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香樟树(二十四)

时间:2012-03-2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顾伟丽 点击:

香樟树(全文在线阅读) >  香樟树(二十四)


  第二天早上,雨过天晴,一缕阳光透过玻璃窗照到了小杉的床上。她皱着眉头困难地睁开眼睛,一脸宿醉地走进卫生间洗脸。突然她发现房门口的地上塞进来一封信,小杉愣了一下,捡起信封抽出信笺来看,里面是一封陶妮写给她的信和辞职报告——
  “你也许不会相信,这次我和韩波的重逢是一次在地铁里的偶然相遇。之所以没有告诉你们,是因为韩波他不希望你们知道他现在的境况。我尊重了他的想法,可没想到却会引起

你和小柯这么大的误会。”
  小柯回到家,桌上也放着陶妮留下的信,陶妮在信中写道:“如果朋友之间夫妻之间连这点起码的信任都没有的话,那么所谓的友情和爱情还有什么意义和价值呢?现在这个家,你在躲我,小杉在恨我,那我还有什么必要留在这里呢?”
  小柯在陶汉别墅前徘徊着,他抬头望向别墅的露台,上面挂着陶妮被淋湿的外套。他呆呆地站着,想到和陶妮初识的时候,想到陶妮在小杉婚礼上大醉的时候,想到陶妮和韩波在玻璃上画着写着,他们那么快乐地笑着……小柯心里两种念头在交错着,始终没有分出胜负,他终于狠下心扭头走开了。
  别墅里,陶汉整理着自己的头发从卧室里走了出来,他看到露台上挂着的陶妮的外套,他走到客卧门口拧开房门,看见陶妮穿着毛衣趴在床上睡着了。小狗阿虎冲了过来,嘴里发出兴奋的叫声。
  陶汉轻声地撵着它,“去去去,别捣乱。”
  陶妮一睁眼醒了,她的泪上有明显的泪痕,眼睛是红肿的。
  “哥,你在家啊?你不是出差去了吗?”
  “昨天临时有事没走成,我改签了机票今天下午走。算你福气好,我可以做一顿午饭给你吃。”陶汉似乎忽略了陶妮脸上的伤心,走下楼去做饭。直到陶汉大声喊叫,陶妮才从客房里出来,她坐在餐桌边,用筷子拨弄着碗里的米粒,一副食之无味的样子。陶汉则在一边大块朵颐。
  “嗯,这个红烧肉烧得不错,已经有老妈的水平了,你尝尝看。”
  “哥,我想在你这儿住上一阵子行吗?”陶妮小心翼翼地问道。
  “行啊,怎么不行?我这一阵子一直要往外地跑,有你帮我看房子喂小狗,我求之不得。你就放心住这儿吧,哥的家也就是你的家。”
  “那你不要告诉爸妈我住在你这儿。”
  “行,没问题,我知道你是怕爸妈担心。对了,陶妮,我跟你说啊,如果小柯不亲自来接你的话,你就不要回去。千万不能自己跑回去,懂吗?”
  陶妮诧异地看着陶汉说道:“你说什么呢?哥?”
  “我说什么你还不明白啊?你瞒不了我的,我猜也猜出来了。你干吗平白无故跑到我这儿来啊,一定是在他们家又受委屈了,是不是?照我看啊,他们家的那个老太婆骨子里太有优越感,而你们小柯又太软弱,弄得你老在中间受气,所以你就不能太软了,太软就更遭人欺了,你明白吗?”
  “什么乱七八糟的,根本不是这回事,是我和小柯小杉闹别扭了,我已经向小杉提出辞职了。”
  陶汉一愣,不相信地问道:“是你跟小柯小杉吵架了?不可能啊,你们平时相处得这么好,跟哥说,你们为了什么?”
  “哥,你别多问了,我的事情你搞不清楚的。”
  陶妮闷下头去拨弄米饭,陶汉吃饭的速度也慢了下来,他琢磨着说:“哎,那我问你,你和小杉散伙以后有什么打算?要不,你就跟着我干吧。你就帮我搞搞宣传广告什么的,你有学历有文化,也可以给我撑个门面,咱们兄妹俩合起伙来,肥水不流外人田,多好。我啊现在已经看穿了,这个世界上其他什么感情都是靠不住的,只有亲情才是最可靠的,你说呢?”
  陶妮放下筷子,怔怔地看着陶汉。陶汉被她看得心虚起来了,他嘴里含着一块红烧肉,口齿不清地嘟哝了一声:“你干吗这么看着我呀!”
  “哥,哪有你这样的,劝分不劝和的?听你这么说我心里就更难过了。”
  “行行行,那我就不说了,但有一句话我还得再说一遍,你既然已经从家里跑出来了,不许自己再把自己送上门去,一定得让他们来接你回去,明白吗?否则他们会更看轻你的。”
  陶妮走了,小杉的日子也不好过。小柯不在家,母亲也就总是问她关于陶妮为什么不回家的问题,小杉不知道怎样作答,索性也躲在公司。
  陶汉又到外地跑生意去了,从他走后,陶妮就整天在这里睡觉,不知道过了多少天,睡得浑身一点劲都没有,内心里更是充满迷茫,不知接下来该怎么办。小杉一直没有去找她,只是让小方打了个电话给她,让她去公司把前一阶段做到一半的工作交出来。小方说他是奉了总经理之命打的这个电话,陶妮听了只觉得深深地失望。
  陶妮来到公司的时候,小杉正在电脑前工作,“你来了?坐吧。”小杉客气地指指面前的沙发。
  陶妮坐了下来,小杉为她倒了一杯水后在她对面坐了下来。这一番礼节性的动作一下子拉大了两个人的距离。
  “今天麻烦你过来,是想让你把前一阶段的工作跟小方和小王做一个交接。因为现在这台活动的好多先期资料都在你手里,他们工作起来有些不方便。还有,我也该把你的奖金和提成结算给你。”小杉说着清了清嗓子。

  陶妮怔怔地看着小杉,她说道:“为什么?为什么我们之间突然间就变成这种样子了呢?小杉,你就真的这么恨我吗?就因为我给韩波写了那几封信吗?我承认我确实在心里喜欢过韩波,但我却从来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你们的事情。我想不通你凭什么说是我拆散了你们?”
  小杉淡淡地说道:“我知道我那天说了好多很难听的话,但那都是些醉话,你别放在心 上。”
  “不,你一定是心里这样想的,你才会这样脱口而出的。小杉,你真的是误解我了,我和韩波真的没什么,我不可能做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的,因为我把我们的友情看得比什么都重。”
  “其实你不必这么想,你就是和韩波好上了,我想我也能理解的。我觉得在这方面芳芳要比你聪明得多。如果让我在朋友和情人中选择一个的话,我也会和她一样选择情人的。是真的。如果说亲情是你的皮肤,是你生命的一部分,那么爱情就是你冬天的衣衫,它给你温暖,没有它你就会冻死。而友情呢,就像是一条围巾,有也好,没有也行,有时候它只是一种奢侈的点缀。这几天我想得很多,也想明白了很多事情,我觉得我们现在都长大了,成熟了,不能再像以前那么理想化了,我们之间,该淡的就淡,该散的就散,一切都是顺其自然的。”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1)
10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