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后备(15)

时间:2012-03-2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杨副董事长驾着车,进入医院,他在想:陶启泉是不是要开始利用他有限的几天,作最后的交代呢?他甚至想到,陶启泉其实大可以不必出院,只要将最亲近的几个人叫来,再叫律师来,他可以在病床上,吩咐应该怎么办,谁也不会违背他的意志。
    当杨副董事长看到陶启泉和一个又高又瘦的西方人在一起的时候,他先是怔了一怔,接着,他知道自己料错了。
    陶启泉临出院,几个医生还在竭力反对,可是陶启泉听也不听,脸上呈现着一种异样的兴奋,一下就上了车。
    杨副董事长开来的是一辆大车子,车的前、后座之间,有着隔声玻璃的间隔。陶启泉上了后座,那洋人老实不客气,也进了后座,坐在陶启泉的旁边,于是,杨只好以副董事长之尊,权充司机。
    这还不令杨副董事长生气,反正副董事长也好,总经理也好,在陶启泉的面前,全是小伙计,没有大人物。而令得杨生气,或者说,令得他伤心的是,陶启泉一上了车,立时按下了一个钮,将前、后座之间的玻璃隔上。这一来,杨变得听不到他们在讲甚么。
    杨听到的,只是陶启泉的吩咐,道:“驶到王子码头上,小心点驾车,我还不想死。”
    陶启泉的声音,显得十分愉快。这种愉快的声调,和他脸上那种兴奋的神情相配合。杨副董事长在记忆之中,陶启泉好像从来也没有那样高兴过。只有一次,几年前,陶启泉在经过了激烈的竞争之后,将一个欧洲财团打得几乎破产,而令他的财产,又增加了一百亿美元以上时,才约略有过这样的神情。
    杨副董事长不知道发生了甚么事,他只是将车子驶到了码头,那大约是三十分钟的路程。
    王子码头是一个专供游艇上落的码头。不是假日,天气又不好,显得相当冷落。
    杨副董事长才停了车,就看到后座车门打开,陶启泉和那又高又瘦的西方人,一起下了车,陶启泉向他招了招手,杨连忙也下车。
    陶启泉将一盒录音带交给了他:“你将这卷录音带,交给卫斯理,立刻去──不,等到明天,明天傍晚时分,才交给他,不能太早。”
    杨接过了录音带,十分着急:“陶先生,你要到哪里去?”
    陶启泉道:“我要离开一些日子,大概一个月,我会和你们保持联络。所有的业务,你可以作主的,先替我作主,作不了主的,等我回来。”
    杨副董亭长知道陶启泉病情,听了之后,当时就呆了一呆,失声道:“离开一个月?”
    陶启泉拍了拍杨的肩:“是的,至多一个月,或许不要那么久。”
    杨副董事长觉得在这一刹那间,他不知道还有多少话要说,可是那西方人──当然就是罗克──已经将一艘十分漂亮的游艇,叫了过来,游艇泊在码头边上,陶启泉甚至不要人扶,自己就上了游艇,罗克也跟了上去。
    杨副董事长也想上艇,陶启泉道:“你回去吧,照我的吩咐做。”
    杨副董事长这时,心头混乱一片,陶启泉的吩咐,完全不发生法律作用,没有人可以为他作证,如果陶启泉一去不回,那么──就在杨的紊乱思绪中,那艘外型极美丽的游艇,已向外驶去。
    杨无可奈何,只好驾车回去,一直等到今天傍晚,才和我联络。
    他道:“所以,陶先生去了哪里,我真的不知道。”
    我不等听杨将经过讲完,就已经叫了起来,问道:“那卷录音带呢?”
    杨立时郑而重之,取出了录音带,一面还带着焦虑的神情望着我:“录音带的遗嘱,在法律上有效么?”
    我道:“去他妈的遗嘱!这是他要对我讲的话!”
    我找出了录音机,放进了录音带,按下钮掣,立刻就听到了陶启泉的声音。
    正如杨所讲的一样,陶启泉的声音,听来显得十分愉快。一个垂死的人,无论如何矫情,都无法假作出这种愉快的声音来。
    以下,就是录音带中,陶启泉讲的话:“真对不起,卫斯理。我不能让你知道发生了甚么事,至少暂时不能。不过,你要百分之一百相信我的话,在我身上发生的事,只会对我有利,绝对不会有害,你一定要相信这一点,不可胡思乱想,我知道你最喜欢胡思乱想。所以,你不必自作聪明地采取甚么行动,如果那样做的话,只会害我,绝对帮不了我,我们是好朋友,你可以说是我唯一的朋友。如果我真的很快会死,你在医院中对我讲的话,很有帮助,可是如今情形不同,我绝对可以得救,你等着我的好消息,千万不要为我做甚么,甚么也不必做。”
    录音带上,陶启泉的话,就是这些。
    他用的字眼,如“自作聪明、胡思乱想”等等,对我的自尊心,多少有点伤害,但毫无疑问,是陶启泉亲口所说。
    我又重放了一遍,一心想在其中,听出点隐语来,因为据杨副董事长说,罗克和他一起在车后座,那就大有可能,他是在胁迫之下才作这个录音的。
    (想起陶启泉“自作聪明”的评语,颇有点哭笑不得。)
    在又听了一遍之后,实在听不出甚么破绽来,白素望着杨,问道:“他上船之前,曾说要离开一个月?”
    杨忙道:“是的──”
    白素打断了他的话头:“他还说,会尽快和你联络?”
    杨又道:“是,我也不明白他那样说是甚么意思。”
    白素向我望来,我皱着眉:“照这样情形看来,他像是去接受治疗,哼,那个罗克,他是甚么人?是一个神医?”
    白素呆了片刻,才道:“罗克是一个十分神秘的人物,他一定是用极其动听的话,打动了陶启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1)
10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