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香樟树(二十一)

时间:2012-02-2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顾伟丽 点击:

香樟树(全文在线阅读) >  香樟树(二十一)


  闻香茶室露天庭院,小杉和芳芳还是绷着脸不说话,陶妮不安地左右看看,急躁地说:“你们怎么都不说话呀?你们都别这样行不行?”
  “我觉得我没有什么话可以和她讲的。”小杉冷冷地说。
  “小杉,我都已经跟你这样道歉了,你干吗还要这么不依不饶呢?你要我怎么样你才能 原谅我呢?”芳芳的口气里带着哀求。
  陶妮拉拉小杉:“就是啊,小杉,你别光顾着跟芳芳怄气好不好?咱们来之前不是说好了要好好开导芳芳的吗?现在你老这么说话,还怎么开导啊?”
  小杉平静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说:“好吧,刚才算我不对,我说话是太冲了,我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啦。你们别管我,陶妮,你跟她说吧。”
  “芳芳,其实小杉她并不是在生你的气记你的仇,她只是为你感到担心着急,上次我们俩聊了很久,我和小杉都觉得你现在这样依着高端,顺着高端是不对的,你怎么可以什么事情都被他抓在手里呢?这样下去是会出问题的。”芳芳低下头:“我知道你们这是为了我好,可是我觉得你们对高端有误解,你们对他的成见实在是太深了。其实他对你们没有任何恶意,上次的事情他实在是没别的办法。再说他现在是在一心一意为我做事,你们不知道他现在对我有多体贴多温柔。我是一个女人,我孤独了这么长时间,我真的很需要这样一份感情。你们能理解我这种心情吗?”
  陶妮和小杉一时无言以对。
  小杉注视着芳芳:“我能够理解你现在这种心情。可是,我还是很为你感到担心。你知道自从你和高端好了以后,你的变化有多大吗?”
  “我变了吗?我哪里变了?”芳芳委屈地抬起头。
  小杉直来直去地说道:“记得当初你为了香香的事情曾经跟我闹得不可开交,就因为我没有把香香失踪的消息及时告诉你。可是这次呢?你不跟我们去找香香也就罢了,可等我们回来后你居然连问都不问一声,你说你让我们怎么想。”
  陶妮扯扯小杉的衣袖:“小杉,这事就别再说了,芳芳她肯定是怕自己再伤心所以才不敢问的。我们不是说好不提这事了吗?”
  芳芳怔在那里,她呆呆地看着小杉:“香香怎么啦?小杉,我怎么一点都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呢?你们什么时候又去找过香香了?我为什么一点儿都不知道这件事情?”
  陶妮和小杉面面相觑,她们被芳芳的反应搞糊涂了。
  “你不知道?你不知道我们去找过香香?高端他没跟你说吗?”陶妮怀疑地望着芳芳。
  芳芳拼命地摇着头,一脸茫然。
  小杉气急败坏地骂道:“这个人怎么可以这样做,这太过分太恶劣了。”
  陶妮也火大了:“就是啊,我真不敢相信这么重要的事情他竟然会瞒着你。”
  看着芳芳着急的样子,陶妮和小杉原原本本地把事情的始末告诉了她。直到现在她们才知道,在香香的事情上原来一直在误解芳芳。这么重要的事情高端居然可以明目张胆地瞒着芳芳,大家都觉得这个人实在是太可怕了。小杉和陶妮把对芳芳的失望转成了对高端的愤恨,两人开始挖空心思地想着教会芳芳整治高端的办法。
  苏玲玉好像也是在包间,正在东张西望地看着包房号。陶汉从大厅里快步走上来,看清楚了的确是苏玲玉时,他伸手一把扯住了她,大声吼道:“姓苏的,看你今天往哪儿跑!”
  大厅里的人被陶汉吓了一跳,都回过头来看着他们,苏玲玉也被吓了一跳,当她看清是陶汉时,似乎又显得不太吃惊了,她甚至做出一种很嗲很欣喜的样子来对陶汉说:“呀,你好呀,你来了?”
  苏玲玉的声音和过去相比也优雅了许多。陶汉看着她的样子眼里冒出火来。
  他一只手高举着却打不下去,一时间不知该怎么惩罚苏玲玉,嘴里愤恨地大骂着:“你这个骗子,你这个王八蛋,你这个臭不要脸的,你居然还有脸回上海来。这回总算让我抓到你了,你自己说咱们的这笔旧账该怎么算?”
  苏玲玉左右四周地看了看,她发现好多人都在往这边看着。有的还在议论着什么。苏玲玉对陶汉示意周围人都在看着,她轻声地说:“陶汉,其实我今天就是来找你的,我们到里边谈行不行?”
  陶汉以为她又要耍花招,骂道:“你放屁,你来找我?你还敢来找我?你别跟我来这一套,为什么要到里边谈?难道你还知道羞耻吗?我们就在这边谈,我就要让大家都看看你这个女人的丑恶面目。”说完他转头对着旁边看热闹的茶客,大声说道:“你们知道我当初被她害得有多惨吗?差点家破人亡啊。”
  苏玲玉脸上露出一种很难过的表情,她扭过头避开众人的目光。
  这时茶室的领班急急地跑了过来,他对着陶汉堆着笑作着揖:“对不起,对不起,这位先生,你们有话到包间里去说好不好?别影响我们这儿做生意,希望你能配合我们,对不起了,谢谢了。”
  闻香茶室听雨轩里,玻璃天窗上滴着水,就像是嗒嗒的雨声。
  苏玲玉和陶汉面对面坐了许久,讲述着她当年的困难:“……事情就是这样的。其实我在收你那笔定金的时候都是想好好做你的生意的,我还关照手下要给你最好的材料,可没想到当天夜里就传来消息说我那个前夫为了躲债出逃了,后面几天我是天天被人逼债,差点连命都被讨走了。那时候真的实在是走投无路了,在万般无奈中我只能选择了逃跑。”

香樟树(二十一)(2)
  陶汉斜着眼看着她,一副将信将疑的神情,气似乎消了不少,但嘴上还是不饶她:“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鬼话吗?”
  苏玲玉苦笑了一下,她从包里拿出一张支票,她将支票递给陶汉:“这些钱是你当年付给我的定金,今天该退还给你了。”
  陶汉斜眼看着这张十万元的支票,撇了撇嘴:“空头的吧?骗谁呢?”
  苏玲玉想了想收回了支票:“那你把你的银行卡号给我。”
  “干吗?你又要搞什么花样?想把我账号里的钱全吸走啊?”

顶一下
(2)
50%
踩一下
(2)
50%
------分隔线----------------------------
栏目列表