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大秘密(3)

时间:2012-12-2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但是我仍然不能表示同意。
    (这真是很无奈的事,也很悲哀——何以父女之间竟不能随心所欲地交谈,非得按照一些不知由甚么人订下的规范来教育她呢?)
    当下我道:“老十二天官去世已久,他们的事,也没有甚么可以作准的了。”
    我当时只不过是随便一说,也没有甚么特别的意思,红绫听了之后,侧着头,略想了一想,也没有再说甚么。那三大筒烈酒,足可以令一头水牛醉倒,可是看来红绫的酒量之高,超乎我的想像,看来她只是略有酒意而已,至少她们可以觉察到白素神色有点不善,而且,她也知道如何能使白素高兴。
    所以,她挨向白素,拉起白素的衣襟来抹汗,咧着嘴向白素傻傻地笑,白素忙替她抹汗,拍着她的背:“别喝太多的酒了。”
    红绫大声答应着,在接下来的时间中,我用心观察,发现红绫有一个好处,她答应了不再喝酒,当真说得出做得到,好几次,竹筒已传到了它的手中,她举筒想喝,可是向白素那里望一下,又把竹筒交给了别人。而更难得的是她在那样做了之后,一点也没有不高兴之感,一样大声酣呼,痛快淋漓。
    白素表现得很沉默,过了好一会,她才道:“不能再让她留在苗疆了,回家去,她很快就能适应文明人的生活。”
    看来,要白素改变主意,绝无可能,这时,轮到我默然了。白素又补充:“我对她说过,她对于文明人的生活,很有兴趣。”
    我道:“只要她不是只是感到新奇就好。”
    白素一字一顿:“她会适应,也必须适应。”
    我对白素的这句话,同意上半句,而不同意下半句,可是我没有出声,因为我想,如果适应,自然好,不适应,她也可以随时回苗疆来。
    这时,天色也渐渐黑了下来,参加狂欢的苗人越来越多,我和白素被请到了一个草棚之中,有丰富的食物在等着我们。
    我抓起了一只不知是甚么动物半焦的腿,大口啃着,白素只是斯文地把山鸡撕来吃。不一会,蓝丝进来,她也俏脸通红,神情兴奋,坐在白素身边:“要是小宝在,他一定高兴极了。”
    我哈哈一笑:“我决定回去之后,不对小宝说你和我们的关系。”
    蓝丝笑道:“你们忍得住不说,红绫一定忍不住。”
    我呆了一呆,向白素望了一眼,心想:原来你早已决定了要带女儿回家,却不对我说。
    可是我一望之下,立即知道自己想错了,因为白素一听得蓝丝这样说,神情竟是大喜过望,一伸手,握住了蓝丝的手:“这……这是她说的?”
    蓝丝点头:“是她说的,她说,一到,就按住小宝的头,叫他叩头,就把我是她的甚么人,告诉小宝。”
    白素笑容满面,问我道:“听,这孩子愿意跟我们回家了——我甚至还没有向她提出来。”
    我点头:“我并没有和你站在相反的立场——只要她自己高兴,只要她快乐,我们的立场一致。”
    白素大是高兴,向广场上去找寻红绫的下落。这时,广场上已燃起了许多篝火,火光熊熊,人影晃动,很难认人,正在找着,只见红缓和十二天官,一起向我们所在的草棚走来。
    十二天官排成了三排,每排四个人,很是整齐,却由红绫带着头。十二天官个个神情肃穆,红绫则仍是一副笑嘻嘻地,天塌下来也不在乎的神情,奇在她的手上,捧着一个布包。
    一见这等阵仗,我可以知道必然有不寻常的事发生,首先向蓝丝望去,只见蓝丝也面有讶色,摇了摇头,表示她也不知道发生了甚么事。
    再向白素望去,她也惘然。由于十二天官来得隆重,所以我和白素一起站了起来。红绫来到了草棚,仍然把那布包捧在手上,这时我才看出,那包裹是用一幅刺绣来包着的,但是那刺绣也十分残旧,颜色模糊,所以也看不清有点甚么绣在上头。
    十二天官跟着也是走了进来,在这样的情形下,我自然只有等他们先开口。
    开口的是那个瘦老头(他们各有名字,我也记住了,可是提他们的名字,没有意义,还是提他们的特征,容易记住谁是谁),他踏前一步,道:“刚才红绫说,卫先生说了:”老十二天官去世已久,他们的事,也没有甚么可以作准的了‘。“
    我一听,心中就不禁一凛,我确是这样说过,莫非十二天官对我这句话表示不满,兴问罪之师来了?如果是这样,那未免小题大做了。
    我维持着笑容:“是,红绫刚才酒喝多了,我劝她不可以前辈人物的每一种行为作准。”
    我自问解释得很是得体。可是十二天官根本不听我的解释,只是自顾自叹了一口气,仍由那瘦老头说话:“老十二天官纵横江湖,是了不起的人物,他们迫不得已,才在苗疆落了难,收了我们为传人。老十二天官临死之前,曾有一番吩咐——”他说到这里,顿了一顿,神情更是庄严。
    这时,我也看出,他们是有事要找我商量,并不是为了我的那句话来找麻烦的。白素也看出了这一点,所以她道:“大家坐下来好说话。”
    十二天官坐了下来,红绫来到蓝丝的身边坐了下来。蓝丝指着她手中的包裹,红绫却向十二天官指了一下,说明那是十二天官的东西。
    大家都坐下之后,那瘦老头续道:“老十二天官临终,曾说,他们一生所做的大事,都由其中一位,摘要记了下来。吩咐我们有机会,去找一个极可靠的人,整理一下,公诸于世— ”
    他那几句话,说得很是生硬,显然那不属于他自己的语言,而是生吞活剥,硬生生背熬了的。
    我一听,就吃了一惊,失声道:“有这等事?”
顶一下
(8)
61.5%
踩一下
(5)
38.5%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