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大秘密(9)

时间:2012-12-2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而红绫抱着超过一百五十公斤的温妈妈,举重若轻,转过身来向我和白素道:“咦,这个人是真的,不是吹气胀大的那种。”
    我们这才明白,我们的宝贝女儿,一见温妈妈浑圆的体型,以为她是吹气胀大的橡皮人了,一抱之下,发现很有分量,才知道她是真人。
    白素忍住了笑,忙喝:“快放手,这位是小宝的妈妈。快放手,轻一点。”
    这“轻一点”三字,非说不可,不然,红绫若是用力一顿,把温妈妈放下来,温妈妈的腿骨非断折不可,那就真的闯大祸了。
    总算红绫轻轻把温妈妈放下,温妈妈惊魂甫定,木立当地,仍然说不出话来。
    接着,她连打了几个倒退,这才“呼”地吐出了一口气,想要发作。
    可是就在这时,白素已指着红绫道:“这是我们的女儿,红绫,叫温太太。”
    红绫的神情,仍然把温妈妈当成了是吹气的玩具人,不过她还是叫了一声。想不到她一叫,刹那之间,温妈妈的胖脸上,血色全无,全身肥肉发颤,陡然发出了一下尖叫,红绫巍然不动,一点也不吃惊,再也想不到的是,她也一张口,回以一下尖叫,相形之下,温妈妈的那一下叫声,简直悦耳动听之至。
    温妈妈更是大惊失色,再连退三步,突然之间,双手乱摇,急叫道:“不行。不行。原来你们有女儿,不行,万万不行,难怪你们对小宝好,原来早有阴谋,万万不能,你们可别痴心妄想。”
    她语无伦次地叫着,声音凄厉无比,我皱着眉:“她在放甚么屁?”
    本来,当着红绫和温妈妈,我不应该说这种粗话,可是温妈妈说话,实在太乱七八糟了,令人有忍无可忍之感,这才脱口而出。
    果然,大人不做好榜样,孩子学得最快,红绫立时拍手大乐,指着温妈妈叫:放屁。放甚么屁。“
    温妈妈又惊又怒,声嘶力竭地叫:“我们家小宝— ”她叫得半句,一口气呛住了,再也说不下去。
    白素低声回答我:“她误会了,以为我们要招小宝做女婿。”
    我一听之下,不禁哈哈大笑,温妈妈若有此想,也难免她吃惊,我一面笑,一面望向白素,用眼色询问就的意见:是不是要和她开个玩笑?
    白素忙摇头不迭,我向温妈妈看去,见她全身发颤,面如土色,出气多,入气少,心想这玩笑真的不能再开下去。
    红绫看到我纵笑,她也笑,我止住了笑声,她来到我的身边,指着温妈妈:“这圆球一样的人真有趣。”
    白素这时,也来到温妈妈的身边,伸手在她的手背上。轻拍下几下,趁机伸指在她的“合谷穴”上,轻弹了两下,使她镇定。
    最主要的,还是白素的话,令得温妈妈的情绪,迅速平静了下来。
    白素柔声道:“温太太,你误会了,小宝已有心上人,是大富豪陶启泉的干女儿。南洋大富豪的独生女,现在在外国留学,很快会学成归来,就会请你准他们订婚了。”
    这番话之中,最动听的自然是两次提及了“富豪”,而且陶启泉的名字,何等响亮,温妈妈如梦初醒。还不是十分相信。白素再次强调:“那女孩子我见过,又温柔,又大方,学识又好,上代做过大官,是极有教养的好女孩,足配得起小宝。”
    温妈妈这一喜,非同小可,连声道:“这孩子,怎么把这样的好事瞒着我?”
    白素戏做到足:“这是小宝的一片孝心,想给你一个惊喜,却不料叫我们先给泄漏了消息。”
    温妈妈忙道:“不要紧。不要紧。”
    她又向红绫看了一眼,不由自主,用手拍着心,表示害怕。红绫却大步走了过来,挽住温妈妈的手,端详着,神情好奇。
    温妈妈由于太胖,她的手背上肉多,看来像是一个半球体,十分有趣,红绫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手,所以挽住不肯放。
    温妈妈的手虽然胖,可是细皮嫩肉,光滑无比,而红绫的手,皮肤粗糙之至,像是柴枝一样,手指都是平的,两只手握在一起,相映成趣。温妈妈缩手也不是,躲开也不是,神情尴尬之至。
    我实在忍不住笑得全身发软,白素过去,硬把红绫分了开来。红绫大是羡慕:“小宝真好,她妈妈那么好玩。”
    温妈妈惊悸未了,不敢久留,走向门口:“我去看小宝,去问他。”
    白素道:“孩子脸嫩,别迫得太紧了。”
    温妈妈连声道:“是。是。”
    她走了之后,白素才忍不住大笑一场。温宝裕和蓝丝之间的事,趁机摊了开来,倒也是一件好事,免得日后麻烦。看来能和陶启泉攀上关系,就算是干亲,温妈妈也心满意足之至。
    当然,我们也趁机花了不少时间,给红绫增加知识——她有一个好处,甚么事,只要讲一遍,她就立刻知道,而且,还能自行组合理解,举一反三,所以,和她相处,把世上一切事讲给她听,实在是赏心乐事。
    既然忙于教女儿,我们自然无暇显及其他的事,所以,十二天官给的那一盒纪录,本来是应该引起我极大兴趣的,也被搁过了一边。
    温宝裕吊了一天盐水,复原之后,才和铁天音一起来我处,面青唇白,老远看到红绫,就连连摇手:“不喝了,不喝了。”
    红绫很是奇怪:“为甚么不喝了?”
    对这种喝酒如喝水的人,温宝裕有苦自家知。他不再理会红绫,来到我和白素面前,深深一鞠躬,这自然是在感激我们,替他在他令堂面前,解决了一大难题。
    我笑道:“不必客气,不过没有用,礼下于人,我也不会给你甚么线索。”
顶一下
(8)
61.5%
踩一下
(5)
38.5%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