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香樟树(十九)(3)

时间:2011-12-3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顾伟丽 点击:

  “那你快去吧,救人要紧。”
  “他们盯得也太紧了,本来我想和你好好说说话的。”
  陶妮指着报纸笑笑:“你现在是权威了,那是人家看得起你。我们接下来有的是时间可以说话,快去吧。”
  韩波走了,余下的一切工作小杉扛到了自己肩上,她咬着牙赌气,没有了韩波她司马小杉依然可以做好所有的事。在卧室的灯下,小杉做着策划报告,想了想,给芳芳打了电话。
  “喂,小杉?这么巧,我正想给你打电话呢。你先说你的事,说吧,别客气。”芳芳说道。“是这样的,我接了一个活,到时候想请你来唱两首歌行不行?”小杉问。“行啊,当然行啊。你的事情我当然是随叫随到的。”“那你什么时候有空?我们碰个头,然后签一个演出合约吧,你现在是大明星了,我们得郑重其事啊。”
  “嗨,什么呀,你就别寒碜我了,我们之间还来这一套。我现在马上就要去杭州演出,是几个小型的歌迷见面会,公司安排的活儿。你把你晚会的时间告诉我就行了。”
  杭州的西湖边上,这时一辆面包车驶过。芳芳正坐在高端身旁闭着眼打瞌睡。
  前面的司机提醒她:“吴小姐,西湖到了,你不是要看西湖吗?”
  芳芳和高端同时睁开眼,高端打开车窗,月夜的西湖显得格外秀丽淡雅。
  “这就是西湖啊?好漂亮。”芳芳惊呼。
  高端会意地问道:“想下去走走吗?”
  “让司机等我们不太好吧。”
  “可以让他们先回酒店,我们再慢慢地走回去,反正这儿离酒店已经不远了。”
  芳芳犹豫着。“辛辛苦苦演出完,该让自己放松放松了,下去走走吧。”“那好吧。”芳芳答应了。下了车,芳芳和高端沿着西湖湖堤慢慢地走着,芳芳深深地吸了一口新鲜空气,高端也跟着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两人相视而笑。缓缓地走到断桥边,一个弹吉他的年轻人正在卖艺,高端和芳芳从他身边走过,高端跟芳芳耳语了几句后就走到了卖艺者面前,放了十块钱在讨钱盆里,又轻轻地对卖艺者耳语,卖艺的把吉他交给了高端。
  高端背起吉他,调了调音,边弹边唱起来。他弹唱的就是那首《妈妈留给我一首歌》——
  “在我童年的时候,妈妈留给我一首歌,没有哀愁没有忧伤,唱起它,心中充满快乐……”
  高端娴熟的弹奏和充满磁性的歌声吸引了许多路人,人们纷纷往他脚下的讨钱盆里扔着钱币。高端的眼睛却深深地凝视着芳芳,芳芳的眼睛湿润了。
  旁边围的人越来越多,他们叮叮咚咚往碗里扔着钱。这时天上下起了雨,路人纷纷离散,高端在雨中坚持唱到最后,芳芳仍一动不动地站在那儿。唱完后高端把吉他还给了卖艺者,卖艺者收起钱一溜小跑地走了。雨中只剩下高端和芳芳。
  高端一步一步走到芳芳面前,芳芳冷得有些哆嗦了,轻轻地说:“我们走吧。”
  高端没有说话,也没有动,神情异样地看着芳芳。
  “你怎么啦?”
  突然之间,高端扑通一下跪倒在芳芳眼前。
  芳芳猝不及防惊慌失措地喊:“呀,你这是干什么呀,干什么呀你?你起来,快起来。”
  “芳芳,请你原谅我过去对你犯下的错误好不好?我很后悔,我真的很后悔。请你不要再恨我了,好不好?”
  “你这是怎么啦?这事已经过去这么久了,你干吗还要重新再把它拿出来呢?”
  “刚才那首歌让我想起了很多过去的事情,我心里好难过啊。芳芳,那时候我们俩是那么相爱,为什么,我们会是现在这样的下场?”
  “我们现在这样不是相处得挺好的吗?”
  “不,我们现在虽然天天在一起,但我们的心却隔着千山万水,芳芳,为什么我们现在就不能再重新走到一起去呢?我们俩重归于好吧,芳芳。”
  “你说什么呀,你忘了你是有女朋友的?”

香樟树(十九)(4)
  “我和她已经分手了,因为我只想和你在一起。因为在我的心中从来没有停止过对你的爱,我现在只想和你一起分担你的痛苦和寂寞。”
  “你实在是太荒唐了,我不想和你说了,我也不会答应你的,你站起来,否则我就走了。”高端依然一动不动地跪在原地。芳芳扭头就走,边走边抹着眼泪,当她走到桥的最高坡再回头时,发现高端还是一动不动地跪着。芳芳停住了脚步,她的心一下子软了下来,她

抹了一把脸上的水,返身又向高端迈出了脚步,高端见状也站起身来朝着芳芳跑去,两人一路奔跑到了一起。
  高端把芳芳紧紧地拥在了怀里,一下子吻住了芳芳的唇,两唇接触的一刹那,芳芳为自己设的那道心理堤坝轰然倒塌,她也伸出手臂紧紧地抱住了高端,他们俩热烈地亲吻起来,犹如干柴碰到了烈火。
  雨越下越大,却怎么也浇不熄两人在瞬间迸发出的热情。两人回到湖滨酒店,在床上更加疯狂地亲吻着,他们紧紧地纠缠在一起,高端伸手解开芳芳的衣服……
  “抱紧我,高端,再抱得紧一些,不要放开,千万不要放开。这才是我的第一次啊,我今天才算真正享受到了做女人的快乐。”激情过后,芳芳紧紧地依偎在高端怀里,泪流满面。
  休息了片刻,高端起身去了卫生间,芳芳穿着睡衣趴在床上,半睁着眼,似乎还在回味着刚才的激情。
  这时门铃响了,高端走到门口从猫眼里看出去,他看到门外站着手持玫瑰正在整理领带的陶汉,高端皱着眉头想了想,心生一计。
  高端回到卫生间边刷牙边叫着芳芳,“芳芳,你过来开一下门好吗?可能是我叫的外卖送来了。”
  “你叫过外卖了?太好了,我正好有些饿了。”芳芳坐起来匆匆地穿上拖鞋,她开了门,当她看到站在她面前的是陶汉时,她顿时傻掉了。
  陶汉看着芳芳穿着睡衣的样子又欣赏又不好意思地说:“芳芳,我终于找到你了。”
  芳芳声音颤抖着:“陶汉哥,怎么是你?你怎么会到这儿来的呢?”
  “我出差正好经过杭州就想过来看看你,你已经睡了?哎,你现在这样真好看,给你花。”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2)
10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