅了,再加上天气太冷,大家都蜷缩在家中。只有村头大庙中,倒是有几个人在郭丁山那烤火聊天。”

    严裕龙和邱鹤寿来到村头大庙。大庙正殿中一排排摆着二十几个棺木,在外间,郭丁山和几个老汉围着一个火盆聊天,看到严裕龙和邱鹤寿,众人赶忙起身和严裕龙打招呼。严裕龙一边劝大家坐下,自己和邱鹤寿也挤着坐在了火盆边,郭丁山看严裕龙是要和大家长聊,于是赶忙给火盆中再加了一些柴火。严裕龙向大家一一问好,然后问道:“大家年货置办好了吗?年馍蒸了没有?”有人叹了口气说:“家里连锅都揭不开了,还蒸什么年馍,只要能把那点谷糠和萝卜叶子吃到明年开春不被饿死,就算烧了高香了。我们大家在这想,我们的老祖宗来到龙尾堡,至少也有上千年了,由当初的几户人家,繁衍生息发展到现在一个大村子,老天爷可能嫌我们繁衍太快了,用这天灾来灭我们的。”“就是,这样下去,迟早我们都要被饿死,要不是念及家里七十多岁的老爸老娘无人照料,我严满堂早就拉个棍子去要饭了,就是死在外面,也比饿死在家里好。”没等那人说完,严满堂就抢着说。郭丁山说:“看来还是光棍好,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严裕龙说:“是啊,灾难一个接着一个,大家日子的确难,可不管怎么说,这年还是要过的,我这就去找郭明瑞商量,想办法帮助那些揭不开锅的乡亲过年。”

    出乎严裕龙预料,郭明瑞爽快地答应了严裕龙出粮出钱帮助揭不开锅的乡亲过年,在和严裕龙一番推辞后终于敲定由郭明瑞牵头,以龙脊乡乡长的身份张罗这件事,龙尾堡的一些大户和德高望重之人被请到郭明瑞家。郭明瑞让严裕龙坐到主位,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口气说道:“各位乡亲,我郭明瑞今天请来的都是龙尾堡中德高望重之人,今天已经腊月二十四了,按习俗,应该是家家户户蒸年馍、支油锅、置年货的日子,可你看这龙尾堡中冷冷清清,一点年味都没有,许多乡亲因为穷,蒸不起年馍,买不起窗纸,没有钱买红纸写春联。我郭明瑞作为龙脊乡乡长,自然不会置龙尾堡乡亲于不顾,我已经和裕龙兄商量好了,由我和裕龙兄各出两千斤粮食磨面蒸成年馍,分给那些家中断粮的乡亲,再给几个年龄在六十岁以上的孤寡老人做件新衣,购买窗纸、年画、门神画等分给各家各户,让大家都糊上新窗纸、贴上新窗花。同时我们还要购买红纸,由我和裕龙兄、马云起分别执笔,给龙尾堡家家户户写春联,让乡亲们欢欢喜喜过大年。”听了郭明瑞的话,人们站起身纷纷感谢郭明瑞和严裕龙,赞扬了他们乐善好施,郭明瑞虽然口中一个劲地谦让,但眉宇间也显出一份得意的表情。

    郭明瑞出粮出钱帮助龙尾堡人过年,遭到小老婆柳叶的反对。郭明瑞训斥道:“真是个头发长见识短的东西,分不清大事小事,如今龙尾堡家家断粮,户户断饮,只有咱家后院中屯满了粮食。如今粮价大涨,那一屯屯粮食虽是一座座金山银山,可那也许是惹祸的根源,如今已经有不少人被活活饿死,那些被饿疯了的穷鬼正用一双双猩红的眼睛盯着我们这些大户。这几天先后有下柳村、十里屯的几个大户被那些饥民所抢。”柳叶说:“你不是龙脊乡的乡长吗?我们家一天到晚不是都有那瞎子驴和三眼狗整天带着两杆枪为我们看家护院吗?”郭明瑞说:“我的好夫人,在饥饿面前,饥民就是土匪,一旦有人挑头闹事,今天可能还是见面亲亲热热的乡亲,明天就会提着刀子来抢我们家的粮食,要我们的命,饥饿生盗贼啊!到了那时候,别说一个瞎子驴和三眼狗,就是再有十个百个瞎子驴和三眼狗,也挡不住那些饿疯了抢粮食的穷鬼。在这种情况下我帮那些穷人,是破财消灾,这样简单的道理,你怎么也不明白?”郭明瑞的话,听得柳叶心服口服。

    由于郭明瑞和严裕龙的资助和张罗,龙尾堡总算有了一些年味,家家户户忙着打扫庭院,糊窗户、贴年画。大年初一,还由邱鹤寿、马云起挑头,由郭丁山、王媒婆、寅旺等人组成了锣鼓队,敲锣打鼓迎新年。这样,龙尾堡人总算渡过了这个难熬的年关。

    熬过了寒冬,皇历翻到了民国十八年。暖风从东边的河滩悄悄地吹来,吹消了村头池塘里的薄冰,吹绿了村里村外还没被冻死的树木的树梢,吹绿了河滩田野,龙尾堡人终于熬过了严酷的寒冬,等到冰雪融化后,严裕龙和郭明瑞、马云起等人率领龙尾堡人忙了一个多月,把去年大雪中冻死被厝在大庙中的十几个棺椁下葬,让死者入土为安。同时在龙尾堡坡下的大坑中,挖出了被埋在雪中郭明瑞家的柴车和长工富贵,从雪中挖出的车还可以再用,挖出的柴禾还可以再拉到县城卖钱或者当柴烧,可是那个长工富贵,却再也不能醒来,他的东家郭明瑞花了三块大洋给他买了一口薄棺材,使这件事情终于有个了结。而富贵在郭家三年的工钱,自然留在郭明瑞的口袋里,在这件事上,郭明瑞并没有吃亏。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