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大秘密(2)

时间:2012-12-2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我这时才留意到,蓝丝和白素并不相似,反倒可以在她身上,看到当年来造访的何先达的那种俊朗的影子——遗传因子真是奇妙之极。
    蓝丝简单地把她的身世说完,却并没有多说何先达为何忏悔的事。十二天官大是兴奋:“放心,只要有这个人在,一定能把他找出来。”
    蓝丝犹豫了一下:“他不是很肯见人,武功又高,不要太勉强了,总要他自愿才好。”
    十二天官中那个长脸女人道:“就算你生身之父来了,我们——”
    蓝丝不等地说完,就大声道:“我永远是你们的女儿。”
    她在这样说的时候,右手高举,做了一个看来古怪的手势,那必然是一个十分严肃的誓言手势,所以十二天官又大声欢呼。他们又一起来到了猛哥的身前,用极恭敬的神态和语气道:“虽说是天赐的,但也要借你之手,十二天官终生感激。”
    看到十二天官那样真诚对蓝丝的态度,我心中陡然有一股冲动:把红绫托给他们算了。他们必然会尽心尽意对红绫,一如他们对蓝丝。
    白素在我的身边,她显然知道我在想甚么,所以用力握了我的手一下,提醒我不可再想下去。
    十二天官谢完了猛哥,又向我和白素走来,个个眉开眼笑,一副喜心翻倒,想说甚么,又不知道怎么才好的神情。白素应付这种场面的本领在我之上,她迎了上去,也是满面笑容:“我们从此也是自己人了,蓝丝是你们的女儿,又是我的表妹,我们全是一家人。”
    白素和十二天官,自然并无血缘的亲属关系,但是说是一家人、自己人,倒也无不可。而最主要的是,白素的话,说出了十二天官心中想说,但又不知如何开口才好的话,所以,他们的高兴,难以形容,个个激动无比。
    正好有人捧了大竹筒盛载的酒来,十二天官接过来,大家就开怀畅饮。
    这种情景,本来是充满了欢愉气氛的,我也受了感染,大口喝了几口酒,全身都暖烘烘地,很是舒服。可是我向白素望去,却见她眉心打结,虽然并无悲戚之容,但总和那么欢愉的场面,有点格格不入。
    我来到她的身边,循她的视线看去,看是甚么现象惹得她不快。
    只见白素的视线,一直落在红绫的身上,红绫那时,捧着一竹筒酒,正和一个身形很是粗壮的十二天官之一,在对饮,两人都高同捧着竹筒,酒像是泉水一样流下来,流进他们的口中,两人大口大口吞着,发出“啯嘟”、“啯嘟”的声音,在他们的身边,围了不少人,都在鼓噪喧哗,大声叫好。
    不知为了甚么,地无分南北,人不论中西,都会有这种兴高采烈、热闹无比的轰饮场面出现。
    转眼之间,竹筒之中,再没有酒流出,红绫和那天官各自一声怪叫,立时又有人送上酒去。我身边的白素踏前一步,我不等她出声,就一把将她拉住,沉声道:“喝酒最多醉,不会死的。”
    白素顿足:“这像话吗?我早就发现她很是贪酒,竟到了这种程度,至少该告诉她,这是酗酒,是一种很坏很坏的行为。”
    我苦笑:“何必一定要现场教育?等她第二天头痛欲裂时再说,不是更有效果吗?”
    白素紧抿着嘴,眼看在众人的呼叫声中,第二竹筒的烈酒,又被灌了个涓滴不剩,红绫伸手一抹口,大声酣呼:“拿酒来。”
    我看到这里,也不禁长叹:“真是叹为观止,想当年,丐帮帮主乔峰和契丹十八骑,在少林寺前喝酒的气概,也不过如此了。”
    白素狠很地瞪了我一眼:“还有心情说俏皮话。”
    我握住了她的手,发现她的手心全是汗,可知她心情确然十分激动。我忙道:“她肯不要银猿,要爸爸妈妈,这已是大进步了。”
    白素顿足:“看她这样喝下去,怎么得了?”
    我也在想,该用甚么方法去阻止红绫继续拚酒才好,一抬头间,发现已不必我再努力了——和她在斗酒的那天官,身子已向后倒去,竹筒歪在一边,酒流了一地。
    而红绫在众人的欢呼声中,兀自把尚余的半筒酒,喝了个干干净净,然后,双手拍打着自己的胸口,发出惊人的声响。
    看到这等情形,我也不免有“吾不欲观之矣”,想掩眼转过头去,可是我却也看出,红绫真正完全沉浸在快乐之中——这样的快乐,一个人一生之中,不知道是不是能享受到三次。
    许多人涌上去,把红绫抬了起来,抛向上,又接住,再抛起,红绫发出惊天动地的吼叫声。
    我向面色越来越难看的白素道:“看到没有,她属于这里。”白素冷冷地道:“她如果在运动场上夺标,也能有这样的待遇。”
    我没有出声。我知道,蓝丝和十二天官的问题解决了之后,红绫的问题又会摆在面前,那是避无可避的事。白素还想说甚么,我也有话说,两人同时开口,看到对方正要说话,也就停了下来让对方说,就在这一耽搁之间,只闻得一蓬酒味聋到,红绫已奔到了我们的面前。
    由于兴奋,她满脸通红,汗水涔涔,笑逐颜开,全身酒味,造型之古怪,别说没有一丝一毫大家闺秀的风范,简直无法分类。
    我看了之后,也不禁暗暗摇头,她却不知道她的父母正在为她伤脑筋,嘻着一张大口,酒气喷人:“那天官说他酒量好,哈构构。”
    白素不说话,只是望着我,我不忍扫她的兴,但也不得不道:“喝酒多了,对身体不好。”
    红绫一扬手:“那醉了的天官说,他的师傅,一天至少要喝十筒酒,身体好得像铁打的一样。”
    那“醉倒的天官”的师傅,自然是老十二天官之一。老十二天官是身负绝艺,纵横江湖的人物,在这一类江湖豪客之中,颇有酒量之豪,匪夷所思者,我就会亲眼见过一名燕赵大汉,一脚踏在板凳上,姿态不变,一口气豪饮了十七碗白干,脸不红气不喘的。红绫这时所说的,当然可能是事实。
顶一下
(8)
61.5%
踩一下
(5)
38.5%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