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香樟树(二十五)

时间:2012-04-1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顾伟丽 点击:

香樟树(全文在线阅读) >  香樟树(二十五)


  和小杉分开后,陶妮随陶汉来到了深圳。陶汉让她在这里搞一个汉通的办事处,其实陶妮知道,这是为她找的一块避难地。在她心底也希望能在这里尽快地忘记那些心痛的往事,开始重新的生活。
  这天,陶妮和陶汉走进深圳现代大厦的观光电梯,一路上升来到了高层的牛总办公室,一个女秘书把他们引进门内:“牛总,您的客人到了。”
  陶妮的旧相识牛总从大班椅上站起来上前几步迎上去一把拉住了陶妮的手,热情地说:“陶妮,你可来了,我已经等你半天了,办公室都弄好了吗?”
  “弄好了。下个星期就可以过来工作了。我来介绍,这是我哥哥陶汉,汉通装潢的总经理,这是牛先生牛总。牛先生是这家酒店的副总。”
  陶汉和牛总握手:“你好,牛总,以后陶妮就要在这幢楼里办公了,到时候还要请你多多关照。”
  “没问题,没问题。非常欢迎你把汉通的办事处办到我们大楼里来,以后,凡是这个酒店以内的事情我都帮你们搞掂,酒店以外的事情就只由你们自己去搞掂了。来,这边坐吧。”
  三个人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秘书为他们端上了茶水。
  “请用茶。陶妮,我们都认识两三年了吧?”牛总热情地招呼着。
  陶妮点点头:“快三年了吧,那时,你让我们公司做了一个迎新的活动,在那之前,小杉还为你做过几个广告呢,不过那时候我还没到公司。”
  “司马现在怎么样了?我有好长时间没有见到她了。她离了婚以后情况还好吧?”
  “好像还好的吧?我看她在工作上是越来越顺了。”陶妮突然一皱眉,“哎,你怎么知道小杉离婚了?是谁告诉你的?”
  牛总笑了笑,站起身走到电话机前,伸手按了一下电话键:“喂,公关部吗?请你们经理上来一下。”
  陶汉和陶妮狐疑地看着他。
  “我要介绍你们认识一个人,就是他把司马离婚的事情告诉我的。”电梯在30层停了下来,电梯门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个西装笔挺的男人,这人竟然是早已离开上海的韩波。韩波的外表眼神和走路的体态都已经完全白领化了,和过去相比,像是换了一个人。
  韩波站定在门口,敲了敲开着的门:“牛总,是你叫我吗?”
  陶妮闻见这个熟悉的声音猛地转过脸来,当她看清眼前站着的是韩波时,她十分惊讶:“韩波?”
  韩波朝陶妮伸出手来,两人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他们对视着,陶妮的目光里有几许疑惑几许感慨。
  “坐坐坐,大家都坐吧,别光站着发呆啊。”在牛总的招呼之下,他们才回过神来。韩波在陶汉和陶妮对面坐了下来,对着陶汉和陶妮微微地笑了笑说:“你们什么时候到的?早就听说陶妮要过来驻营扎寨了。”
  陶汉笑着拍拍韩波:“嗨,穿这身衣服看起来挺像回事的嘛,你现在是这里的公关经理?”
  “对。”
  “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你,你在这儿我就更放心了,回头可得多关照关照我们陶妮。”
  “一定会的。”韩波说着又朝陶妮望去,“你还好吧?”
  “挺好的。你呢?你怎么会在这儿的?你是什么时候到深圳来的?”陶妮问得很急切。
  “我已经来了半个月了。”
  牛总得意地说:“韩波是我亲手招进来的。”
  “是吗?可是你们俩怎么会碰到一块儿去的呢?”陶妮还是不解。
  “说起来还真巧了,上个月我们酒店对社会公开招聘,我在一大堆材料中发现了他的简历,我看着他的照片心里想这人怎么这么脸熟呢?想了半天想起来了,这不是司马的先生吗?当初我是听过他慷慨激昂地抨击过生意人的。于是我对手下人说这个人我要了,就这样,我们又碰到一块儿了。”
  牛先生的话让韩波有些尴尬,但他还是努力保持着自己的矜持。“我得下去了,下面还有客户等着我,今天你们俩还不走吧?晚上我请你们吃饭。”
  陶汉指指陶妮:“今天晚上我已经有安排了,你请她就行了。”
  深圳的黄昏,韩波带陶妮来到海边,坐在礁石上。
  海风吹着他们的头发,夕阳映照在他们脸上,这儿的一切显得那么温暖美丽。陶妮歪着头看着韩波:“我们这是第几次意外相遇了?”
  “好像已经是无数次了吧。”
  陶妮笑了:“我真的是一点儿都没想到你也会跑到深圳来。你父亲的病好了吗?”
  “他的病是不会根治的,他的肾脏已经全部坏掉了,现在只能靠血透来维持生命。”
  “那你干吗这么快就跑出来了呢?你父亲肯定希望你能呆在他的身边。”
  “我也希望能呆在父亲的身边陪着他。可是父亲每个月的血透费实在是一笔太大的开销,凭我父亲那一点退休金是根本无法承受的,所以我必须出来挣钱。”
  “韩波,你真不容易。”
  “我父亲他一直对我寄托着很大的希望,在他的眼里我是一个了不起的大能人。可是我离家这么多年却什么也没做出来,对家里的照顾又是那么少。我觉得心里特别有愧。所以这次我下定了决心,我一定得凭自己的力量来为父亲治病,这样我的心里才会舒服一些。听说现在深圳的工资是全国最高的,所以我就跑来了。可没想到应聘面试时,考我的竟是那个牛老板,当时我本能的反应就是想拔腿而走,因为他以前曾经当着小杉的面取笑过我。可是我想了想,又重新坐下了。为了父亲,我把这口气忍了下来。我知道我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可以清高的资格了。”

香樟树(二十五)(2)
  “韩波,我觉得你为了你父亲这样做是对的,是值得的。没有人可以有任何资格笑话一个为父亲尽孝道的人,真的。”
  “这个世界上最能理解我的人就是你了。哎,你怎么会决定来深圳的呢?你为什么不在小杉公司干下去了?”
  陶妮叹了口气:“在你走后,发生了很多很多事情。”
  “都发生了些什么?快跟我说说吧。”

顶一下
(1)
50%
踩一下
(1)
5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