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大秘密(15)

时间:2012-12-2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白素道:“这是最保险的行事手法,我想,他所要的资料,只是十二册中其中的一册,但是为了掩饰他的行为,他在每一册之中,都抽出了若干页— 有一个深谋远虑的凶手,先假装有杀人狂行凶,杀了几个不相干的人,然后再用同样手法杀死他的仇人,使人不怀疑他,就是这样的手法。”
    我放下酒杯,脸色一定很是难看:“我去找他,他到芬兰去了?我去找他。”
    白素沉声道:“我看不必了,到了芬兰之后,他可以转到任何地方去,你上哪儿找他去?”
    我闷哼一声:“我去找老铁。小铁的行踪再诡秘,行为再不堪,也不能和他老父失去了联络。”
    白素沉吟不语,显然他觉得我这个办法可行。她想了好一会,才道:“那可能要花不少时间,而且,他这样心思缜密,只怕也早想到了这一点,在他老父那里,下了预防功夫,父子之情总比你们朋友之情亲,你就徒劳无功了。”
    我大声道:“我信得过铁蛋,他不会为了父子之情而出卖朋友。”
    白素嗔道:“你叫甚么,小心吵醒了女儿。”
    我连忙压低了声音:“我知道铁蛋,他光明磊落,是个好汉子,绝不会同意小铁的这种行为。”
    白素叹了一声:“值得花那么多时间吗?红绫才回到我们的身边,你又要远行。”
    一提起红绫,我倒真有点不舍得和地分开。虽然如今的情形,白素一个人完全可以应付。不过我想了一想,还是道:“我非去不可— 小铁用这种手段行事,那是不正当行为的开端,我不是要追究甚么,而是必须尽我责任去告诉他:这种手段,一而再,再而三,必然有一次,会闯出大祸来,我要他及时”刹车“,他是铁蛋的孩子,我不能坐视他走歪路。”
    白素望着我,略有嘲笑之意— 那自然是因为我很少有这样“正气凛然”的情形之故。
    我用力一挥手:“好,我承认,我也想弄明白他为甚么要那么做,想弄明白他和天官门之间,有甚么关连。”
    白素握住我的手:“好,你去进行— 要你老在家里看孩子,闷也把你闷死了。”
    我笑:“看其他的孩子会闷,看红绫,只会累,绝不会闷。”
    白素想着我说的是实情,也笑了起来。
    我们又讨论了一下,小铁— 铁天音有没有可能早知道我手中有“天官门”的资料?
    结论是“不可能”。他多半是在温宝裕的口中,或是在我的记述之中,知道了“天官门”,所以才想知道更多的资料,谁知我恰好有天官门的记录,所以那对他来说,是意外之喜— 这一点,从他当时大喜若狂的神态之中,可以得到证实。
    但是,我们认为,他想知“天官门”的资料,却是早已有了这个念头的。
    问题是,我无法设想早半个世纪横行江湖的一个神秘帮会,和一个年轻受现代化教育的医生之间,会有甚么联系可言。
    第二天,红绫和我在地球仪之前,我告诉她,我要到德国去,转动地球仪,对她说德国在甚么地方。她虽然用心听着,但是显然不能接受,当她第一次见到地球仪,我向她解释地球的时候,她就一面摇头一面道:“那么多屋子,那么多人,全在一个大球上?”
    她表示了不信,直到那时,她还是不信。要她相信,除非是带她升上太空,让她在升空的过程之中,看清楚她所在的地球。
    这并非不可能的事,我所知的许多在地球活动的外星人,都有这种起码的能力,在适当的时候,红绫就可以有机会作太空遨游。
    白素带着她来机场送行,温宝裕也来了,我对他道:“你这个未来的表姨丈,多点照顾红绫。”
    温宝裕十分正经地答应:“是,我和胡说讲好了,红绫可以到博物馆去吸收知识。”
    这是好主意,所以我立刻同意:“好极,你自己没有空,可以多发动些朋友陪红绫不必向他们说红绫的出身,只说是— ”
    我还未曾想出适当的借口,温宝裕已哈哈大笑:“大名鼎鼎的卫斯理,女儿的来龙去脉,早已人人皆知,怎么能掩饰。”
    我也不禁失笑,但还是警告:“要你们那帮朋友不要取笑红绫,不然,可能招致严重后果。”
    我知道温宝裕和一些志趣相合的青年朋友,常在他的大屋子中聚会,天南地北,无所不谈。小宝神通广大,常请到一些人物去参加,原振侠医生,甚至年轻人和他的黑纱公主这样的传奇人物,都请到过,我也曾在这样的聚会中出现过。
    这些青年人,大都热情得很,红绫能和他们相处,自然是好事,但是我也必须有告诫。
    温宝裕道:“放心,能和我在一起的人,必然不会有无聊的行为,大家都会把红绫当自己的妹妹一样。”
    白素听温宝裕那么说,也很高兴。
    我趁机向白素道:“孩子长大了,总要离开父母的。”
    红绫知道我们是在说她,她搭腔:“我长大了,我不离开……父母。”
    她说得十分认真,白素欢喜无限。
    临上机,白素才道:“小郭的行家遍布世界各地。随时联络,一有消息,就可以告诉你。”
    温宝裕这才知道我有目的远行,他才现出好奇的神色,我便拍着他的肩头:“回来再告诉你。”
    温宝裕神情懊丧,因为他竟然没有早发觉我又有奇遇。
    上了机之后,我一直在作种种设想,可是最主要的一环无法解得开,其余的自然也都成了谜。
顶一下
(8)
61.5%
踩一下
(5)
38.5%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