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落花时节第22章

时间:2021-03-3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阿耐 点击:
 落花时节(全文在线阅读)>    落花时节 第 22 章

    简宏成的眼皮快速眨了几下,心中若有所动,可他没来得及深想,一个电话进来打断他的思路。若是其他电话,他早扔开不管了,可那是他派去协助简宏图看账的税务专家。

    税务专家电话里明确告诉简宏成:“我仔细查了买卖双方的收发货流程,宏图公司这边的发货或许还可以蒙混过去,但理论上收货的那家公司,原材料仓库就在车间,一个月来有无收到货物,收到多少,分别是什么货物,所有工人心里都有一本明细账,只要税务人员去那家公司真查彻查,那家公司完全无法统一那么多人的口径,必然被查出虚开。因此原定的AB方案都无法施行。除非……税务机关不查。”

    简宏成眉头紧锁,“那么说,我是不是该准备一笔罚款,替我弟请一位律师了?”

    “这两年经济不景气,每年的税收任务完成不易,税务局抓偷漏税本来就积极得很。完全不可以有任何侥幸心理。”

    简宏成叹了一声气,脑袋里再也顾不得风花雪月。他拿出手机翻查在老家的各种关系。

    可简宏图很快气急败坏地来电:“哥,税务老爷到我朋友公司了。怎么办?”

    简宏成不由得看一眼手表,都还没到下午上班时间呢,可见税务稽查对此事之重视。但他没把这么严重的情况告诉简宏图,只是道:“你朋友在场接待吗?”

    “在。他本来想下午出去避避风头,不想饭还没吃完就让税务老爷堵在食堂了。”

    “你电话他,让他好好接待,不要有抵触反抗。”

    “税务老爷上门,谁敢说个不啊。哥,我问的是我怎么办,是不是该洗个澡,吃顿饱的,换套松紧衣服,等着坐号子?”

    简宏成毫不犹豫地道:“你带上出纳,立刻把公司账上所有现金转走,你自己账上的现金也转走。完了后你别回公司,让朋友帮忙开个房间住下,再让朋友给你买只手机卡。我必须千方百计不让你坐牢,拘留也不。你安心。你立刻行动,一刻也不要耽误。”

    “好!”

    “出门直奔银行,不许拐弯进饭店。”说话时候,简宏成满脸不乐意。

    简宏图忍不住大喊起来:“哥,谁是你亲弟弟啊,你干嘛护着那无赖?我一定要揍宁恕,很快,不会耽误。反正税务老爷都上门了,留着他没用了。”

    简宏成只得大喝一声:“有用!你少给我再惹事,我没空总给你揩屁股。”

    简宏图虽然相当不服,走出公司进自己车子之前还忍不住冲宁恕在的那饭店挥拳头,却终究是没越雷池一步。

    几乎是简宏图的车子刚走,简宏成的车子就到了。简宏成一到就直奔助理指点的那家饭店。那一桌两个人谁都没看到简宏成来,助理正安心对付一只鱼头,而宁恕则是直着眼睛看着助理对付鱼头。

    简宏成本来是镇定的,可看见宁恕,尤其是看见那张五官立体可以看出宁宥影子的脸,一下子火气上涌,双手握拳大步直冲过去。

    二十二

    宁宥与妈妈一起有一搭没一搭地吃中饭。桌上摆了几色酱菜和炒青菜,两人面前的则是刚煮出来的白粥。本是母女俩最爱的素净吃法,可谁都没胃口,四只眼睛更多的时候还是落在桌面的两只手机上。

    虽然两只手机都定了闹钟,可宁蕙儿终于忍不住了,拿起手机按亮屏幕看时间,自言自语地道:“该有一个小时了吧。”

    宁宥索性直接拨通宁恕的电话,电话一通,她就打开免提,问:“没事吧?”

    宁蕙儿立刻扔下自己的手机,费力地爬到桌上的手机面前,也抢着问:“你在做什么?”

    宁恕强打精神,道:“吃饭,等人。没事。你……”

    可没等宁恕说完,他忽然被人劈胸抓住,一把从座位拎了起来。宁恕猝不及防,自觉得两肋生风,完全没反抗地被叼小鸡似的抓起,他站立不稳,惊恐地看到简宏成的脸在他面前放大,前所未有的凶神恶煞,两眼如吃人一样盯着他。他一时脑袋一片空白,手机不由自主地掉到椅子上。

    这边,听得宁恕话说一半,却在一阵嘈杂后“噗”地一声闷响,便只剩饭店悠扬的背景音乐轻轻传递了。宁蕙儿一下子脸色煞白,哀叫一声,整个人软软地沿着桌子滑下去。宁宥吓得赶紧扑过去将妈妈扶住,哪里还有心思管宁恕。可宁蕙儿挣扎着用所有的力气道:“听……听……”

    宁宥只得一手扶着老娘,一手费力摸到桌上的手机,放到老娘怀里。可手机里依然只有很轻很轻的背景音乐,完全抵不过宁蕙儿痛苦的喘息声,其他什么声音都没有。两人都不知宁恕那儿发生了什么,但毫无疑问的是,宁恕现在必定是受到别人控制,因此连招呼一声的时间都没有。

    宁蕙儿强撑着睁着眼睛,不让自己晕过去,胸膛起伏得如暴风降临海湾,顶得手机时不时滑下。但她尽力控制自己呼吸的声音,免得压过手机里传出的任何可疑的声音。她甚至阻止宁宥扶她上沙发去,她宁愿地上躺着,先等宁恕的消息最要紧。

    而在饭店里,简宏成拎着宁恕,两眼如充血一般,死死盯着宁恕,剧烈的呼吸直喷宁恕脸上。他的脸色如此可怖,连他的助理都站着不敢伸手,惊恐地看着他。

    此时,宁恕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完了,原来简宏成阻止简宏图,是为了亲手收拾他。他怔怔地回视,都忘了挣扎这回事。

    简宏成的左手握拳,拳头都硬得跟石头一样了,上面布满爆绽的青筋。可这只拳头抬起,又放下,抬起,又放下,终究是没有动作。反而,右手一推,松掉对宁恕的掌握,闷喝一声“滚”。

    宁恕完全没有料到,他身不由己地一个踉跄跌坐在地上,手软脚软却赶紧抓住旁边的椅子站起来,愣愣地站着看简宏成一会儿,忽然反应过来,连忙拔腿就逃,跌跌撞撞逃出饭店而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