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后备(3)

时间:2012-03-2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丘伦摸着发烫的脸颊,苦笑。
    海文是联合国机构的翻译员,美丽动人,追求者甚多,在认识丘伦之后,对丘伦有一定的好感。丘伦如果不是在想对海文说那句话前犹豫了一下的话,以后的发展就大不相同。而今,当然不论花多少心机,也无补于事了。
    事后,海文还是气愤不已,对人说起丘伦的时候,咬牙切齿,有如下的评论:“这个人是疯子,莫名其妙,在应该说‘我爱你’的时候,他会像发了羊癫症一样,惊叫起来。会把女人抛在离城市五十多公里的郊外,要女朋友自己回去!天下没有比他更混账的男人,哼,还好给我看到了他的真面目,没有被他所骗。”
    评论自然极坏。但是是好是坏,对丘伦来说,实在没有甚么分别,因为丘伦已经没有机会听到她的评论了。
    在丘伦身上,又发生了一些事,或者说,发生了极度的意外。
    丘伦眼看着海文截住了一辆车,驾车的人是一个金发男子,丘伦挥着手,海文连头也不回。丘伦向他自己的车子走去。
    当他来到车子旁边的时候,一个看来像是流浪汉一样的男人,带着笑脸,来到了他的身边:“先生,和女朋友吵架了?”
    丘伦闷哼了一声,没有回答,那男子又道:“真可惜,我还看到了她将一瓶酒抛进了湖中,那一定是一瓶好酒?”
    丘伦叹了一声:“是,一九四九年的。”
    那男人发出了一下尖锐的口哨声:“糟蹋美酒的女人,罪不可恕。”
    丘伦苦笑着,拉开了车门,他在那一刹那间,心中陡地一动:“在公路那头,有一小路,小路的尽头,一片树林后面,有一幢红砖的建筑物,那是──”
    那流浪汉道:“那是一座私人疗养院──”他随即又作了一个鬼脸:“大多数是神经病人,在那里接受治疗。”
    丘伦“哦”地一声,他想起来了,令他惊愕的那个男人,身上所穿的那件衣服,样子十分怪,看来正是精神病院病人所穿。
    如果那是一间精神病院,其中的一个病人逃了出来,被人捉回去,那是极普通的一件事,奇怪是在何以这个人看起来和齐洛将军一模一样?
    丘伦发怔,那流浪汉又道:“先生,你对精神病院有兴趣?”
    丘伦挥了挥手:“谁会对精神病院有兴趣?不过,不过… ”
    丘伦不知道说甚么才好,他心中有疑团,想找一个人说一说,但也决计不会无聊得对一个不相识的流浪汉说。所以,他没有说下去,就上了车。却不料他一上车,那流浪汉竟老实不客气地打开了另一边的车门,就在他的身边坐了下来。
    丘伦瞪着那流浪汉,流浪汉向他陪笑:“先生,载我一程好么?”
    丘伦有点生气:“载你到哪里去?”
    流浪汉作了一个手势:“随便。”
    丘伦叹了一声,取了一些钞票,给那流浪汉,谁知道对方却现出十分委屈的神情来:“先生,我不是乞丐,不要人家的施舍,除非你要我做些甚么。”
    丘伦啼笑皆非:“好,我要你立刻下车。”
    流浪汉的神情更委屈,叫了起来:“这是极大的侮辱。”
    丘伦无可奈何:“好了,你替我… 替我… ”
    丘伦实在想不到有甚么事可以叫那个流浪汉做的,但是一转念间,他想到了:“好,你替我打一个电话,长途电话,打给我住在东方的一个朋友。”
    流浪汉高兴起来:“乐于效劳,我该讲些甚么?”
    丘伦道:“你告诉他,我在这里,见到了齐洛将军,这就行了。我的名字是丘伦,我的朋友,叫卫斯理。”
    丘伦将钞票递向流浪汉,流浪汉接过了钞票,欢然下车,丘伦驾着车子,转进了那条小路,驶向那片林子。
    ※       ※       ※我放下电话,抬头向坐在沙发上的白素望去:“神经病!”
    白素连头也不抬起来。
    我又道:“丘伦,这家伙,特地托人打了一个长途电话来,说他在欧洲的一个小湖边,看到了军事强人齐洛将军。”
    白素向几上的报纸望了一眼,报纸的第一版上,正有着齐洛将军的照片,齐洛将军在国内开始实行铁腕统治,因为有一个他的反对者逃到了邻国,他已下令向邻国开火,这是震动全世界的新闻。
    我又道:“这个人,老是疯疯癫癫的,想内幕新闻想得发了疯。齐洛将军──报上怎么说?”
    白素道:“报上说他将会亲自率军去进攻邻国,看来正是一个疯子。”
    我没有说甚么,继续进行我在听电话前的工作,根本没有将那个电话放在心上──像这样的电话,如果我要认真的话,一天有两百四十小时都不够用。
    白素顺手拿起报纸来,翻着,忽然道:“通讯说,齐洛将军最喜欢采用的照片,是丘伦拍摄的,他真的见过他。”
    我道:“是,但绝不是在欧洲中部的一个小湖边。”白素仍在翻看报纸,过了一会,她又道:“原来丘伦在拍摄齐洛将军的照片时,还曾被保安人员拘捕过。”
    我放下了手头的工作,直了直身子:“你老是提丘伦和齐洛将军,想说明甚么?”
    白素笑着:“我想说明,丘伦见过齐洛,对齐洛的印象十分深刻,他不应该认错人。”
    我闷哼了一声:“我是根据事实来判断。再说,就算他在欧洲中部的一个小湖边遇到了齐洛将军,那又怎么样?”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1)
10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