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后备(11)

时间:2012-03-2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陶启泉有点恼怒:“放屁,这是甚么话,我有话吩咐他们,有的是时间,何必急在一时,过来,我们来闲聊。”
    一个人,在病重之际,对自己生命仍然充满了信心,这当然是一件好事。可是陶启泉的信心,却不是很正常。因为他的信心,完全寄托在他有钱这一点上。而事实上,即使肯花一亿美金,也不可能换取一天的生命!
    死亡是人的最终途径,也是最公平的安排,任何人都不能避免,与有钱、没有钱,没有直接关系。
    当我想到这一点的时候,我觉得,作为一个朋友,虽然这是极不愉快的事,我还是非做不可,我叫着他的英文名字:“你应该勇敢一些,接受事实,现在不是闲聊的时候。”
    我用这样两句话,来作为我所要讲的话的开始,自以为已经十分得体了,可是,陶启泉一听之下,面色立时变得极其难看。
    而在病床旁的所有人,脸色也在刹那之间,变得比陶启泉更难看,其中两个,向我怒目而视,看他们的样子,若不是久已未曾打人,一定会向我挥拳。他们那种愤然的神情,表示了他们对陶启泉这个大老板的极度忠心,一副陶启泉是原子弹都炸不死的样子。
    我不理会这些人,又道:“医生的诊断结果,想来你也知道了,趁你还能理事情──”
    我才讲到这里,那两个人之一已经冲着我吼叫道:“住口!陶先生的健康,绝没有问题。”
    我感到极度的厌恶:“这是你说的,医生的意见和你不同。”
    那人道:“医生算甚么,陶先生──”
    我一下子打断了那人的话头,直视着陶启泉:“你相信医生的话,还是相信这种人的话?”
    陶启泉急速地喘着气,他的神态,在刹那之间,变得极其疲倦,他扬起手来,缓缓地挥着:“出去,你们全出去。”
    所有的人都迟疑着,陶启泉提高了声音,叫道:“全出去,我要和卫斯理单独谈。”
    他在这样叫的时候,脸色发青,看来十分可怖,呼吸也变得急促而不畅顺,一个医生忙走了过来,推开了两个在病床边的人,将氧气面罩,套在他的脸上,同时,挥手令众人离去。
    所有的人互望了一下,一起退了出去,病房中只剩下了两个医生、我和陶启泉,两个医生也要离去,但是我出声请他们留下来。
    就着氧气罩大约呼吸了三分钟,陶启泉的脸色才渐渐恢复了正常,他推开了医生的手,声音仍然很微弱:“巴纳德医生一到,我就可以有救。我知道我的心脏,维持不了多少天,但是还有足够的时间,可以换上一个健全的心脏。”
    我吸了一口气:“关于这一点,我们要听听专家的意见。”
    我向两位医生望去:“像陶先生这样的情形,换心手术成功的希望是多少?”
    年长的那个道:“换心手术十分复杂,首先,要有健全的心脏可供使用──”
    我打断了他的话头,道:“这一点不必考虑,陶先生有的是钱,要找一个健全的心脏供他替换,并不困难,我是问有了这样的心脏之后的事。”
    那医生道:“巴纳德医生已经有过五次以上进行换心手术的经验,这间医院的设备,也可以进行手术有余。但是心脏移植手术最大的问题是排斥现象。”
    陶启泉立即道:“可是有成功的例子。”
    那年长的医生转过头去,不出声。年轻的那个道:“所谓成功的例子,实在不乐观。在排斥现象未曾彻底解决之前,经过心脏移植手术的人,活下来的最短纪录是两天,最长纪录,也不超过两年。”
    陶启泉的面肉抽搐,神情变得难看到了极点。
    那年轻的医生本来不敢向陶启泉讲到这一问题,但是一有了开始,他也变得没有忌惮:“就算有两年寿命,在这两年之中,还要不断进行抵制排斥的手术,而换心人本身,几乎不能进行任何活动,这已经是可以预见的最好情形了。”
    陶启泉的口唇颤动着,想讲甚么,可是却没有声音发出来。
    眼前的这种情景,实在十分残忍,面对着一个将死的人来讨论他的死亡时间!陶启泉十分坚强,所以他才能忍受,换了别人,根本无法忍受这样的讨论。
    我在这样的情形下,只好道:“作最乐观的估计,两年也是好的。医学进步神速,在两年之后,可能会有新的技术出现。”
    陶启泉苦笑了一下:“连你也用空头话来安慰我?”
    我忙说道:“我讲的不是空头话,事实上,除了接受换心手术以外,没有旁的方法,可以使你活下去。”
    在那一刹那间,陶启泉的脸上,现出了一种极度深刻的悲哀神情来,他不住喃喃地道:“我不想死,我真的不想死,只要我能活下去,不论要花多大代价──”
    他讲到这里,身子不由自主,发起抖来,我用力按住了他的肩,想使他镇定一些,但当然一点作用也没有,他仍是剧烈地发着抖,而且脸色又开始发青。
    医生连忙又给他呼吸氧气,在经过了两分钟之后,他才叹了一声:“卫,你可知道我今年才五十四岁,如果再有三十年──”
    我叹了一声,道:“这是无可奈何的事,古往今来,不知道有多少人的情形和你一样。”
    那年长的医生道:“我看巴纳德医生明天就可以到,等他到了再共同研究一下。”
    陶启泉像是一个小孩一样,抓住了我的手:“我要活下去,我一直相信金钱能创造奇迹,我一直相信,真的一直相信。”
    我实在再想不出用甚么话来安慰他,只好轻轻拍着他的手背。陶启泉望向医生:“给我注射镇静剂,我不想清醒,清醒,会想很多事,太痛苦。”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1)
10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