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香樟树(三十)

时间:2012-05-17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顾伟丽 点击:

香樟树(全文在线阅读) >  第三十集

  第二天,陶妮、夏心洁、司马父焦急地守候在医院手术室门口,他们都坐立难安。终于手术室的灯灭了,小杉被推了出来。在病房中,陶妮遇见了受小柯之托来看望小杉的徐影。从徐影口中,陶妮终于明白小柯一直都爱着她,一直都希望她幸福。
  小杉从曹律师口中得出芳芳的钱被高端转移到他的旧情人
伊芯的帐户上。便揣着一把刀找到伊芯工作的酒吧。“如果你今天不把钱交出来,那我们就只能是你死我活了。你如果杀
了我,那你就是谋杀,如果你不杀我,那我就杀你,我一个快死的人陪你一起死,我还是赚的,你信不信?”小杉逼视着伊芯,她的眼里闪着一种可怕的冷光,伊芯的眼神胆怯起来了。“你少来这一套!你为了你的朋友真准备豁出去啊?我才不相信呢,你吓唬谁啊?”“你不相信,好,那咱们就试试。”小杉拿着刀就逼了上去,她的刀尖挑到了伊芯的脖子。
  过了许久,小杉从酒吧里面走了出来,她拄拐杖的手直发抖,她掏出手机给陶妮打了个电话,她告诉陶妮芳芳的钱已经要回一部分了,让她放心。小杉打完电话后才发现自己浑身上下都冒着冷汗,她扔掉拐杖,用手撑着自己的腹部,整个人一点点瘫软了下去。
  “小杉怀孕了”突如其来的消息让司马夫妇震惊了。而小杉决定放弃化疗,生下这个小孩的决定更让夏心洁心凉。母女两再次发生激烈争吵,司马父终于抑止不住,告诉了小杉一段隐藏已久的故事:
  “小柯和小松是你同父异母的哥哥。反右的时候我和小柯、小松的生母被赶出家门去了福建。当时小柯还在他妈妈肚子里。到了福建之后,小柯的生母就认识了你妈妈,她们在一所小学任教,很快就成了最好的朋友。当时很多人对我们这对右派夫妻是避而远之的,只有你妈妈从来不避嫌,她给了我们家很多的关怀和帮助,那时她还是一个二十刚出头的女孩子呢。文革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事情,你妈妈不小心打碎了学校的毛主席像,小柯生母迫于工宣队的压力把你妈妈给招供了出去。你妈妈为此受了许多的罪,而且还丢了工作。从此两个好朋友反目为仇,一刀两断了。本来以为这辈子我和你妈再也不会有什么关系了,可是后来又发生了一件大事。那天小柯生母抱着小松、牵着小柯上街买东西,正好碰到了一个疯子拿着命去拦去挡,可疯子还是把小柯生母活活砍死了,你妈妈用自己的身体护着小柯和小松,舍命救下了他们俩,自己却被砍得血肉模糊差点死掉。后来,我和她就成了家,再后来就有了你。你现在知道了吧,为什么我会对你妈妈如此顺从。因为她对我的两个孩子有恩,她不仅救了他们的命,而且还含辛茹苦地把他们拉扯大。她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对待小柯和小松,甚至对他们照顾得比你还多。可是,在心底里她是深深地爱你,疼你的,你知道吗?”
  此时的小杉已经听得泪流满面,泣不成声了,她站起身往小楼里跑去。
  夏心洁坐在床上翻着小杉小柯小松他们小时候的照片,小杉轻轻地推开门,她泪流满面地走到夏心洁跟前,冲动地一把抱住了妈妈。夏心洁浑身一激灵,也一把抱住了小杉。
  “妈!”
  “小杉。”“妈!妈,我全知道了,我是你最亲的骨肉,可是我带给你的却全是烦恼和痛苦,妈,我对不起你,我现在好希望自己能够侍奉你一辈子,可是我做不到了。我不是你的好女儿,你原谅我,妈。”小杉一声声地叫着妈,夏心洁听得肝肠寸断。夏心洁哽咽道:“小杉,你是妈妈的好女儿,是妈妈不够理解你,是妈妈做得不好,妈妈向你认错。你肚子里孩子的事情,妈妈也想通了,你就按着你的心愿做吧,无论你做什么选择,妈妈都尊重你,妈妈爱你。”母女俩抱头痛哭,她们的脸贴在一起,泪流到一起,似乎一辈子都没有这样亲近过。

夏天来了,芳芳的案子就要宣判了。小杉不顾身体的虚弱坚持一定要到场。小杉的头发已经长成那种很酷的寸头了,只是她的肚子还没有显现出来。她在经过了无数次的犹豫和彷徨后,才最终决定留住肚子里的孩子,为此她义无返顾地放弃了化疗。好几个月过去了,幸亏她的病情没有进一步恶化,大家都希望这一次奇迹会真的发生,小杉的身体能彻底康复。

法庭宣布审判的结果是芳芳因犯过失杀人罪,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芳芳被押走的时候,她拼命地朝陶妮和小杉这儿看着,小杉和陶妮快步挤上前去,尽量平静地向芳芳挥着手,她们知道旁听者中有许多芳芳的歌迷,所以她们早就说好了,一定不能在最后宣判的时候表现得凄凄惨惨、大呼小叫,她们要让芳芳尽可能多地保持住她的尊严和美丽。

  陶妮主动和夏心洁说起要求留下来帮助照顾家和公司,并且出主意在《昨日再现》开拍时为心洁大广告。夏心洁非常感动。
  小衫这次是真的彻底放弃了化疗,因为她想保证胎儿的健康,因为她想在自己生命结束之前,为韩波和自己留下一个生活的纪念。但是她执意不让陶妮告诉韩波自己怀孕的消息,她觉得临终前韩波还是不要知道这个孩子的消息比较好。因为当年她打掉了韩波的孩子,导

致他们情感破裂。今天也不要因为孩子而把韩波栓在自己的病床前。
  《昨日再来》开拍了。开机仪式上,小衫激动地告诉韩波,我们有了情感纪念了,韩波在西藏遥祝拍摄顺利。小衫难以抑制内心的难过,流泪切断了电话。
  时光在不经意间飞逝,一年又走到了末尾,街上雪花飞舞。今年的冬天似乎特别冷,行人们缩在厚厚的羽绒服里,脸上的表情也仿佛被这个冬季的冷冽所冻结,而陶妮和小柯却在这漫天的皑皑白色中,拉着手在雪中奔跑着。小柯的眼镜片上落满了雨花,他拿下眼镜在衣服上蹭了蹭,一边跑一边和陶妮相视而笑。小柯走了三年,在这期间,陶妮拥有足够的空间和自由,可她却根本不能也不想去忘了他。尽管在心里不止一次的狠狠地骂过小柯愚蠢,可是也正是因为小柯的退让和成全却让她更看清了自己真实的感情。在小柯回上海后的两个月以后,他们终于复婚了。这对于司马家和陶家来说都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这样的好消息还不只一个。芳芳因为在狱中舍身救人被记功奖励了,她被获准过年回家一天。可是,芳芳却想把它换到三个人共同生日的那一天回家。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1)
10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