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大秘密(14)

时间:2012-12-2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第五章 铁天音在说谎!
----------------------------------------

    一分钟之后,我表示了不满:“你太多事了。”在我和白素之间,这样的指责,已经是严重之极了,话一出口,虽然那是我的感觉,但我也后悔不该说得如此之直接。
    白素却没有甚么特别的反应,只是淡然道:“或许是,我太多事了。”
    白素没有生气,我自然也不再说下去,接下来的时间中,我们并不再接触到这个话题,我心中总觉得有些东西梗着,知道白素也是,盘算着明天如何和白素好好商量,就睡着了。
    一觉醒来,白素不在身边,我不禁笑了起来,知道她又去看红绫了——自从红绫回来之后,我们并不关房门,红绫的房间也一样,又调整了床榻放的角度,一个转身,就可以看到睡在吊床上的女儿。
    常言道“见过鬼怕黑”,又道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我们失去过女儿一次,再也不能有第二次了,虽然我们知道,如今红绫力大无穷,行动敏捷,就算她外婆亲临,也难以把她带走,但总是小心一点的好。
    就算是这样,白素若是半夜醒了,还是会起身去看红绫,所以这时,我以为她又在红绫的房间之中。可是,我一个翻身,看到红绫稳稳地睡着,却不见白素在。
    我呆了一呆,弹身而起,到了红绫的房间,看了一看,又推开了书房的门,同时望向楼梯下的厅堂。不到三秒钟,我就可以知道,白素不在屋子里。
    她到哪里去了?虽然我们之间,对对方的行动,几乎绝不干涉,但是都尽可能让对方知道行踪,上天入地,总有个去向,像如今那样,我竟然在半夜三更,不知伊人芳踪何处的情形,确属罕见。
    我睡意全消,斟了一杯酒,先在红绫的吊床之前,站了一会,红绫睡得极沉,我忽然想到,像她那样环境长大的,不知道是不是会做梦。明天倒要和她讨论一下,趁机又可以灌输许多知识给她。
    回到床上,半坐着,慢慢喝酒,思索着白素到何处去了。
    作了几个设想,都不得要领。大约过了半小时,听得有开门的声音,白素回来了。
    白素走上来,穿着运动装,先到红绫的吊床前站了一会,摸了摸她的头发,这才走向我。我只是望着她,向她举了举手中的酒杯。
    白素微笑:“我又‘多事’去了。”
    我怔了一怔。我曾说她去调查铁天音是太多事了,她如今这样说,是甚么意思?
    我陡然明白她是甚么意思了,一口还未曾咽下去的酒,几乎没有呛出口来。我坐直了身子,望着她,疾声问:“你……你……找到了甚么?”
    这句问话,乍一听无头无脑,但实际上,是我迅速转念,已有了推理的结果——白素说她又是“多事”,那么必然和铁天音有关,铁天音傍晚已启程到德国去,白素半夜有行动,那是到铁天音的住所去了。
    白素一扬眉:“甚么也没有找到。”
    我吁了一口气,握住了她的双手:“那表示不必怀疑他了,是不是?”
    白素却道:“正因为甚么都没有,太干净了,所以更值得怀疑。”
    我本来想说“这不是‘欲加之罪’吗?”但是一转念之间,心想何必把气氛弄得那么僵,不妨轻松一些,所以我改口道:“你的话,使我想起妻子怀疑丈夫的笑话——丈夫衣服上没有沾着女人的头发,她就说丈夫连光头的女人都要。”
    白素微笑:“不好笑,至少,妻子的怀疑,有它能成立的可能性。”
    我知道白素一直锲而不舍地在进行这件事,她又不是闲得没事做的人,必然有她的原因,所以我心平气和:“你有甚么理由怀疑他?”
    白素一扬眉:“我们曾讨论过,要装钉的丝线拆下来,再还原,是不可能的事。”
    我点头:“是,难极了,无法照原样。”
    白素道:“如果在每一册之中,都撕几页下来呢?线装书册,要撕下几页来,不露痕迹,并不困难。”
    我也想到这一点,所以立即道:“如果那样做,丝线就会变得松——由于原来的装钉功夫十分紧密,即使只是撕去一页,也会察觉。”
    白素道:“是,但是要令丝线收缩,可以有十多种方法,最简单的是喷上适量的水,就算是自然干了,也必然会有‘缩水’的现象发生— ”
    白素讲到这里,我已一口喝完了杯中的酒:“你……发现了甚么?”
    白素沉声道:“丝线上沾着硫酸钾和硫酸铝的含水复盐。”
    那是一个听来很复杂的化学名词,如果用化学式来表示,更是复杂得可以,它含有二十二个结晶水。但实际上,那是一种很普通的东西,它有一个极寻常的名字:明矾。
    明矾有收敛的作用,如果把它的溶液,小心涂湿丝线,再等它干了,丝线就会比湿水缩得更多,就算每一册被撕走了十页八页,在装订上看来,仍然可以是紧密无比,没有破绽。
    一时之间,我瞪大了眼,说不出话来。白素又道:“现代的分析化验法,可以使许多原来天衣无缝的行为无所遁形,沾在丝线纤维上的明矾,是最近才沾上去的— 你想要看正式的化验报告?”
    对白素那么简单的一个问题,我呆了好一会才有回答,声音疲倦之极:“不必了。”
    我把空酒杯递向白素,白素接了过去,不一会,就满满斟了一杯酒回来,我大大喝了一口。
    酒并不能使我心情舒畅,我不知道铁天音为甚么要这样做,但是他竟然如此处心积虑来欺骗我们,用的手法是如此之缜密,在做了这些事之后,他的神态是那么若无其事,而我一直把他当作故人之子,坦诚相对,这一切全都加起来,犹如一块大石,向我当头砸将下来一样,令我眼前金星直迸。

顶一下
(8)
61.5%
踩一下
(5)
38.5%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