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大秘密(17)

时间:2012-12-2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小铁一定是从老铁那里,知道了天官门和十二天官的一些事,所以他才对之有兴趣的。
    我真想不到在见了铁蛋之后,一杯酒还没有喝光,事情便已急转直下,出现了这样的局面。
    一时之间,我思绪紊乱之极,看到铁蛋在地上挣扎,竟慢了一步才把他抱了起来,一脚踢正了轮椅,再把他扶坐在轮椅上,铁蛋的脸色生青,额上青筋暴绽,大口大口呼气。
    我忙把酒瓶递过去,他接过了酒瓶,一张口,咬住了瓶口,咬得格格乱响,可是忘了去喝酒,可知他这时,情绪的激动,已使他失去了控制自己行动的能力。
    我走过去,一手托住了酒瓶,一手按下了他的头,令酒可以流入他的口中,开始,他也不懂得下咽,直到酒自他的口中溢了出来,他的喉结移动了一下,“啯嘟”一声,吞下了一大口酒。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的铁大将军,竟然在这种情形之下被人迫酒,败在他手下的败军之将若是看到了,只怕会买块豆腐去撞死。
    他连喝了三口酒,还咬着瓶口不肯松口,我一面用力拉,一面大声喝:“不管甚么事,已过去了那么多年,都不是重要事了。”
    一面叫,一面还要伸指在他颊边的“玉白穴”上轻弹了一下,令他松开了口,才能使瓶口脱离了他的口部,当真狼狈之极。
    第六章 铁大将军的秘密
----------------------------------------

    酒瓶离口,铁蛋可以讲话了,他说的那一连串话,不但声音怪异,而且语不成句,实在听不明白,他叫的是:“找到他们了。他们不肯放过我,到底找到了,他们倒还在?哈哈,怎么躲都躲不过去?他奶奶的,好,来吧,老子可不怕。可得一人做事一人当,他奶奶的… ”
    铁蛋口说“老子不怕”,但身子剧烈发抖,也不知是怕还是激动。
    “他奶奶的”也是他自小就习惯了的骂人话。
    这一番话,我听得莫名其妙。他停了下来,气息急促之极。
    我忙道:“你和天官门有过节?”
    我在这样问的时候,仍然不明白,铁蛋二十出头,就成了名将,一直在军队之中,很难想像他如何会和天官门发生关系。
    我这样一问,他又是一声吼叫,可能是酒精在他体内,起了作用,他豪意陡生,咬牙切齿:“过节,我要他们死,他们要我死,这算不算是过节?”
    我更是吃惊,实在不知说甚么才好,太意外了。
    面对这样的意外,我也无法可施,只有任由铁蛋自己去发挥,我一句话也说不进去。
    铁蛋大口喘气,又喝:“拿酒来。”
    传说之中,铁大将军每次在发动大攻击之前,都会有这样的一声呼喝,他的部下在回忆录中提到他,常有“将军喝得双眼通红”、“酒令他双眼如同冒火”那样的形容词。
    这时,他虽然坐在轮椅上,但是这一下呼喝,还是神威凛凛,依稀可见他当年,喝干了酒,把碗一摔,一挥手,冲锋号嘟嘟响起,千军万马,一起向敌军掩杀过去的气概,叫人神往。
    我忙把酒给他,他又喝了好几口,伸手抹干口中的酒,手抖得很厉害——毕竟他大逞雄风的时代已过去了,如今,他只是在轮椅上的一个瘦弱汉子。
    我伸过手去,握住了他的手。他深深吸了一口气,这才说出了一句话来,令我惊诧不已。
    他说的是:“我曾当过俘虏,被俘虏过。”
    一听得他忽然冒出了这样的一句话来,我要竭力克制着,才使自己的身子不致于一下子跳了起来。同时,我也不敢去看他,只是盯着杯中的酒,并且大大地喝了一口。
    我之所以有这样的反应,是因为我太知道这句话的严重性了。
    这句话不但严重,而且极度不可思议。
    虽然现在,铁蛋已经做到与世隔绝,甚么样的事,都与他无关了,但是他曾是军人,对于军人的荣誉,不可能也抛开不理。
    而曾当过俘虏,是军人的奇耻大辱,是军人生命之中最不光采的记录,是见了人会抬不起头来的污点。
    或许,我应该写得详细一点——有些军队,对于军人被俘,并不认为怎么严重。战俘归队时,还会受到热烈的欢迎。可是铁蛋投身的那个军队,却大不相同。那个军队,百分之百,是政治的工具,在残酷的斗争之中,一旦成了俘虏,而没有壮烈牺牲,那首先就是一种不够英勇、不够忠贞的行为,已经必然蒙污。
    再加上被俘之后,是否曾出卖了战友,也就成了无穷无尽的怀疑的根据,决计不能再得到信任,从军生命,也从此结束,非但不能再当军人,而且还要在自己人的阵营之中,抬不起头来,过着受屈辱的日子,比被敌人折磨,可怕万倍。
    我之所以吃惊,是因为铁蛋不是藉藉无名之人,他的事迹,到处传诵,是近代历史的一部分,所以,在他的军事生涯之中,如果他曾成为俘虏,那绝不可能隐瞒不为人知。我就绝不知道他当过俘虏,只知道和他对敌的许多将领,成为他的俘虏。
    所以,这时我不可能有甚么反应,只能尽量装出平淡,那和他毕生荣誉有关,对他来说,那此生死更重要——叫他在荣誉和生命之间,任择其一,我相信他一秒钟也不会考虑,必然选择光荣的死亡,不会选择屈辱的生存。
    这也最是令我奇怪的——以他这样性格的人,怎么可能会成为俘虏呢?
    那简直难以想像,所以我不由自主,摇了摇头。铁蛋在说了这句石破天惊的话之后,有好半晌没有出声,看他的神情,像是陷入了沉思之中。
    他不说,我自然也不好问,所以,在两人之间,就是沉默。
    也好,趁大家都沉默着不说话的时候,对这个题为(大秘密)的故事,作若干说明。

顶一下
(8)
61.5%
踩一下
(5)
38.5%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