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后备(16)

时间:2012-03-2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我插嘴道:“要打动一个垂死的人,太容易了,只要告诉他有办法使他活下去就可以了。”
    白素不以为然:“那也不容易,陶启泉极精明。”
    我冷笑道:“秦始皇不精明么?他还不是相信了可以长生不死!”
    白素叹了一声:“罗克向他说了些甚么呢?”
    白素像是自己在问自己,她没有答案,我自然也没有答案,白素问了几次之后,才道:“杨先生请你安排我们和巴纳德医生见一次面。”
    杨副董事长点头,答应。
    和巴纳德医生的见面经过,相当愉快。
    巴纳德到了,陶启泉反倒没有露面,巴纳德医生不免有点耿耿于怀。但是杨副董事长仍然履行了全部承诺,巴纳德医生可以不必做甚么而得到丰厚到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报酬,自然耿耿于怀的程度,也就减至最低。
    谈话的内容,当然是环绕着人体的健康、心脏病的种种。当谈话进行到一半时,我就提出了我的问题。
    我先问了几个关于心脏移植的问题。由于事先曾看了不少参考书,所以提出来的问题,相当中肯,巴纳德医生解答得也很详细。
    等到问题到了心脏移植后的排斥现象,巴纳德医生叹了一声:“这是最难解决的一环,人体有自然的排斥外来移植体的功能。这种功能。本来起保护作用,但是反倒成为各种移植手术的最大障碍。”
    我问道:“这种排斥现象,没有法子可以补救?”
    巴纳德医生摊开手:“至少,我和我的同行,已经用尽了方法,排斥现象十分复杂,就算是近血缘亲属的器官移植,有时也曾有严重的排斥现象。”
    我笑着:“如果是同卵子孪生者,他们互相之间,是不是可以作器官移植呢?”
    巴纳德医生也笑了起来:“理论上应该可以,可是却没有作过实验,也没有甚么双生子,肯将自己的心脏互相掉换一下来试试看。”
    在一旁听得巴纳德医生这样讲的人,都一起笑了起来。
    在笑声中,巴纳德医生又道:“而且,所谓在理论上可以,也只不过是粗糙的理论而已。人体的结构、组成,实在是太微妙了,有许多因素,至今仍不为人所知。譬如说同卵子挛生,当然是两个人一切结构最接近的典型。但是最接近,并不是说完全相同。他们来自同卵子发育,但一定是两个不同的精子去促成发育的,来自同一人体的精子,每一个都有它独特的遗传特性,绝不相同,这便是兄弟姐妹之间,性格可以完全不同的原因。所以,即使是同卵子挛生,是不是可以在器官移植方面,全然不发生排斥现象,也不能肯定。”
    我用心听着他的话,然后又问:“那么,根据你的意思,是不是重要器官的移植,绝不能挽救一个这个器官已受严重伤害的人的生命?”
    巴纳德医生吸了一口气:“可以这么说。”
    我苦笑了一下,提出了具体的问题:“你看过陶先生的病历记录,请问,如果他进行心脏移植,在最好的情形之下,能够生存多久?”
    巴纳德医生说道:“没有人知道。”
    我道:“请你作一个大略的估计。”
    巴纳德医生皱着眉,或许是因为我的问题,不合情理,使他难以回答,他迟迟不出声,过了好一会,才道:“我仍然无法回答你的问题,不过,至今为止,情形最好的换心人,又生活了两年。”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想起了陶启泉神秘不知去向,和他留给我那卷录音带中所说的话,我作了一个手势:“除了你之外,世界上没有更好的心脏移植专家了?”
    巴纳德医生用力挥了一下手,神情也显得相当严肃:“不能这样说,心脏移植并不是甚么了不起的外科手术。有好设备的医院,好外科医生,就可以进行,世界各地,都有成功移植的例子。”
    我道:“他们遭遇到的困难,自然也相同?”
    巴纳德医生道:“当然是。”
    我本来的设想是,陶启泉可能找到了更好的医生,所以才不要巴纳德医生替他施手术,悄然离开。但这个假设,显然不能成立。我只好继续作另一个假设,陶启泉循别的途径,去治疗他的严重心脏病了。
    所以,我又问道:“照陶先生的病情来看,是不是可以有别的医治方法?”
    巴纳德医生不说话,只是摇着头:“奇迹,有时也会发生,但是科学家比较实在,宁愿不等奇迹的发生,而将等待的时间,去做一些实实在在、有把握的事。”
    我被他讽刺了一下,但当然不以为意,我再想得到肯定的答案,又问道:“像陶先生这样的病情,绝对没有希望了?”
    巴纳德医生望了我半晌,才道:“我已经说过,有时,或者会有奇迹发生。”
    他说了这句话之后,四面看了一下:“他究竟在甚么地方?为甚么不露面?是没有勇气面对他所要接受的噩运?”
    一提到了陶启泉在甚么地方,杨副董事长连忙过来,岔开了话题。我们又谈了一些别的问题,和巴纳德医生的会面,就此结束。
    在回家途中,我和白素,起先保持着沉默,后来,我忍不住道:“如果我们承认巴纳德医生的专家地位,那么,陶启泉是死定了。”
    白素叹了一声:“人总是要死的。”
    我道:“可是他失踪了,那个自称巴纳德医生私人代表,究竟在捣甚么鬼?”
    白素皱着眉:“不管那人在捣甚么鬼,陶启泉总是活不长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1)
10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