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后备(2)

时间:2012-03-2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他的记者证是特许的,事先经过极其严格的审查,但是由于他挤得太近了,当他举起相机之际,两个护卫安全人员已采取行动,一个用枪托在他的腹际,重重撞了一下,另一个立时抢下了他的相机。还有两个便衣,在他的身后,将他的双臂,反扭了过来。
    这样的情形,丘伦也不是第一次遇到,他想张口叫嚷,可是在他身后的一个已经捂住了他的口,不让他发出任何声音。训练有素的保安人员,又有几个冲了过来,排成一堵人墙,遮住其余人的视线,于是,丘伦就被人推着、拉着,塞进了一辆小卡车,疾驶而去。
    一直到六小时之后,当天晚上,丘伦才从一间密室中被叫出来,眼睛上蒙着黑布,再被推上车子,经过了大约半小时,他再被人推出来,步行了十分钟,停下,解开了蒙眼的黑布。
    光线很明亮,刺眼,丘伦身在一间布置得华丽无匹的房间,一张巨大的写字台之后,坐着齐洛将军。
    写字台上,放着几张放大了的照片,丘伦看出那几张齐洛将军在演说时神态的照片,正是他自己的作品,也就是他在被捕之前拍下来的。齐洛将军看着照片,神情像是很满意。当保安人员向齐洛将军低声说了一句甚么之后,齐洛将军抬起头来,盯着丘伦:“你替多少个国家元首拍过照片?”
    丘伦吸了一口气:“超过三十位。”
    齐洛将军点了点头:“不错,照片,你准备在哪里发表?”
    丘伦道:“当然是世界性的报刊、杂志。”
    齐洛将军指着照片:“我左边脸颊上,有两颗并列的痣。你为甚么特别夸张这两颗痣?”
    丘伦道:“我认为这样,更可以表现出阁下坚强不屈的性格。”
    齐洛看着照片,缓缓点着头:“保安人员向我报告,说当时你的行动,太过分了,所以才将你扣留,那只是误会,希望你别见怪。”
    丘伦有点受宠若惊,忙道:“当然不会。”
    齐洛将军站了起来,他个子不高,大约一百七十公分,但是神态十分威武,他挥着手:“你可以得回你的一切东西。希望你别作不利于我们的报导。”
    丘伦道:“我一向不作文章报导,只是摄影,而摄影机的报导,总是最忠实的。”
    齐洛将军笑了笑,又侧头看着照片,一面摸着他左颊上那两颗相当大的痣,样子很满意。
    这次会见齐洛将军,给丘伦的印象,极其深刻,所以丘伦一下子,凭着他摄影家的敏锐观察力,他立即就可以认出,眼前那个人,就是齐洛将军。
    齐洛将军左颊上的那两颗痣,是他貌相上的特征,丘伦毫无疑问可以一下就认出来。
    这个人,除了齐洛将军之外,不可能是另一个人。
    但是齐洛将军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欧洲的一个小湖旁?他来渡假?他才得到政权不久,正夜以继日地在铲除反对势力,巩固他的政权,哪里会有这样的闲情逸趣?
    何况,就算是他来渡假,那一定会是世界性的新闻,因为齐洛将军正是今年世界风云人物之一。
    当丘伦望着眼前这个人,惊愕得发呆,忘了一切动作之际,那个人仍然只是怔怔地望着草地上的收音机,仿佛他一辈子也没有见到过会发出声音来的东西。
    丘伦的惊愕,其实只维持了极短的时间,大约是半分钟左右。
    接着,他不由自主,发出了一下惊呼声,指着他面前的那个人。那个人被他的惊呼声惊动,向他望来,现出极骇然的神色。
    丘伦来曾有甚么进一步的动作,就看到一辆车子,疾驶而至。那车子,是普通高尔夫球场中使用的那种,来势极快,一下就冲到了近前,车上,除了驾车的人之外,还有两个壮汉。
    那两个壮汉,在车子还未停下,就一跃而下,奔向那个骇然望着丘伦的人,动作快而纯熟,一下子抓住了那个人,将他推上了车子,车子又立时疾驶而去。
    丘伦从极度的惊愕中醒来,他又发出了一下大叫声:“喂,你们干甚么?”他一面叫,一面一跃而起,向前追去。可是车子驶得十分快,丘伦立即发现,自己无法追上那辆车子,他仍然向前奔着,一面举起了摄影机,不断地按着快门,直到拍尽了相机中的软片。
    丘伦奔上了公路,看着那辆车子,在公路前面,转进了一条小路,而在小路的尽头处,是一幢看来相当古老的红砖建筑物。车子正向着那幢建筑物疾驶而去。
    丘伦无法看清那辆车子是不是驶进了那幢红砖建筑物,因为在建筑物前面,有一片林子,车子驶进了林子之后,丘伦就再也看不见了。
    当丘伦喘着气,再回到湖边的时候,他不禁苦笑,他约来的女朋友海文,沉着脸,看样子已准备离去,桌布上的竹篮和收音机,都已不见,收音机在哪里不得而知,竹篮则在湖面上飘浮,在竹篮附近浮着的,则是他精心选择过的一瓶美酒。
    丘伦摊着手,想解释几句,可是却实在不知道说甚么才好,支吾了好一会,他才道:“我……刚才……突然看到了一个人!”
    海文连望也不望他,冷冷地道:“看到了一个人,就会发疯,全世界有四十二亿人。”
    丘伦再想解释说,他看到的人,是一个国家的元首齐洛将军,可是丘伦却没有再说甚么,因为他突然发现,一个再美丽的女人,不问情由就生气,就不可爱,他反倒有点欣幸自己刚才并没有将那句盘算了几天的话说出来。
    海文显然还在等候丘伦的道歉,但是丘伦却道:“看来你想回去了?很对不起,我有一点事,请你自己找车子回去。”
    丘伦这句话才一出口,眼前一花,接着就是“拍”地一声响,他还未曾知道发生甚么事,又听到了海文的一声怒吼。脸上忽然辣辣地痛了起来。他才知道挨了一个耳光。而当他定过神来,转过头去看时,海文已经走向公路,看起来,海文要在公路上截一辆路过的车子,轻而易举。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1)
10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