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后备(8)

时间:2012-03-2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海文低下头去:“在他死之前,我才和他相识不久,和他有过几个约会,在他的内衣袋中,藏着一小纸条,是我写给他的地址,和一个号码,警方发现了他的骸骨之后,根据地址找到了我。”
    我皱着眉,心头疑云陡生,丘伦是我的好朋友,他不明不白叫人谋杀了,这件事,我可不能不管。
    我在想着,海文小姐低叹了一声:“难怪自那次约会之后,他再也没有来找过我,原来我们在分手之后,他已经遭了不幸,唉,真想不到,他其实十分可爱。”
    我问道:“小姐,你刚才还提及一个号码?”
    海文道:“是的,经过警方调查,那个号码,是当地一个小镇的公共汽车站储物箱的号码。一追查,由于那个储物箱久未有人开放,站方早已开了,将箱中的东西取了出来,另作保管,就是你手上的那纸袋,其中有一张纸条,请你看看。”
    我忙打开纸袋,看到纸袋中,有不少照片。我来不及看照片,先取出了那张纸条来,纸条上龙飞凤舞般写着草字:“如果我有任何不幸,请将这些照片,交给卫斯理先生,他的地址是──”
    我抬头向海文望去,海文道:“恰好我有一个假期,而我又早就想到东方来旅行,所以,我就将这东西,带来给你。”
    我忙又取出照片来,照片一共有十多张,看起来,有点莫名其妙之感,照片上所拍的,是两个人,挟着一个人上一辆车子的情形,全部过程可以连贯起来。但拍摄之际,显然十分匆忙,有点模糊不情,最后几张,距离相当远,是那辆车子已绝尘而去的情景,而那辆车子,则是一辆高尔夫球场中用的车子。
    我抬起头:“这些照片,是甚么意思?”
    海文道:“我也不知道,不过,那天丘伦的表现非常怪。他本来就是一个怪人,那天,我在湖边,背对着他,已经感到他来到我身后,可是忽然之间,他却怪叫了起来──”
    海文小姐接下来所讲的事,在开头已经叙述过。我听海文的叙述,指着照片:“这样说来,他认为那个被带上车的人,是齐洛将军。”
    海文作了一个无可奈何的神情:“看来,的确是这样。”
    我心中的疑感更甚:“看来他还十分认真,因为事后,可能就在当天,他叫了一个不知道甚么人,打电话将这件事告诉我。”
    海文睁大了眼,我又道:“他以后的行踪,你不清楚?”
    海文道:“不清楚,当时我十分愤怒,头也不回就上了一辆在公路上驰过的车子离开了。”
    我又问道:“他的尸体被发现之后,当地警方难道没有调查他的行踪?”
    海文说道:“事件发生太久,完全没有法子调查,只好不了了之。”
    我再看那几张照片,心中思潮起伏。我想到的第一个问题是,这种车子,并不适宜于长途行驶,一定就在附近,可以找到答案。从这几张照片的情形看来,丘伦一面奔跑,一面拍摄,他是在追那辆车子!
    人的奔跑速度,当然比不上车辆的速度,丘伦追到后来,可能停了下来,但是他一定已看清了车子驶到甚么地方去。
    他结果被人在后脑以重物撞击致死,那么,他要去的地方,就是他致死的所在。
    这其间的经过,只要通过简单的推理,就可以找出来龙去脉,但是问题是:是甚么原因,导致他被谋杀呢?
    我想了片刻:“小姐,拍摄这些照片的正确地点是— ”
    海文道:“在瑞士西部的一个小湖边,那个小湖,邻近勒曼镇。那是一个只有几千口人的小镇,是渡假的好地方。”
    我心中在盘算,是不是要到发生意外的地方去一下,调查丘伦的真正死因,海文的话才一出口,我就陡地一怔:“哦,勒曼镇……勒曼镇……”
    我将这个小镇的名字念了两遍,俯身在茶几下的报架中,去翻查旧报纸,找到了军事强人齐洛将军心脏病到欧洲去就医的那段新闻,新闻中说得很明白,齐洛将军将到瑞士西部的勒曼镇一家疗养院中,接受检查和治疗。
    海文显然不知道我在作甚么,用一种讶异的眼光望着我,我在那时,也全然没有想到甚么,思绪十分混乱,想了片刻,我才道:“这个小镇的疗养很出名?不然,一个国家元首,怎会到那里去接受治疗?”
    海文道:“或许,早两个月,有一个美国华尔街的大亨,也到过勒曼镇。”
    我心口又陡地一动:“这个大亨──”
    海文道:“叫辛晏士,犹太裔的。”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辛晏士,就是那个在打高尔夫球时意外受过轻微损伤的大亨!
    我隐隐感到几件事之间,可能有着某种联系。但其间究竟是甚么联系,我却一时之间,想不出来。海文小姐站了起来:“丘伦要将这几张照片给你,因为那可能和他的死因有关?”
    我又看了那些照片一眼:“当时,他一定是感到事情非常特别,所以才会不顾你,而去追查他认为特别的事情,而他遇害的日期,可能就在你们分手的那一天,或者,迟一两天,总之就在那几天之内,这些照片,无疑是极重要的线索。”
    海文迟疑道:“隔了那么多年,还能查得到?”
    我指着照片:“我想可以的,你看,这几个人的样子,拍得很清楚──”
    我说到了一半,陡然停止,双眼有点发定,我立时向海文看了一眼,看到她的神情也很古怪。我知道在那一刹那间,我们都发现,在照片上,被抓上车的那个人,看来和报上齐洛将军的相片,十分近似,简直就像是一个人。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1)
10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