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后备(14)

时间:2012-03-2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我问“他怎么说”,自然是指这位出色的外科医生,对陶启泉的病情有甚么意见。可是那医生却答非所问:“他说,他根本没有甚么私人代表,也从来不认识一个叫罗克的人。”
    我呆了一呆,那个罗克,我早知道他有点怪异,不是甚么好路数,我忙道:“那么陶先生──”
    医生道:“陶先生早已离开医院了。”
    一听得他这样说,我不禁叫了起来:“甚么叫做早已离开医院了?昨天我还和他在一起。”
    医生急急解释:“昨天,你走后,大约又过了半小时,罗克,那个假冒的代表,就走出来告诉我说陶先生立刻要出院。我对他说那是不可能的事,以陶先生的病情而论,离开医院,简直是找死,但是我随即听到了陶先生的吼叫声,他要出院。”
    医生讲到这里,略停了一停:“你应该知道,当陶先生决定要做一件事的时候,没有甚么人可以阻止。”
    我的思绪十分混乱。陶启泉病情这样严重,可是当他和罗克进行了大约四十分钟的谈话之后,竟然立即要出院了,这是为了甚么?
    我一点也想不透那是为了甚么,但是我却隐隐感到事态十分严重。
    我不由自主喘着气:“他出院之后到哪里去了?换了一家医院?”
    医生道:“我不知道,杨副董事长亲自开车来将他接走。那个罗克,始终和他在一起。”
    我呆了极短的时间,心中忍不住咕哝地骂了几句,放下了电话,我在骂那医生该死,为甚么陶启泉出院,他不立刻告诉我,也在骂陶启泉该死,他要是将我当朋友,也该告诉我一声。
    我放下电话之后,越想越气,忍不住伸手在桌子上重重拍了一下。
    刚好那时,白素在我书房门口经过,她半转过身来:“怎么啦?”
    我道:“全是王八蛋!”
    白素笑了一下:“甚么叫全是王八蛋,你也是,我也是。”
    我瞪着眼,一点也不觉得好笑:“陶启泉离开医院了,也没人告诉我。”
    白素怔了一怔:“啊,他死了?”
    我挥着手:“谁知道他是死是活。”
    白素走了进来,用疑惑的眼光望着我,我将昨天和陶启泉见面的情形,想劝他,劝到了一半,自称是巴纳德医生代表的罗克进来,等等情形,向她说了一遍,白素用心听着。
    等到我讲完,她才道:“真怪。”
    我闷哼一声:“其实也不怪,临死的人,都会相信有甚么古怪的方法,可以延长自己的生命,古往今来,没有多少人肯接受死亡必然来临的事实。谁知道罗克向他说了些甚么,或许,罗克说海地的巫都教,可以凭邪神的力量治好他的病。哈哈。”
    白素并不觉得好笑:“至少,我们该知道他离开医院之后去了哪里。”
    给白素提醒,我又拿起电话来,拨了他家里的号码。陶启泉的派头十分大,家里也有接线生,当我说要找陶启泉时,接线主的回答是:“对不起,陶先生不在家。”
    我有点光火:“甚么叫不在家?他是快死的人,不在医院就一定在家,把电话接到他床边去,我是卫斯理,要和他讲话。”
    接线生的声音仍然极柔和,柔和得使我有点惭愧刚才对她发脾气,她道:“真对不起。卫先生,我无法照你的吩咐去做,他真是不在家。”
    我道:“那么,他在哪里?”
    接线生道:“不知道。有很多人来找过他,都不知道他在哪里。”
    我放下电话,白素道:“打电话给杨副董事长,是他接陶启泉出院的,他一定知道。”
    我正想再拿起电话,电话铃响了,我立时接听,却正是杨副董事长的声音,我一听到是他,火直往上冒,大声道:“陶启泉上哪里去了?”
    杨的声音显得很急促,说道:“我就是为了他的行踪,才打电话给你的,请你在家等我,我立刻就来。”
    我呆了一呆,不知道他在闹甚么玄虚,而他在讲完之后,立时放下电话,我又向白素望去,白素道:“那只好等他来了再说。”
    杨董事长其实不到十分钟,就已经喘着气,奔上了楼梯,进入了我的书房,但是这十分钟,却等得我焦急万状,作了种种设想。
    我一看到他,就挥着手:“他究竟到哪里去了?”
    杨忙摇着手:“我不知道。”
    我大声道:“胡说,是你接他出院的,怎么不知道。”
    杨几乎要哭了出来,一个银行副董事长忽然有了这样的表情,实在相当滑稽。他道:“我驾车接他出院的,可是现在我不知道他在哪里。”
    杨接到陶启泉的电话,要他立即亲自驾车到医院去接他出院,心中惊疑交集。
    陶启泉的情形极差,连日来,他们为了陶启泉一直忧心忡忡。因为陶启泉始终固执地认为他可以活下去,活很久,所以对于他掌握的集团业务、财产,不肯先作任何安排。
    陶启泉既然如此固执,其余的人,当然谁也不敢说甚么,只好心中暗自焦急,和盘算着陶启泉一旦死亡,自己在这个集团中的地位,会发生甚么样的变化。尤其像杨副董事长这样地位的人,更加担心。因为他知道,陶启泉的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全是自小骄纵惯了的公子哥儿,如果陶启泉在临死之前,没有一个切实交代,那么,整个财团的承继权,自然属于陶启泉的儿女。可是,这三个承继人,即使在陶启泉已病到如此严重之际,一个在大西洋拥着金发美女滑水,一个在巴黎选购时装,还有一个,在蒙地卡罗的赌场中已经有一个多月了,杨副董事长经手汇出去给他的现金,已超过了三百万美元。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1)
10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