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大秘密(7)

时间:2012-12-2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在临上大型客机之前,白素把那十二天官给的玉盒,郑而重之交给红绫:“这玉盒给你保管,那是很重要的东西,蓝家峒十二天官交给你的时候,曾对你说过甚么来?”
    白素其实并不知道十二天官对红绫曾说过甚么,但是她根据当时的情形,推测到十二天官必然曾说过一些话的。
    红绫忙道:“十二天官说了,这盒子很重要,教了我一番话来求你们,我都说了。”
    白素道:“你是成年人,要懂得做点负责的事,这玉盒很容易碎,你要小心保管。”
    红绫很乐意接受这个任务,大声答应。我知道白素的意思,还是怕她在航机上闯祸,所以派一件事给她做,她专心保管玉盒,自然心无旁骛了,这玉盒还有这种额外功用,自然意想不到。
    不过,也有意料不到的事,由于我们走出陈耳陪同上机的,所以,很受到了些特别的待遇,红绫还可以去参观驾驶舱——她也要带了那玉盒去,倒引起了一阵紧张,我打开玉盒让机员看了,才释了机员的怀疑。
    红绫乘过直升机,大飞机对她来说,新之又新,她倒是全神贯注地看,很少发问。而她忽然问了的一个问题,是我们再也想不到的。
    那时、飞机飞离了陆地,飞到了海洋的上空,她指着下面,骇然问:“那是甚么?”
    她见过河,见过瀑布,见过湖,可是没有见过海,没有见过那么无边无涯的一片大水。
    要回答她这个问题,说简单也可以,说不简单也可以。白素找出了一只小小的地球仪来,开始不厌其详地告诉她海洋是怎么一回事。
    我之所以十分详细地叙述这一切经过,是想概括地说明,我们如何把各种常识灌输进红绫的脑中,而红绫吸收知识的能力之强,也着实令人鼓舞。
    我们和红绫之间,就是这样地进行知识的传授,把其中的一两件经过说得详细一些,以后就可以简略了,因为这些经过,毕竟和故事的情节无关,只是细节,有趣的不妨多说,无趣的只宜简略。
    我们没有通知任何人来接机,不过温宝裕只要我不在,每隔几小时,必然会用各种通讯方法打听我的下落,他一定第一时间可以知道我回来了。
    在门口,我们停了一停,仰头望,可以望到一个窗子,当年,窗上的铝条被撞开,红绫就是从那窗口,被她的外婆,陈大小姐带到苗疆去的。
    现在,我们竟然能在经过了那么久伤痛的岁月后,又把红绫自苗疆带了回来,怎不叫人感慨万分。
    第三章 谜团终于解开了!
----------------------------------------

    在来到门口之前,我们已向红绫介绍了谁是老蔡,而老蔡也早就在录影带中看过,当年他替她洗澡换尿片,就在他在地上爬,让她骑在背上的“小人儿”,现在是甚么样子的,可是两人相见时的情形,仍是令人难忘。
    一按门铃,老蔡开门,红绫本来站在我们的身后,我们两人分了开来,好让老蔡看到红绫。老蔡一见到红绫,整个人像是触了电一样,直上直下,跳了一下,双手张了开来,伸向前,那种姿势,十足像是一个“僵尸”,他双眼发直,口张得老大,发出没有意义的古怪声音,看他的样子,像是要冲过来,可是双脚却钉在地上,再也难以挪动半分。
    我和白素,不约而同,轻轻推了红绫一下,红绫现出极好奇的神情,打量着老蔡,走到了老蔡的面前。老蔡已然泪流满面,一声“小人儿”在他的喉际打着滚,变成了莫名其妙的声音。
    等到红绫来到了他的身前,老蔡的身子总算回复了活动能力。看来,他像是想把红绫抱起来,可是红绫站在他的面前,比他高了两个头,又粗壮无比,老蔡哪里有做手脚处?
    红绫则全然不知老蔡想做甚么,只是看着觉得有趣。就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她一笑,我和白素也觉得滑稽之极,也跟着笑,老蔡一面流泪,一面也忍不住呵呵哈哈笑了起来。
    四个人笑成一团,在笑声中进了屋子。才一进屋子,只听得楼上一声长啸,啸声飞舞直泻而下,却是温宝裕自楼梯的扶手上直滑了下来,一跃而下,落在红绫之前,手舞足蹈,先是几下“啊哈”,接着道:“真好,你终于来了。”说着,还扬手去拍打红绫的肩头。
    红绫看到了温宝裕,也很高兴,先也是手舞足蹈了一阵,但忽然收起了大动作。温宝裕并没有注意到这改变,指着老蔡:“你该去看看他替你收拾的房间,他还把你当成抱在怀里的小孩子,哈哈,那张床,只够放下你的一对脚。哈哈。”
    红绫不但个子粗壮,更是手大脚大(脚更大),温宝裕在取笑她,她也不以为意,只是笑嘻嘻地望着他:“蓝丝有一句话要我带给你。”
    一听到“蓝丝”两个字,说也奇怪,温宝裕就像吞下了大量镇静剂一样,陡然静了下来。
    我和白素一听得红绫这样讲。不禁大是意外,因为我们不知蓝丝要红绫带来的一句是甚么话。而我和白素,决定了暂时不把蓝丝的身世告诉温宝裕——也没有甚么特别的原因,只是想蓝丝亲口告诉他。
    所以我忙道:“红绫,是甚么话,先说给我听。”
    我的意思是,如果蓝丝要红绫说的,就是她身世的秘密,那么,就叫她不要说。
    谁知红绫处事的方式,一是一,二是二,不会转弯,我这样一说,她大是奇怪:“蓝丝叫我告诉小宝,没叫我告诉你。”
    我无法可施,摊了摊手:“那你就说吧。”
    小宝为人乖觉,已感到有些事会发生,所以他笑了一下:“怎么,倒像是有甚么大秘密一样。”
    红绫指着小宝:“蓝丝是这样说的——”
    她说着,就学起蓝丝的姿势神情和语气来:“小宝,你是红绫的长辈了,要拿点好样子出来。”

顶一下
(8)
61.5%
踩一下
(5)
38.5%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