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香樟树(二十八)

时间:2012-05-07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顾伟丽 点击:

香樟树(全文在线阅读)香樟树(二十八)


  陶妮从深圳回到上海就听说小杉撞车住院的消息,她飞速赶到医院,小杉正穿着病号服坐在床上量体温。陶妮上前一把抓住小杉的手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她,除了额头上贴着一块纱布,看上去没什么大碍,可陶妮还是吓得脸色煞白。
  “小杉,你怎么样?让我看看,你真的没事吗?你都快急死我了。”
  “撞车的一刹那我自己都觉得自己肯定完了,我还想谁让我那时候说我会死于车祸的呢?可我又想,陶妮明明让我‘呸呸呸’,呸过了呀,后来被人拖出来发现自己果然没事。”
  两人相互注视着,目光里充满感慨,她们同时互相捶了对方一下,像是在庆贺小杉的大难不死。
  小杉告诉陶妮她还得在医院住上一阵,因为医生说她的胸部透视还有阴影,可能还有什么血肿没有消除,要再观察一下。
  “其实我在这儿住着,心里特别不定。芳芳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是吗?”
  陶妮难过地摇着头:“没有她的消息,我原本以为她会来找我的,真没想到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她都不知道来找我们,你说她这是为什么呀?”
  “我也想不通。那陶汉哥现在还在深圳吗?”
  “他还在那儿,他让我回上海帮他盯着上海的业务,他自己还在那儿带着一大帮人到处找呢,我看他都快疯了。”
 陶妮又问到韩波,“你们这次在一起没有再吵架吧?”
  “没有,这次相处得特别好,我从来不知道我们之间可以这么心平气和地讨论问题,商量事情,就像哥们儿一样。”
  “你为什么不留他多呆一阵儿?既然你自己都觉得这次和韩波相处得特别好,那你们俩为什么就不能努力努力再走到一起呢?”陶妮认真地问道。
  小杉抬头看着天花板,“陶妮,你相信吗?感情的事情,一切都是天意,他既然已经走了,就让他走吧。”
  连日来香香一直发着高烧,夏心洁心忧如焚。
  夜里,在公司忙碌了一天的夏心洁抱着香香摇着,她把脸贴在香香的脸上。“烧好像退下去了……香香乖,好好睡,现在你只有和爷爷奶奶相依为命了。”
  夏心洁替香香放下纱账。司马父走过来替她捏着背。
  “心洁,你的脸怎么这么红,你没有不舒服吧?”
  “没有,可能是有些上火。”
  “你也得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体,这阵子你实在太累,人都瘦了。”
  “有什么办法呢?所有的事情都让我碰上了。”
 这段日子里心洁化妆品公司已经很难支撑,现在又加上芳芳的失踪和香香的高烧,一连串的事情,让夏心洁心力交瘁。
  “最近我一直在想,我一个女人家这么着在外面吃苦到底有什么意思?还不如那些儿孙满堂的老太太,那种天伦之乐才是最实在的东西。真想把这个摊子扔掉算了。”
  司马父握了握夏心洁的手:“别这么泄气,别把眼前的这些事看得太大了,一切都会顺起来好起来的。”
  陶妮回来后就住到了陶汉的别墅里,寻找芳芳成了她最主要的工作,这天她又走了几个地方,当她垂头丧气地回到家,电话铃响了。陶妮走过去拿起电话,却没有人讲话的声音。陶妮放下电话,一会又响起来,还是没有人讲话,陶妮皱着眉,忽然跳了起来,她对着话筒大声叫着:“芳芳?你是芳芳吗?”
  电话里许久没有声音。陶妮着急地大喊:“喂。说话呀,你,是不是芳芳?”
  半天,话筒里才传来芳芳小心翼翼带点神经质的声音:“千万不要叫我的名字,陶妮,你的旁边没有别人吧?”
  “芳芳,真的是你!我现在就一个人,你别紧张,你快告诉我,你现在在哪里?”陶妮一边说一边紧张地放下窗帘,关好窗户。
  “我现在没有固定的住所,我不能告诉你我在哪里。”
  “芳芳,你快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大家都为你急坏了你知道吗?你对高端究竟做了什么?你一定要告诉我实话我才可以帮你,我和小杉都猜你一定是受了高端的欺负是不是?否则你不会做这么冲动的事情的。”
  芳芳哭了起来,“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他说,他说要把我和他以前的录像公开,我急了,我们就争打了起来,我推了他一把,可我没想到我这一推,他他他就掉到下面去了,我真的没有想到,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没想到他会死。我不是故意的。”
  陶妮急切地说道:“我知道,我知道了。芳芳,我相信你。你这是因为过失引起的事情,和故意是不一样的,你快回来吧。你如果自己去公安局自首的话,回头在量刑时会轻许多的你知不知道?”
  “不,我不回来,我不想坐牢。”芳芳的声音带着哭腔。
  “那你也不能一辈子这样东躲西藏吧?芳芳,你一个人在外面是怎么过日子的?”
  芳芳哭了起来。陶妮的眼睛也湿了。“芳芳,你受苦了,你回来吧,我和小杉都会帮你的,你相信我们。”
  “陶妮,我现在就是需要你的帮忙,陶妮你一定要帮我。”
  “你说,你需要我做些什么?”
  “你借点钱给我行吗?”
  “要多少?”
  “三万五万的,都可以。我现在有急用。”

香樟树(二十八)(2)
  “可以的,我有钱,我给你,可是我怎么给你?”
  “你帮我邮过来吧。”
  “你告诉我邮到哪里。”
  “你邮到深圳第2259邮箱,写陈小春收。”
  陶妮的心头一震,“芳芳,你原来在深圳,你为什么不找我?我一直在深圳,我一直在等你找我,我前天才刚刚回来的,我哥现在还在深圳,他在到处找你,你去找他好不好,他会帮你的。”
  “不,陶妮,千万别告诉你哥我的行踪,千万别告诉任何人,你把钱给我寄来就行了。你寄下我的地址没有?”
  “我记下了,可是芳芳……”
  “陶妮你一定要帮我邮过来,这可是我惟一的活路了。”

顶一下
(1)
50%
踩一下
(1)
5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