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后备(7)

时间:2012-03-2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沙灵闷哼了一声:“既然有人在十年间,不断从事同样的工作,那么,当然有原因,卫斯理,事情发生在世界顶级人物的身上,并不是发生在普通人身上,我越来越觉得其中有极其强烈的犯罪气味──别说我由于职业本能,才如此说。”
    我忙道:“我没有这样说──对不起,在你的资料之中,最早有这样受伤纪录的人是谁?”
    沙灵道:“齐洛将军。”
    我怔了一怔,齐洛将军,我记忆之中,好像是有一件甚么事,与这个军事强人有关,但是一时之间,却想不起来。
    我只是“嗯”地一声,重复了一句:“齐洛将军。这个人──”
    沙灵道:“他受到轻微割伤时,还不是将军,只是上校,他当时掌握着那个国家的装甲部队,是极具势力的实力派军人,而且谁都可以看得出,这个军官的潜在势力极大,只要他发动政变,就可以武力夺取政权,成为一国元首。”
    我又“嗯”地一声:“五年多前,他真的发动了政变,也成功了。”
    沙灵道:“是,一直到如今,他的权力越来越巩固。他受伤的经过,是在检阅一次军事操演之中,一个士兵的刺刀,不小心划破了他的手臂。”
    我说道:“看来那是一桩意外,齐洛将军……齐洛将军……他……”
    我一面说着,一面竭力在想着,为甚么我对这个军事强人会有特殊深刻的印象。
    陡然之间,我想起来了。
    那是很多年之前的事,有一天下午,有一个莫名其妙的人,从欧洲打长途电话给我,说是受丘伦所托,要他告诉我,在欧洲中部的一个小湖边,见到了齐洛将军。
    这样的一个电话,我全然没有放在心上,而且,自此之后,我也未曾听过任何有关丘伦的消息。
    丘伦行踪飘忽,我和他感情虽然很好,但是几年不通音讯,也不足为奇,谁知道他在干甚么,或许,他在非洲的黑森林中,拍摄兵蚁的活动情形;也或许,他在阿拉伯酋长的后宫之中,替酋长的佳丽造型。
    当时,我只是想起了何以齐洛将军会给我特别的印象,并没有任何的联想,事实上,也根本不可能将两件看来毫不相干的事,联系在一起。
    我问道:“对了,齐洛将军,他那次受伤,到现在,已经有多久了?”
    沙灵道:“九年多,正确地说,九年零十个月。”
    我道:“看来,那次受伤,对他没有造成任何损害?”
    沙灵的声音有点茫然:“是的,至少,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损害。”
    我也苦笑了一下:“那么,那次损伤,可能真是意外。”
    沙灵只是不置可否地支吾了一下,我道:“你只管进行调查,我觉得这些事很怪,也尽我力量去找寻答案,我们保持联络。”
    虽然我答应了沙灵,尽我的力量去寻找答案,但是我的力量再大,在这件事上,也使不出来,因为一切根本一点头绪也没有。我所能做的,只是推测、估计。可是我作了好几十种假设,都无法圆满地解释这一百多个超级人物的遭遇,究竟是为了甚么目的,也无法想像甚么人在进行着这样的怪事。
    事情有时候很巧,两天前才和沙灵在谈话中提到了齐洛将军,两天后,在报上看到了他的一则新闻:军事强人齐洛将军,因患心脏病,赴瑞士治疗。
    一般来说,军事强人的健康,一旦发生了问题,就会造成政治动摇的局面。好在齐洛五年来的统治,己立下了基础,只要他患的不是不治之症,倒还不至于有甚么问题。
    我看了这则新闻,想起多年前那个莫名其妙的人打给我的电话,正是自瑞士的一个小镇上打出来的。不过我只是想到了这一点,也未曾对两件事作出任何的联系来,看过就算了。
    更巧的是,半个月后,忽然有一个看来是欧亚混血儿,身形硕长,十分美貌的女子,登门造访,我请她进来,她自我介绍道:“我的名字是海文,在联合国儿童机构中担任翻译员,那个机构在瑞士设立总部。”
    我“哦哦”地应着,可以肯定,以前从来也未曾见过这位海文小姐,也不知道她来干甚么。
    海文坐了下来,坐的姿势十分优雅,一望而知,她受过良好的教育,她望着我:“我受了一个人的委托,交给你一点东西。”
    海文一面说,一面打开她的手袋,取出了一个小小的牛皮纸信封来。
    我仍然莫名其妙,接过了信封,望着她,她有点抱歉似地笑了一下:“这位朋友叫丘伦。”
    一听到丘伦这个名字,我立时“哈”地一声:“是他,他可好么?”
    海文美丽的脸庞上,现出了一丝阴影,声音也变得档低沉:“但愿他好。”
    我吃了一惊,这种回答,往往包藏凶耗,我赶忙说道:“他──”
    海文略侧过头去:“他死了。”
    丘伦死了!我呆了一呆,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
    海文又道:“他死了很久,法医估计,至少已有五年之久,可是他的尸体,直到最近才被发现。尸体埋在一处森林中,由于埋得不够深,在一场大雨之后泥土遭到冲刷,露出了他的骸骨。”
    我心中充满了疑惑:“是谋杀?”
    海文道:“是,警方是那样说,他身上的衣服,也全腐烂了,后脑骨有遭过重击留下的伤痕,法医说,那是他致死的原因──”
    海文讲到这里,我已经忍不住挥着手,打断了她的话头:“等一等,在这样的情形下,你如何获得他的遗物?”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1)
10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