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香樟树(十九)(4)

时间:2011-12-3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顾伟丽 点击:

  芳芳麻木地接过陶汉递上来的花。高端从卫生间走了出来,故意把自己的睡衣敞得很开,露着胸膛,装作不知道地说:“快把东西送进来吧。”
  高端故意大大咧咧拉开门,却和陶汉对了个正着,他马上装出很惊讶的样子:“是你?你怎么来了?”
  陶汉呆在那里,外面雷声震荡,此时的他也如遭雷击,他看看高端又看看芳芳。似乎不敢相信这个事实,“你们俩就天天睡在一起?”
  不敢面对陶汉直勾勾的眼神,芳芳不由地低下头去。
  “你为什么不老老实实地告诉我你和他又混到一起去了,为什么还要让我一个人在那里想入非非自作多情?”陶汉失控地对着芳芳喊道。
  芳芳拿着那束玫瑰,她嘴唇抖动着说不出话来,高端体贴地搂了搂她,“你快进去吧,这样会着凉的。别担心,这儿有我呢。”
  看到这一幕陶汉更加生气,他一把拉过高端的头发把他抵在墙上,用胳膊肘压着他的脖子。芳芳大惊失色。高端硬是忍着没让自己喊出声来。
  “陶汉哥,陶汉哥,你别这样,你放手,都是我不好。你别打他。”芳芳扯着陶汉的胳膊。
  陶汉对着高端就是一拳,他喘着气眼里冒着火狠狠地瞪着高端,“你小子,你小子这次你要是再对她做出什么不地道的事情来,我绝对不会饶你了。”说着就往外走,芳芳一把拉住他:“陶汉哥,陶汉哥……”
  陶汉看着芳芳,气不打一处来,他夺过芳芳手中的玫瑰朝她头上狠狠地扔过去,“你别叫我,我没你这么贱的妹妹,他以前是怎么对你的,难道你就全忘了,你怎么就这么不争气呢?”
  芳芳拉住陶汉的手:“陶汉哥,你听我说。”
  陶汉一把甩开芳芳,芳芳一个趔趄摔倒在地,陶汉头也不回地冲了出去。
  下了楼,陶汉发现雨已经停了,他开着车超速行驶在公路上,脸上充满了悲伤。想到刚才的一幕,陶汉充满了自责,边开车边自言自语:“我真浑蛋,我怎么可以这样对她呢?她受了这么多苦,我怎么可以让她再难受呢。她现在肯定恨死我了。这下好了,全完蛋了,前功尽弃了,她再也不会理我了,再也不会叫我陶汉哥了。我好蠢,我把事情搞得一塌糊涂,我真是个笨蛋,笨蛋!”
  陶汉在不知不觉中闯过了一个红灯,被路边的交通警察伸手拦下。“把你的驾驶执照拿出来。”陶汉怔怔地看着交警,突然大叫:“你们能不能告诉我,我今天为什么会这么倒霉呢?为什么?为什么?”
  几个交警诧异地看着他,他们交换了一个眼神,给陶汉做酒精测试。
  上海,陶汉别墅二楼的卫生间里,陶妮正在搏斗似地给小狗洗澡,搞得她一身一脸的泡沫。陶妮边洗边对它抱怨:“阿虎,你乖一点行不行,你以为我喜欢帮你洗澡啊,要不是你爸爸再三关照让我来照顾你,我才不愿碰你呢。”
  这时楼下传来汽车停车的声音,陶妮站到窗边往外看,小狗趁机逃走了。
  陶汉开门进来,打开客厅的灯,湿漉漉的小狗冲着他飞奔过来,可是陶汉好像没有什么反应,他一边往里边走一边解开自己的领带。他呆呆地站在客厅中央,茫然地看着客厅里的摆设,也不知道该干些什么。这时他看见矮柜上放着一个包装精美的礼包,他走过去拿起礼包看了看,然后撕开包在上面的包装纸,里面是两只很小巧的玻璃花瓶,陶汉拿起一只花瓶看着。那是他买来准备送给芳芳让她摆到钢琴上的,陶汉的脸上显出十分难受的神情,突然举起那个花瓶狠狠地把它摔在地上。

香樟树(十九)(5)
  陶妮还在二楼冲洗自己的手和脸,这时她听到楼下传来的那一声巨响,吓了一跳,呆在那里。
  随即又传来第二声巨响,陶妮跳起来就朝楼下冲去。
  陶汉又随手拿起客厅里摆放的装饰品一样样地朝地上砸着,陶妮匆匆地从楼梯上奔下来 ,此时陶汉又拿起一只很大的青花瓷瓶。
  “哥,你干什么呀!”陶妮大叫。
  陶汉没料到家里还会有人,吓得一哆嗦,举着那只花瓶僵立在那儿。陶妮奔到他面前,陶汉喘着粗气看着陶妮,他像是不能一下子回过神来似的:“你,你怎么在这儿?”
  “哥,你这是怎么啦?你疯了吗?”陶妮说着就想从陶汉手里把花瓶夺下来,可陶汉不让。两个人使劲地抢来夺去的。
  “你把花瓶给我,你给我,你松手啊。”
  “你别管我,你走开。我自己的东西,我爱怎么砸我就怎么砸。”
  “你有事说事,干吗要砸自己的东西呀?这些东西都是你辛辛苦苦挣钱买来的,你砸了它不心疼啊?”
  “我不心疼,我现在还要这些东西干什么?你说我买这个房子是为了什么?你说我把这儿搞得这么漂亮是为了什么?我还不全都是为了她吗?现在她已经跟了别人,我还稀罕这些东西干什么?啊?”
  陶妮愣住了:“你说什么呀?谁跟了谁了?”
  陶汉趁陶妮发愣的空当,抽出手来,高高地举起花瓶狠狠地把它砸到了地上,发出巨大的声音,陶妮呆在那里看着地上的花瓶碎片,带着哭腔叫:“哥,你干什么要这样啊?你这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告诉我啊。”
  陶汉往后退了几步,然后一屁股跌坐在沙发上。他用手蒙住脸呜呜地哭开了:“你说我为什么这么倒霉呢?凭什么我陶汉总是这么倒霉呢?我又不坏,也不笨,现在也不穷了,可我却还是那么倒霉。她要是找一个好一点的男人我也就算了,可她偏偏和那个人好了,那个人是什么东西啊?以前在她最困难的时候那么无情地抛弃过她,可她现在却又和他搞到了一起,我想不通啊。”
  陶妮一下子抬起头来看着陶汉,脸上露出十分诧异的神情:“你说什么?你是说芳芳和高端又好上了?这是真的吗?”
  好不容易暂时安抚了陶汉,第二天大清早,陶妮回到公司就把芳芳和高端的事情汇报给了小杉。
  小杉把眼睛瞪得跟牛眼似的:“什么?这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的!芳芳怎么可能这么没脑子呢?她怎么可能再去吃那回头草的呢?我上次陪她一块儿去宁波演出的时候还给她洗过脑子的,她信誓旦旦地对我表示说她绝对不可能再和高端走到一起去的,想不到这么快她就踩着西瓜皮滑过去了,不行,我得把她叫过来,我们得问问清楚她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做这样的决定怎么着也应该跟我们俩商量一下对不对?”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2)
10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