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大秘密(6)

时间:2012-12-2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可是,情形却大大出乎我们的意料之外。在苗疆的时候,红绫的行动,仍然活脱是一个大野人,动作的幅度大,鲜蹦活跳,没有片刻的安静,经常无缘无故,一跳就是一公尺高,翻起筋斗来就是十七八个,还擅于用各种声音来表示她的心情。
    用声音来表示喜怒哀乐,本来是人类的行为,可是她或是吼叫,或是尖叫,或是轰笑,声量极高,震耳欲聋,温宝裕令堂大人的尖叫声,本来已是够骇人的了,可是若和红绫相比较,简直不可同日而语,如蚊鸣之遇狮吼,差之远矣。
    还有许许多多,对红绫来说,再自然不过的行动,一放在文明社会之中,莫不惊世骇俗,会赶到扰乱社会秩序的恶果。
    所以,当白素在教她到了文明社会之后,应该怎样,应该如何之时,我虽然看出红绫一副搔耳挠腮,不耐烦的样子,但是也不出声,任由白素教她。
    同时,我和白素两人,也有了默契——我们两人不离她左右,像她是婴儿一样地照显,那么,就算她有不自觉的撒野行动,也可以及时制止。我们倒也相信她会听话,会尽量注意自己的行为,不会故意乱来的。
    有了这样的防范,那是我们所能做的最好的了。
    到了机场,红绫不是第一次来,陈耳她也见过,上了车,驱车直进市区,那时,正是大白天,是城市最繁忙的时候,红绫坐在白素的身边,她的身子陡然震动了一下,连我坐在前面,也可以感觉得到。
    我立时回头看了一眼,看到红绫双手抓住了窗子的边,双眼睁得老大,瞪着外面看,她不住在看,看得几乎连眼也不眨一下。
    那时,白素也在注视着她的举动——她其实没有甚么行动,只是在看,在拚命地看,用尽心神地看,一刻也不放过,甚么也不放过地看着。
    当晚,在红绫睡了之后,我和白素在离她的睡床不到三公尺处坐着喝酒,虽然经过一日来的紧张“戒备”,十分疲倦,可是都不想休息。
    因为红绫的表现,出乎我们的意料之外,那使我们感到兴奋,精神也就处于亢奋的状态。
    一直到红绫倦极而睡,她都行动正常之极,比一个天性文静的女孩子更文静。
    她只是不断地看,不论在甚么场合,她都是用心地看着,甚至于也不多问——有些情形,我们肯定她不明白的,就讲解给她听,她也十分用心地听着。
    而且最令人开心的是,由于她的外型,看来早已不是野人了,所以根本没有引起人群的特别注意,而且,也有些青年人,把目光投在她浓眉大眼的脸上,更有向她挤眉弄眼的,红绫自然浑然不觉。
    这时,看她在床上摊手摊脚地睡着,发出均匀的鼾声,我和白素,和天下父母一般,都有心满意足之感。
    白素望着我笑:“酒店大堂一个小伙子向我们红绫眨眼,你怎么不给他一点教训?”
    我呵呵笑着:“你又何以不出手?”
    白素笑:“第一天平安度过——”
    我叹了一声:“但愿日热如此,年年如此。”
    白素吸了一口气:“她的情形,像是……像是……”
    她迟疑了一下,想不出甚么适当的形容词来。我接了上去:“像是一个机械人,正通过一组摄录装置,把一切全部记录下来,交由中枢机构去分析,化为资料,保存下来,成为记录。”
    我的比拟,听来虽然怪异,但白素却不住点头:“她是那么渴于吸收见到的一切,可以想像,不久的将来,必然会有排山倒海一样的疑问。”
    我搓了搓手:“这正是渴求知识的人得到知识的正常途径。”
    白素把头靠在我的肩上,我们好久不说话,享受着难得的宁静。
    接下来的一天半,情形相同。红绫有一些反应,很出乎意料,例如在大规模的玩具店中,红绫对各种电子玩具,有兴趣之至,但是对于女孩子普遍喜欢的各种绒毛动物,却厌恶得很,我把一只大猴子推到她面前,她连声道:“不要,不要,那是……那是……”
    白素忙在一旁解释:“那是假的,不是真的杀死了一只猴子制成的。”
    红绫这才松了一口气,我和白素交换了一下眼色,心中都是同一主意:“千万别带她去参观有动物标本陈列的地方。”
    猜王隆头师对红绫也有兴趣之极,红绫对降头师并不避忌,在降头师身上的那些奇蛇异虫,红绫在原始生活中不但见惯,而且只怕都曾嚼吃生吞过。
    猜王对红绫的兴趣高到了他甚至旁敲侧击道:“蓝丝跟我为徒,已经快满期了。这年头,徒弟找好师父难,师父找好徒弟也难啊。”
    一番话,说得我和白素,不约而同,装成完全听不懂,猜王“暗示”不成,也就没有继续下去。在上了飞机之后,白素才松了一口气:“一家人里面,有一个降头师就够了,总不成表妹是降头师,女儿也是降头师。”
    猜王倒也没有生气,反倒送了一件古怪的礼物给红绫。那是一块形状扁平,作不规则状,大小如婴儿手掌的一块淡黄色的琥珀。
    在那块琥珀之中,可以清楚地看到。一共有七只小昆虫在里面。琥珀是树脂形成的,里面有昆虫,也并非罕见的物事,但出自猜王隆头师之手,当然非同凡响。
    我和白素,暂时都不知那有甚么特别用途,猜王也没有说,等见了蓝丝,一间之下,自然会明白。
    得了那块琥珀之后,红绫十分喜欢,她一直没有要我们买甚么,那次却指着一条炼子,说了一声:“我要。”
    买了炼子,琥珀上又有一个小孔,穿起来挂在颈际,倒是一件现成的别致饰物。
顶一下
(8)
61.5%
踩一下
(5)
38.5%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