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大秘密(13)

时间:2012-12-2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白素忽然像是不经意地问:“铁天音这几天没有联络,小宝倒是天天来。”
    我怔了一怔——自从发觉事有可疑以来。我们心中都十分明白,嫌疑最大的人就是铁天音。可是我们之间,却从来也未曾把他的名字提出来过,那当然是我们都觉得,无缘无故去怀疑他,是不应该的事。
    这时,白素突然问起了铁天音,看来也和事情无关,但是她何以忽然会有此一问,自然也心照不宣。
    我据实回答:“没有,小宝不但天天来,还和红绫相处得极好,他现在最大的困扰,是温妈妈一天迫他七十多次,叫他快点把未婚妻带来给她看。”
    我把温宝裕的近况说得详细,那表示我不愿讨论铁天音的事,也就是说,我认为“天官门”的记录,原来就是这样子的,没有问题。
    白素想了一会,道:“请他来一下,有几句话,得向他交代一下。”
    我望向白素,看到她的神情异常坚决,我也只好点了点头,答应了她的要求。
    要联格铁天音是很容易的事,他在电话中一口答应,并且道:“我正想来向你们辞行。”
    反正就快见面,我也没问他要到哪里去,就把情形告诉白素,白素听了之后,若有所思。当天下午,铁天音来到。一进门,就把一大瓶伏特加酒塞给红绫,红绫发出一下欢呼声,白素则大皱其眉——红绫十分欢喜开门,一有铃声,她总抢着去开。那本来是老蔡的工作,可是老蔡的行动,比她慢了一百倍也不止,如何抢得过她?不几天,只要红绫在家,老蔡对于门铃声,也就充耳不闻了。
    铁天音看到白素有不愉之色,忙道:“根据研究,这种酒最纯正,不含其他任何杂质。”
    我笑道:“是啊,可是含太多的酒精。”
    红绫作了一个鬼脸,闪身走了开去——铁天音不是第一次带酒来给她了,而且还教了她一个伏特加酒的喝法:把它放在冷藏库中,使它变成浓稠的浆汁,再趁冻喝下去,红绫也很喜欢这种喝法。
    铁天音不等我问,就道:“有一个月的假期,到德国去陪父亲。”
    我十分感慨:“上次和令尊久别重逢,可是不到半天,就赶着回来,人生真是难料。”
    铁天音道:“是啊,所以总多抽点时间去陪他,虽然没有甚么话题,也是好的,也亏得他不是很喜欢说往事,不然,老人家想当年起来,也够受的。”
    我摇头:“令尊一生如此多姿多采,听他讲往事,如何会闷?”
    铁天音含蓄地笑了一下,望向我们。白素道:“我们也看了天官门的记述。”
    铁天音伸了伸舌头:“很骇人,是不是?”
    白素道:“是,这部记述,你比我们早看,若是我们早知道内容牵涉到那么多人和事,牵涉到那么多历史的隐秘,也许不会给你看,因为有些事,还没有到可以传出去的时候,要是传出去了,我们就有负十二天官所托了。”
    白素这一番话,说得极其认真,她的话当然有理,但是我怕铁天音听了会脸上挂不住,所以连向她使了几个眼色,白素却视而不见。
    铁天音听得很认真,他很诚恳地道:“是,我明白,我绝不会对任何人提起。”
    白素道:“令尊那里,也最好不说。”
    我不禁皱眉——白素这话,未免不近人情了。人家父子两人之间的谈话内容,怎可以加以干涉?
    铁天音的反应,也很不以为然,他扬了扬眉,变换了一下坐着的姿势,却没有出声。
    有那么几秒的时间,由于白素的话,气氛变得相当尴尬。
    还是由白素来打破沉寂,她道:“有许多事件,令尊可能就算不直接参与,也曾间接有关连。一些历史事件中的人物,都是和令尊同时代叱吒风云的人,他如今隐居。过着平静的生活,这些事再提起来,陡然令得他再回到往昔的光阴之中,惹来伤感,那又何苦。”
    铁天音静静听完,这才道:“是,说得是,不必再惹他想起往事。”
    我这才知道了白素的用意,也道:“不愉快的往事,若是一再想起,是很痛苦的事。”
    铁天音点了点头,他道:“我本来,只当天官门的记述,全是些江湖恩怨,可以当小说看,也不知道内容竟然如此丰富。”
    我和白素互望了一眼,心中都感到,铁天音的这番话,倒是“此地无银二百两”了——他对“天官门”的事有兴趣,必有原因,他不说,我们也不会问。他却拿甚么“当看小说”来搪塞,那真是太过分了。
    不过当下也没有向他多问甚么,问了他就在晚上启程,请他代问候少年时就相识的老朋友,等等,直到他告辞离去,白素又有若有所思的神情。
    当晚,临睡之前,她仍然若有所思,我伸手在她的眉心抚摸了一下,白素道:“铁天音这个人,真叫人看不透,大有古怪。”
    我扬眉:“要把一个人看透,谈何容易,而且,何必把一个人看透呢?”
    白素的回答,令我感到意外:“因为他欺骗我们。”
    我呆了一呆,作了一个请她举例的手势,白素沉声道:“我托小郭去查了一下,不错,他订了到德国去的机票,起飞的时间和他告诉我们的一样,但是他并不打算去看他父亲,他在德国转机,下一站的目的地,是芬兰。”
    我听得瞠目结舌——不单是由于铁天音的行踪古怪,更由于白素对铁天音的起疑,竟到了这等程度,竟不惜大动干戈,去作调查。
    我望定了白素,至少有一分钟之久,说不出话来,白素也不出声。
顶一下
(8)
61.5%
踩一下
(5)
38.5%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